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走出去 挑戰新舞台

文 / 楊方儒    
2009-04-01
瀏覽數 41,100+
走出去 挑戰新舞台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宇辰光電副董事長 陳伯昌 一定要思考自己在世界的定位

愈來愈多台灣白領的舞台其實是在國際。若是台灣缺乏機會,早一點勇敢跨出台灣,會不會反而闖出一片天呢?現任宇辰光電副董事長的陳伯昌,提供一個過來人的經驗。

1994年,年僅27歲的陳伯昌,成為匯豐銀行有史以來,第一個從台北分行,調任香港總行的特例。

1995年,陳伯昌再被派往上海分行。當年,幾乎沒有任何一個台灣人,真正走進大陸金融圈。

1997年,陳伯昌再調任匯豐直接投資(亞洲)有限公司,一路走來,42歲的他已成為兩岸三地投資圈的重要角色。

但是陳伯昌回憶說,15年前的台灣,年經濟成長率高達7%,根本沒人想要去大陸工作。

「向來只有總行派人來台灣,台灣沒人能去總行!」陳伯昌說,進了匯豐,他表現很積極,總行原本開出的條件是十年金融經驗,但他這隻菜鳥卻爭取到了。

決定爭取這機會前,陳伯昌買錄音帶學粵語、每天讀香港報紙,不到兩個月一口廣東話就很溜。他的主動積極,讓香港評審個個驚訝。

其實陳伯昌是不折不扣的台灣囝仔。就讀他的第一志願、交大航運技術系時,還曾經上船實習過半年,悠遊在澳洲、印尼與東南亞海域間。20出頭的他,一度以當船員作為人生目標。

後來水手沒當成,意外進入金融圈後,陳伯昌卻成了空中飛人。最高紀錄是,一年有150天,睡在世界各地的旅館裡,往往清晨剛醒來、腦袋一片模糊的時候,他好多次想不起來,自己身在何處。

為了到世界各地見客戶,陳伯昌每年手上蒐集的登機證,總有100多張。他微笑著說:不知道客戶長相是圓的扁的,怎麼能做生意。

心有多大,世界才能有多大

年輕時為什麼選擇匯豐?為什麼勇於選擇外派?陳伯昌的考量是,台灣本土金融業者,將來會因政治因素走不出去,但台灣與大陸投資關係愈來愈緊密,勢必會有各種金融需求,外商空間大得多。

當年一到香港工作,陳伯昌一個人就搬進太平山上的豪宅,鄰居都是香港的政治、金融、影藝圈名人。年紀輕輕就能住在全亞洲最貴的地段上,這是他勇於外派帶來的附加價值。

「中國的機會,是給那些有senior(資深)經驗,卻能夠用junior(資淺)心態努力學習的人!」陳伯昌認為,中國市場獨特性強、複雜度高,外來的工作人口,要有「一切從頭開始學」的心理建設。

走出去,見識了市場、拉開了廣度,陳伯昌在兩岸三地間洋洋灑灑的投資經歷,讓他在匯豐如坐直昇機般向上升遷,30出頭就坐上董事大位,這年紀,在百年匯豐是極為罕見的。

擁有國際一流投資經驗後,陳伯昌更走向在地的企管實戰,他主導重整東隆五金成功,更為他得來「重整專家」美名!他也選擇在40歲那一年離開匯豐,現在則擔任觸控面板大廠宇辰光電的副董事長。

陳伯昌現在家裡還住在香港,雖然他的事業重心都在台灣,但他週末一定會飛回家,一大原因是,他覺得台灣的資訊取得扭曲、太片段了!因此,他給台灣白領的建議是:心有多大,世界就有多大,不是身體在哪裡,意念就被局限在哪裡,「一定要以開放心胸,思考自己在世界中的定位。」

奇異能源事業群財務規劃師 劉筱萍 海外經驗讓學習曲線愈來愈短

誰說年輕人找工作一定要在台灣?若是企圖心夠強、能力足夠,到海外工作何嘗不是年輕人的最佳選擇?

72年次、台灣土生土長的劉筱萍,就是一個例子。只有26歲,她國際化的工作經驗不僅令同年齡稱羨,甚至40、50歲的中年白領也自歎不如。

兩年半前、台大會計系畢業後,劉筱萍的第一份工作,就進了奇異(GE)。歷史上溯至愛迪生的奇異,成立於1878年,目前橫跨工業系統、基礎工程、金融、能源、醫療等多元領域,是美國的老字號跨國集團。

在新加坡工作的劉筱萍,是奇異能源(GE Energy)事業群的財務規劃師,經手全亞洲各地分公司與合資公司的財務報表,再統一彙報到美國。

幸運的她,畢業當年就獲選為奇異財務管理儲備幹部,整整兩年時間,在四個不同事業體輪調學習。這幹部儲備計畫,每年全球錄取約達600人,劉筱萍是近年來唯一的台灣人,中國大陸則每年都有近20人入選。

兩年結算下來,一梯600人裡頭,只有成績最好的15個,擁有到紐約總部與財務長共進午餐的獎勵。結果,劉筱萍擊退各國精英,成為其中之一的幸運兒。

坐著商務艙到紐約,是這位小妮子的初體驗。她心底暗自估計,「GE這計畫,在我身上的投資,起碼是我本薪的十倍。」

不斷前進世界,不斷接受挑戰

的確,奇異就像是火車頭,領著劉筱萍不斷前進世界各國,新加坡則是她出發的第一站。

根據行政院主計處最新的資料,韓國公布的失業率僅3.5%,新加坡失業率更低,才2.6%,兩隻小龍近來的就業大環境,確實比台灣好得多。

1111人力銀行營運長吳睿穎指出,以2008年的行情來說,韓國新鮮人起薪在5萬台幣上下,新加坡則開出工作三到五年工作經驗的年輕人,就可以拿10萬台幣。

以社會新鮮人的行情來看,劉筱萍的薪資條件,是台灣一般大學畢業的三倍以上,就算是比起進了四大會計師事務所的台大優秀同儕,也達2.5倍之多。

不過,新加坡的租屋支出,就足足吃掉了她1/4薪水,加上物價比台北高,讓她能存下來的錢不多。

「沒有夜市逛、沒有美味的小吃!」談到海外工作的其他遺憾,劉筱萍還是有寶島女孩純樸的一面。

另外,海外工作挑戰很大,語言就是一大障礙。劉筱萍剛入門時,有一次因為一個簡單的匯率問題,跟印度同事在電話上講了十幾分鐘,原因是她聽不懂印度腔英文。

所有的電話、電子郵件,都是用英文溝通,劉筱萍自認,剛開始她在表達流利度上,確實不夠好。但兩年半下來,不僅英文能力不再是困擾,也學得問題解決的能力,「我的學習曲線,被磨得愈來愈短!」

雖然劉筱萍的年紀,只有公司歷史的零頭,但她從加入奇異以來,展現出的企圖心,卻比任何人都強烈。她的例子證明,只要有機會歷練,台灣七年級生絕不是草莓族!每個人都有機會登上全球白領殘酷舞台,展露身手。

本文出自 2009 / 04 月號

50萬白領大轉型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