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現代大學的功能和相應組織模式——從哈佛企業管理學院講起

文 / 許士軍    
2009-08-01
瀏覽數 32,200+
現代大學的功能和相應組織模式——從哈佛企業管理學院講起
Line分享 articlefont

近日坊間出現一本報導哈佛企管學院(HBS,Harvard Graduate School of Business Administration)一位畢業生親身體驗的書。這本書本身並不是什麼煌煌巨著,令人感到有意思的是,本書作者乃是一位資深而且成名的新聞界從業人員,他不但擔任英國《每日電訊報》駐紐約和巴黎這兩大都市的探訪主任,而且還是「英國新聞獎」的得主,以這樣的資歷居然在2006年毅然放棄外面一切工作,申請進入HBS攻讀MBA位。

大學可以和你想的不一樣

這本書之所以值得注意,在於它打破了人們——尤其我國社會——對於大學這種「高等教育機構」的許多刻板印象。

首先,人們認為念書應該是趁年輕時光一氣呵成,然而HBS─對於入學生卻是要求相當的社會歷練和成熟的人生經驗。

其次,人們心想,念碩士應該接受同一領域的大學畢業生,提供繼續「深造」的機會,然而MBA學程所接受的——甚至可以說所歡迎的——卻是在大學修習任何領域的人,不加限制;除了社會科學領域外,也包括理工學院,甚至目前有偏向文學藝術領域畢業生的趨勢。

第三,人們認為進研究所的目的,應該是追求更深一層的知識,所重視的是「研究」能力,然而在這本書中所告訴我們的,卻是培育學生的關鍵領導能力,而且還不限於應用在企業界的領導能力。

大學功能的多樣性

當然以上所說的,並非涵蓋整個大學教育,尤其未包括屬於大學核心的文理教育,書中所說的,只是大學所提供的部分教育——屬於所謂「專業教育」中的MBA教育。再說,今日大學所涵蓋的功能,除了教育以外,還有研究和服務功能。以大學所擔負這麼多樣的功能,怪不得有人說,大學應稱為multi-versity,而不是uni-versity。

事實上,大學所提供給社會的功能不是一成不變,而是演變和發展而來的。一般而言,在19世紀以前,大學的任務主要在知識的傳授,也就是「教育」功能。1807年德國柏林大學改變了這一傳統,將大學定位為知識開發的機構,這樣增加了「研究」功能;到了二次世界大學戰中,美國大學接受政府和企業的委託,從事政策性和實務性研究,這樣才又增加了「服務」功能。今日人們習慣上稱呼大學代表一種提供「教育、研究和服務功能」機構,實際上乃是累積了長時間發展而來。

知識產業內的多樣功能組合

不過,大學所提供的這些功能中,它們保留有其一個共同特性,那就是它們都和「知識」這一因素有關:教育功能在於知識的傳播和傳承,研究功能在於知識的開發,而服務功能則在於知識的應用。由於大學擁有這一共同特性,使得它之不同於其他社會機構,而有其獨特之使命與重要性,可被稱為一種知識產業。

不過必須強調的,在這基本共同基礎上的研究、教育和服務,各自代表不同性質的工作、內容以及不同的成功關鍵要素。舉例來說,在同一所大學內,文理學院和專業學院,在性質和功能上並不相同,前者重心在於從事基本研究和培育理論人才,而後者則主要在於培育專業人才以及提供業界顧問和諮詢服務,而在大學之間,也隨著其內部所涵蓋之領域不同,使得它們之間也不能一概而論。

本文前此所說哈佛企管學院之所以能在世界上燿燿發光居於領導地位,就是因為哈佛大學容許這所專業學院採取和文理學院不同的作法;同樣地,也沒有因為校內企管學院的成功,要求文理學院向其看齊。在這種情況下的問題是:一所大學或學院所從事的任務性質不同,如何讓它可以採取不同的組織和管理方式。

上中下游的相應組織形態

依人類組織的發展歷史,早期乃企圖以相同的組織和管理方式普遍應用於一個機構內。但隨著一機構之任務多元化和複雜化以後,人們發現為有效擔負這些不同的任務,有待組織跟著走向多元化和專門化。

所謂「結構追隨策略」乃是管理學中一條基本原則,也因此產生「策略經營單位」(strategic business unit)的觀念。

這種趨勢在產業界十分明顯,以半導體產業而言,大體上,IC設計屬於上游,晶圓製造和封裝檢測屬於中游,而模組化和系統應用屬於下游。

開始時,這些上中下游業務活動多以垂直整合方式經營,但近年來,基於上述理由,甚至可以說自台灣半導體業開始,改採產業垂直分工形態出現,而台灣即因最早發展這種產業形態,而建立起世界上半導體產業中舉足輕重的地位。

如果我們將同樣道理應用在大學這機構上,則上述的研究、教育和服務功能將有如知識產業的上、中、下游,按理是不是也應該有不同的組織和管理方式以適應各自的特性和需要?否則好像是穿著同一套衣服於不同的工作和社交場合一樣。這是一個基本結構上極其淺顯,但是十分重要的道理。

提升大學地位應有的新思惟

然而,令人不解的是,近年來,無論教育界、社會和政府,為了亟力於提升我國大學在世界上之地位,似乎總是將重點置於經費和排名的爭取上,幾乎從沒有想到組織與管理乃是影響一機構之努力方向、思惟方式、合作型態以至於資源運用之最基本因素。如果不從這一基礎上謀求變更和改進,只是一味在現有架構上投入大量金錢,不但有昧於人類組織之發展趨勢,而且就政策目的上來說,也將是徒勞無功的。

(作者為元智大學講座教授、台灣評鑑協會理事長)

你可能也喜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