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研發人員的天堂 吸塵器的煉獄

直擊英國頂級吸塵器戴森研發總部
文 / 黃浩榮    
2009-04-01
瀏覽數 39,800+
研發人員的天堂 吸塵器的煉獄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猜個謎吧!在英國平均每三個家庭就擁有一台、已經征服40多國市場、獲得全球近百個榮譽獎項、當前最炙手可熱的吸塵器品牌是什麼?

沒錯,就是戴森(Dyson)。這是一個把小產品變成大事業的典型例子。

「枯林佇新野,春雪撫蒼原,」驅車穿梭在冬末春初的英國鄉間美景中,從倫敦向西約兩小時車程,便來到威爾特郡(Wiltshire)的馬爾斯伯里(Malmesbury)。英國最大的吸塵器總部便坐落在這個居民不到5000人的純樸小鎮,引領一場全球性的吸塵器革命。

走進極具現代設計感的戴森研發總部(Research, Design and Development Center,簡稱RDD),高大的落地玻璃帷幕、先進的高科技門禁系統、川流不息的員工與訪客等,皆與屋外的靜謐田園形成強烈對比。

接待處的櫥窗裡,陳列著數十部戴森的歷年產品,悄悄訴說這家公司的歲月。

2000萬台的銷售來自研發力

翻開戴森歷史,動輒要價新台幣2、3萬元的高價位吸塵器,至2006年底在全球已經累積銷售超過2000萬台,去年更創下500萬台的年銷量。許多人好奇,它究竟有何與眾不同的魅力?

「它是個重視使用者需求、機能很強、且美觀兼具的產品,」當年在英國攻讀工業設計博士學位時曾接觸戴森吸塵器的師大設計研究所所長梁桂嘉分析,「它也因此被賦予一種高度的文化價值,成為某種生活品味的象徵。」

戴森吸塵器的魅力,無非全賴創辦人詹姆斯.戴森(James Dyson)個人對研發的專注熱情與不顧一切的投入。

目前在戴森公司,光是從事研發的科學家與工程師便超過500人,高達員工總數的1∕3。戴森每年還將營業額的20%投入研發當中,也從不對產品的研發設下底限。

甚至,為了避免股東干擾研發工作的規劃、執行,詹姆斯至今仍拒絕其他股東入股,以確保研發能量與品質。

詹姆斯的堅持也獲得國際肯定。《遠見》記者在戴森總部巧遇知名法國攝影家布耶(Thierry Bouët),曾獲《GQ》評選為「全球五大攝影家」的他表示,戴森在法國也廣受歡迎,「戴森是一家帶領人們走向未來的公司。它的許多理念、構想都相當具有深度,同時又有強大的研發力量去實踐,」他說。

製模型:一個原型三千次切割

RDD正是戴森龐大研發能量的圖騰象徵。這裡不僅容納1500多名員工,並斥資重金設置多個特殊的實驗測試室(chambers),這些測試室正是戴森的驕傲。

走進快速製模實驗室,兩部轟隆作響的「大烤爐」馬上就攫住你的雙眼。

「這是雷射燒結技術(Selective Laser Sintering,簡稱SLS)製模機,」資深工程師阿諾(Robert Arnold)語氣徐緩地解釋著,「機器內使用兩道雷射光束來切割尼龍原料,雕塑出工程師所設計的產品原型。」

SLS機器在製模過程中,以0.15公釐為一個切割單位,一層一層地用雷射光將爐內堆疊的尼龍粉融化、切割,最後打造出如同設計圖上的產品立體原型。以一個高度50公分的原型為例,SLS就要分成3333層去一一切割。

原來,詹姆斯很強調產品的研發過程,不能只坐在螢幕前看著電腦模擬,必須動手做出實體模型進行測試。因此戴森工程師不僅要親手繪製草圖,也要動手用紙板做出粗略原型,確定整個設計可行後,再用SLS製模,進行後續測試。

不過,一個原型平均需要耗時50小時才能燒製完成,而且還得花上60小時,等它冷卻。

除了製模實驗室,獨一無二的微生物實驗室,也很有看頭。

微生物過濾:贏得醫界好評

首先得換上一襲白色實驗衣才能獲准入內。「你知道嗎?每平方公尺的地毯裡,可能就藏有1000隻以上的塵蟎呢!」談吐風趣的資深微生物科學家沙維爾(Toby Saville)笑著說。

由於家庭環境中充滿各式各樣的微生物與細菌,一般的吸塵器又無法有效地分離、過濾,才導致吸塵器清潔成效不佳,排出的空氣也有損人體健康,造成過敏、咳嗽、哮喘等疾病。有鑑於此,戴森針對這項缺點改良,特別設置微生物實驗室,聘請生物專家研究出更有效過濾塵蟎、細菌的方法。

「我們是歐洲唯一、也很可能是全球唯一設有微生物實驗室的吸塵器廠商,」沙維爾自豪地表示,「我們吸塵器排出的空氣甚至還比一般空氣乾淨了150倍。」

戴森吸塵器獨家的微生物過濾技術,不僅贏得醫學界好評,更讓戴森被英國哮喘協會指定為專用吸塵器。

抗電磁波:獨家創舉測試

電磁波測試室則幾乎又是戴森另一項獨家創舉。

偌大的房室裡,中間擺著一張測試台,當吸塵器在台上運轉時,所散發的電磁波便能透過儀器偵測而出。

今天多數的家電產品都會散發強度不等的電磁波,不僅可能對人體健康有影響,也可能造成不同產品之間出現互相干擾。因此戴森設置專屬的電磁波測試室,進行各項檢測、避免上述問題。

「這裡的測試,也讓我們的工程師能針對不同國家的電磁波標準來研發設計,讓產品符合各國的安規標準,」資深工程師史卡倫(Fabio Scalon)解說道。

測吸力:126道殘酷測試把關

最後、也是最大的實驗室,則是吸力實驗室。放眼望去,四條機器懸臂正拉動著四部吸塵器進行吸力測試,牆上則掛滿琳瑯滿目的各類家庭工具,以及各式各樣材質的地毯。最引人好奇的,是工程師身後的一堆瓶瓶罐罐。

「這些瓶罐都是我們用來測試吸力的重要道具,」資深工程師梅強(John Merchant)揭開了謎底。舉凡砂粒、爆米花、米粒、麥片,甚至鬍子、假髮和義大利麵,都是吸塵器出廠前所必經的考驗。

為了力求精確,戴森甚至特別從德國進口專供科學實驗用的特殊砂粒來進行測試——小小一瓶,可得要價上百美元。

哪種地毯材質會讓吸塵器最難以應付?梅強毫不猶豫地說:美國的厚粗絨毛地毯(shaq-pile)。「美國人總是製作一些體積又大、又與眾不同的東西嘛,」他幽默地說。

事實上,實驗測試室的種類,還包括噪音、氣候環境等。每項產品在量產前必須通過126道關卡的殘酷測試,例如按鈕耐用度需達2萬次、吸塵器滾輪需行走1357公里(相當於台灣來回北高兩趟),軟管需耐住7000多次的拉扯等。

戴森的RDD,堪稱研發人員的天堂、吸塵器的煉獄。無怪,能從這裡走出去的吸塵器,個個都在改寫吸塵器歷史。

重研發輕行銷 樂用年輕人

事實上戴森自從創業以來,幾乎不太做廣告行銷,是典型靠「重研發、輕行銷」在吸塵器國度打下一片天。但它巨大的研發能量,並非單單來自這些昂貴的硬體設施。鼓勵創新的企業文化更是戴森維持研發優勢於不墜的獨門祕方。

27歲的設計工程師貝茲(Adam Bates)就表示,在戴森工作是件相當愉快的事,「這裡是個獨一無二的環境,大家都致力於研發更好的產品。很多同事都是年輕人,這也提供更多機會彼此激盪新創意。」

戴森非常樂意雇用剛從校園畢業的年輕好手,並經常走入校園與學院師生互動、交流各種想法,甚至公司內部還不定期舉辦部門間的創新比賽,藉此鼓勵數百位工程師的創意源源不絕。

研發人員彼此開誠布公、善意提出批評與建言的溝通文化,更促進了戴森研發部門的創意活絡。

不打折扣的研發態度,不顧一切的研發投入,造就出今天的戴森吸塵器王國。

專訪 戴森創辦人詹姆斯‧戴森:要懂得為錯誤慶祝

戴森吸塵器是由創辦人詹姆斯‧戴森獨立研發而出。若說62歲的他是當代的愛迪生,一點也不為過。

儘管貴為公司老闆、被英女王冊封「爵士」,但他還是喜歡大家稱呼他詹姆斯。戴森在1978年因為對吸塵器的吸力減弱,深感不滿,於是決心改良。經過五年全心投入研發,歷經5127個實驗原型(prototype)失敗,全球第一款不需集塵袋、吸力永不減弱、功能強大且設計美感兼具的吸塵器終於問世,吸塵器的歷史因而改寫。

「我並沒有失敗,我只是找出了1萬種不可行的方法,」偶像愛迪生的經典名言,始終被詹姆斯奉為圭臬,也成為他堅持不懈的動力。

「他最常說的話是『試試別的方法』『如果換成這個,結果會怎樣?』」一名年輕的戴森工程師笑著透露。

《遠見》特地專訪了詹姆斯,請他談談個人創意應用以及公司經營策略。以下是訪談精華:

生活的問題 都成發明靈感

《遠見》問(以下簡稱問):你的許多重要發明,包括吸塵器、洗衣機、乾手機等,都是日常家電用品,為什麼?

詹姆斯‧戴森答(以下簡稱答):因為你和我一樣,每天要用到這些日常生活用具,我們工程師當然就會對它們特別挑剔,而且直覺就是要找出更好的辦法。

當年某個週末下午,我在用吸塵器打掃家裡時,碰上吸塵器吸力減弱、集塵袋也堵住了,我當時就想一定有更好的辦法來改良吸塵器,因此我就開始付諸實行。最後我也終於設計出全球第一個吸力永不減弱的吸塵器。

問:創業至今30年來,你不斷有發明創新,創意都是從何而來?會遇上瓶頸嗎?

答:我非常熱愛解決問題。不論是手推車陷在泥地裡、吸塵器堵塞、或是乾手機無法有效吹乾雙手等問題,都是成為我發明、創作的靈感來源。

對我來說,挫折就是推動你去設計出好產品的原動力。我們戴森公司裡所有工程師都對此奉行不悖,這也是為什麼我們每年都投入這麼多資金去做研發工作的主因。

身為工程師,我平常就會仔細觀察事物,並在我的腦子裡將它們一一拆解、分析,這有點像小孩子在學習過程中,會把許多事物拆成許多小部分來觀察。如果我遇上什麼不順手的用具、甚至讓我有點怒意,我就會問自己:該怎樣讓它變得順手、變得更好呢?人們有時候會為了漂亮的設計外觀而過度遷就產品的功能不佳,甚至他們還形成一種觀念,認為設計漂亮的產品都是這樣難以使用。但我是個工程師,我的直覺會告訴我:要去想出一個更好的辦法才行。而只有堅定自己的毅力,不斷嘗試錯誤、改進,最終才能獲得成功。

美學不應是產品設計的核心

問:你認為今天的發明家或工業設計家要具備哪些特質?

答:必須要有不斷嘗試新事物的高度熱情和勇氣。任何事情沒有一成不變的標準答案,所以必須去找出屬於自己的解答。

當你有了新點子,絕對不要輕言放棄。當你試了一次、兩次……甚至十次後就放棄了,那真的很可惜,很多潛力與可能性就會這樣失去了。

別害怕跟別人有不同的想法,那才是「改變」的來源。另外,要懂得為錯誤而慶祝。只有從錯誤裡,你才能學到更多,最後達到成功。

問:一項好的發明或好的設計,要有哪些要素?

答:對我來說,設計與產品的內部功能密切相關,而非單單只是產品的外觀樣貌。產品的功能才是一切。一項好設計能夠解決問題、也能讓事情變得更好。美學的部分應該只是設計的副產品,而非核心。

要當綠色科技的領導先鋒

問:戴森在未來十年有何新目標?

答:我相信我們必須建立一個永續的未來社會,這對每個人都是至關重要的。而「綠色科技」(包括風力、太陽能等)都必須透過工程研發才能實現。

我非常有信心,戴森在這方面的科技研發也將走向領導先鋒的行列。我現在正與420名工程師不斷朝這方面努力,他們也一直提出許多有建設性的新創意來。(黃浩榮採訪整理)

本文出自 2009 / 04 月號

50萬白領大轉型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職場生涯生活健康醫療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