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中輟生不能不救、中輟處理不能不改進

三方心聲〉中輟生、家長、學校
2009-10-01
瀏覽數 53,550+
中輟生不能不救、中輟處理不能不改進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為什麼我會逃學?筱緹:到校外靠更大尾的人,就沒人敢欺負我

台灣南部有一所專門收容違反性交易女孩們的學校。而21歲,蓄著長髮,眼睛很大,笑起來又甜的筱緹(化名),是其中一個學生。

訪談中,她一再強調,自己真的不是故意要成為援交妹。被校園霸凌的害怕,父母不在身邊的孤單,把她迅速推往外頭不良少年的懷抱。

現在就讀護校三年級的筱緹,常回學校當志工,她想幫助更多與她遭遇相仿的人。

我叫筱緹,國二以前,我成績很好,還領過市長獎,國二開始,學校有一些壞學生會集結起來,向同學勒索,有一次,他們認為我在亂傳話,就把我身上的錢搜光,六個人打我一個,拿酒瓶砸我的頭,甚至把我的衣服都撕破,差點強暴我。

我害怕得不得了,兩、三個星期不敢去學校,被學校報中輟,也沒有學校老師找過我,自然也就樂得不用去上課。

當學校也沒辦法給我任何幫助時,心裡唯一的想法是,去外面找更大尾的人,回來報復他們,就這樣認識我第一個男朋友。

家庭讓我強烈地缺乏被愛。我是阿公阿嬤帶大的孩子,爸爸是台商,因為外遇國小三年級就跟我媽媽離婚,我一直感到很孤單,不停問自己,為什麼爸媽不願意陪在我身邊?是我做錯什麼嗎?

當時只想繼續沉淪,救了還是會偷跑

跟我男友在一起後,終於感覺有人陪伴是件很棒的事,於是就搬出家裡和男友住在一起,也找到檳榔攤的工作,從那時起,學校那些混混也不敢再來招惹我了,但我的生活開始愈來愈偏差。

之所以認識男友,主要因為我們都吃搖頭丸,不過我還不嚴重,認識他後才知道他從小到大都不間斷在吸食安非他命。有一次,他也拿安非他命給我,「吸這個會很快樂,」上癮後,我就開始神智不清。

我男友的工作是負責接援交妹上工。後來我發現,他和一位小姐發生了性行為,他解釋,他的目的是把她的錢騙光,好讓我們買毒品。我睹氣說,「我也可以為你付出,」在他老闆和朋友的設計下,我也開始了援交生活。

那時候,我一天賺1萬~2萬,花錢速度也很快,每天逛街亂買東西,當時我男友的吃住都靠我。

和男友分手後,我還是繼續從事援交,反正我的生命已經這麼不堪。

我媽也曾看不下去把我接回她家,沒多久我又偷跑出來,再去援交,被警察抓到,以違反性交易,送進特殊學校。

剛入學時,老師覺得我脾氣很壞、連正眼都不瞧她一眼,但我當時只想期滿後再出去做援交賺錢。

後來我認識了神,整個想法和觀念有了180度的改變,有一位老師拿南丁格爾的書給我看,我很感動,決定念護校,現在升三年級,成績比以前還好,一直維持在全校前五名。

回想過去,我不後悔走過這一段,或許是神希望我遭遇這些過程,才能去安慰和我有相同經驗的少女。(王一芝整理)

---------------------------------------------

為什麼放棄我兒子?小舟媽媽:管不住就逼轉學,可以這樣嗎?

透過勵馨基金會屏東服務中心,找到了國二曾逃家逃學的小舟,沒想到在出現了一位意外訪客,是小舟的媽媽。

小舟媽媽黝黑的臉龐,刻劃出為生活奔波的艱辛,她丟下養鵝場繁瑣的工作,脫下工作服和雨鞋,換上橘色外出服,和小舟騎著摩托車,到屏東市接受《遠見》雜誌的專訪。

訪問中,她重複說著,她無法理解為什麼學校老師不好好把小舟導向正途,卻只要她簽下轉學同意書?她更難相信,為什麼沒有一個機構,願意救她的孩子?但是,她從不放棄小舟,就算小舟被關進少觀所,她仍撥空到那裡,和兒子一起上親子互動課,就是盼望小舟早日回頭。小舟媽媽噙著淚說的話,是每位中輟生媽媽的心聲:

我晚婚,35歲才生大兒子,小舟是我小兒子,今年15歲,才剛國中畢業,沒有繼續升學,在家幫我養鵝。

小舟雖然國小成績不怎麼好,但一直都很乖,但到了國二就全變了樣。翹課、逃家、爬牆樣樣都來,還要和父母斷絕關係。老師告訴我,小舟上課不是睡覺就是聊天,老師念他,他就頂回去,「不想上就是不想上,不然你要怎麼樣!」我質問小舟,他反而很得意,「我這個樣子,班上同學都很怕我。」

後來他們班上轉來一位新同學,對小舟很不錯,先是偶爾住他家,之後小舟就開始不回家了。我罵他、扁他,他根本不管。

半夜1、2點,小舟會偷騎我的摩托車去夜遊,遇上臨檢,就跑給警察追,一直玩到凌晨才肯回家,日夜顛倒,一天只吃一餐或兩餐,瘦得像嗑藥的人。

小舟班上有同學在吸毒,我跑到學校告訴訓導主任,結果訓導主任回答,「我知道啊!政府說K他命沒關係。」他們只是學生,不能抽菸,可以吃K他命嗎?

小舟剛開始逃家時,我到警察局,警察不讓我報案,要我再找找看,過幾天人回來了,沒幾天又跑掉,我再去警察局報失蹤,警察罵我,「妳不要天天來這邊亂!」

這樣的孩子,難道沒有其他的教育方式?

學校老師報了小舟兩次中輟後,就把我找去說,「只要妳幫他辦轉學,學校就把他過去的記過、曠課全部刪除。」我哭著求老師,「任何一個機構我都可以接受,只要能救孩子,我不要轉學,轉學只會讓他再去帶壞同學。」

但是怎麼說也沒用,我忍痛簽下轉學同意書,心想,這樣有效嗎?學校可以這樣做嗎?當孩子變壞時,老師必須找出救孩子的方法,孩子不喜歡念書,是不是可以給他們另一種教育?宇宙中不是還有很多不在書本上的學問可以學嗎?

我到處去找資源,卻到處碰壁,不是費用高到負擔不起,就是拒絕收像小舟這樣的孩子。轉學後,小舟舊態復萌,新學校的老師把他送到附屬在屏東看守所的少年觀護所,到第三次小舟才決心改過。

但是我不贊成把孩子送到那裡,難道沒有一個機構,可以來管教這些孩子,非得送進少年觀護所不可嗎?現在小舟16歲了,乖一點了,主動交待去處,也會準時回家。他告訴我,對餐飲很有興趣,但我對教育體系已經失去信心,寧可花大錢請專業老師來家裡教他烹調技術,也不願再把孩子往學校送。(王一芝整理)

---------------------------------------------

為什麼不重視中輟率?鄭秀琴校長:身為校長,升學率是最大壓力

在教育界待了33年,年初才從台北市萬華區龍山國中校長退休的鄭秀琴,由於這一帶社區結構複雜,問題家庭與中輟學生也比其他地區多,過去她積極防制中輟。長期在教育現場,她看到些什麼問題?

我在龍山國中待了四年,我們很努力把學生找回來,給區公所的強迫入學委員會壓力,也跟社福機構密切聯繫,終於有一年拚到了零中輟。

但萬華區的家長實在是無力管教,有些簡直像把孩子丟了,都不放在身邊。這些學生不來學校、整天遊蕩、甚至寄居在某些大人家裡,有的後來就去跳八家將了。

有些孩子即使找回來,但已經太社會化,融不進團體,只好安排他們在輔導室看書,幫他們做些人生規劃。甚至還有在外面逛了三年,回校時已經要畢業的人,這樣我們只能給「修業證書」。

這些孩子大部分的問題都來自家庭,最需要家長陪伴。通常中輟的孩子意志力都很低,自我要求也不高,很容易回來一段時間後又不見了。

忽略中輟率也會影響學校生存

孩子一旦中輟,就容易被引誘犯罪。對於中輟,預防絕對勝於治療。但現在國中輔導主任多是兼任,不見得有輔導背景,很多老師都忙於教學,管不動學生,甚至不想當導師,怕班上有這些「壞分子」帶壞其他人。

退休後,我都在做探索體驗的師資培育,到各校教老師用這些課程,提升孩子的學習動機,最近還要接青輔會的計畫,用冒險治療幫助網路成癮的孩子。

身為校長,其實我們最有壓力的還是「升學率」,因為家長會因此決定來不來你的學校,一旦學校人少了,教育局就會減班,就有老師得走。

同樣的,如果中輟率太高,也會影響學校的生存。讓家長覺得學校太多壞孩子,不敢送小孩過來。

我常想,如果每個家庭的家長跟學校的老師,都有盡到責任,對孩子苦口婆心叮嚀,給他們正確的學習方向,今天的少年不會是這樣!(高宜凡整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