alexa
置頂

只有一種樹的森林

文 / 李慧菊    
1989-08-15
瀏覽數 9,150+
只有一種樹的森林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把人比做樹,台灣這個社會在過去四十年來,似乎希望造出一座只有一種樹的森林。

到撒哈拉沙漠流浪的作家三毛還是個小學生的時候,在「我的志願」作文中,說她想撿破爛,自由自在地在小巷遊走;老師生氣地向她丟黑板擦,說她沒志氣,要重寫。第二次,三毛要從商,賣紅薯,還是不行。最後,她改成「救國救民的醫生」,終於過關。

做什麼都有人管

學生被老師管,當了老師卻也有人管。

去年「五二0」事件發生後,一個私立專科學校的國文老師,在課堂上說,報紙把農民寫成暴民,但報紙說的不見得全部都對,要自己去求證。

下了課,有個跟訓導處很熟的學生對她說:「老師,你最好不要講這些話,你的紀錄不太好。」

即使在官場上做了管人的官,一樣要受管教。

民國六十九年,政務委員李國鼎在社會學社演講,提倡「第六倫」(群己關係)的觀念,以導引社會因經濟成長所衍生的脫序行為(當時他引證的脫序行為,不過是盜印、亂丟垃圾、攤販、走後門等現象)。

不久,「第六倫」的說法,就被國民黨大老、「CC派」開山祖、文化復興委員會副秘書長陳立夫批評,堅持歷代只有五倫之說,不能隨意更造。從此,李國鼎再也不提這個創意。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