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思惟策略〉 革新你的金融腦袋

文 / 安娜.費瑞爾    
2008-09-01
瀏覽數 25,000+
思惟策略〉 革新你的金融腦袋
Line分享 articlefont

面對當前的信用危機,全球資本市場更迫切需要探討如何重新設計遊戲規則。顯然,風險管理已落在金融體系的創新之後,現有的規範架構與機構都需要更新,才趕得上潮流。如果我們要發展一套適當的新規則,就必須從不同的觀點,來看待快速變遷的金融世界,並把注意力聚焦在三個關鍵層面上。

層面1〉全球規模活動

對全球金融體系來說,各國政府無疑仍有一些重要性,但他們自己單方面管理與規範金融活動的能力已逐漸減弱。而且,隨著全球資本市場的成長,他們的金融勢力也在分散。美國仍是世界最大經濟體和金融市場,也是全球最大金融市場的大本營,但歐洲、中國與中東等地區的勢力,如今已經擴張到全球。亞洲國家利用貿易剩餘,以及石油出口國以油元所做的投資,為全球市場挹注豐沛的流動資金,壓低已開發國家的利率,刺激新一波的槓桿財務操作,並為掙扎求存的華爾街投資銀行提供支撐的力量。

在全球資本市場經歷巨大轉變的同時,這些現象也隨之發生。包括股票、公私債券與銀行存款在內的全球金融資產價值,已從1980年的12兆美元,激增到2007年的195兆美元。事實上,這些資產的成長速度已超越世界經濟,我和麥肯錫全球研究所(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的同事,把這種現象稱為「金融深化」(financial deepening)。1980年的全球金融資產總值,大致和全球的國內生產毛額(GDP)相當,到了2007年底時,全球金融深度或金融資產相對於GDP比率,已高達356%。此外,這些資產關係也遠比以前更錯綜複雜。如今,有1∕3的政府公債、1∕4的股票,以及1/5的私有債券擁有者,不是這些資產發行國的國民。甚至只在美國交易所購買美國股票的個別投資者,他們支付的價格也必須由全球市場來決定。

層面2〉新民間與公共參與者

退休與保險基金依舊是主要的民間投資者,但其他民間與公共參與者的重要性也與日俱增。各有不同投資目標與策略的避險基金、私募基金、中央銀行、主權財富基金、政府投資機構與政府控制的公司等,如今都活躍在全球市場上。其中有些還兼具混合的角色,帶著來自公私領域的資金,投入公共與私有的活動領域。對只能規範若干參與者,卻管不到其他人,也沒有國際範疇的體系來說,最近的危機便很容易凸顯他們的弱點。至少,這種規範不完整的現象,會鼓勵投資者在限制最少的領域中操作,並競相探索規範的底限。

層面3〉未受規範市場的危機

決策者必須瞭解,究竟有多少金融活動發生在公開交易與受規範的傳統市場外,才能確保盡到監督之責。許多西方銀行與企業在2008年調整資本結構時,並不在公開的交易所賣股票或債券,而是尋求私人投資者大量的資金挹注。隨著債券市場緊縮,銀行也把大批貸款賣給私募公司。2007年初,信用危機冷卻了槓桿購併熱潮後,到了2008年,很多私募公司便轉而收購上市公司的股權。

我們知道,金融市場的深化雖然很難控制與預測,但也有好處:包括提供更廣泛的借貸管道、增加分享風險的機會,以及刺激經濟成長等。當然,市場動盪也可能導致重大的崩潰,例如,1990年代末期,外匯危機就導致亞洲嚴重衰退,並很快波及到阿根廷;而且,美國的次級房貸風波也仍在持續發展。決策者瞻望未來時,他們的目標應該是,一面讓世界能享受全球資本市場演變的好處,同時又能更有效地管理風險。不過,成敗的關鍵除了更新法規外,也取決於我們思惟的更新。

黛安娜.費瑞爾(Diana Farrell)為麥肯錫全球研究所所長。

氣候策略〉七問碳資產

▍原著∕艾力克斯.勞、羅伯.托克 翻譯∕陳澄和

很多美國公司一直都在逃避碳信用市場(carbon-credit market),特別是中型企業。延遲參與的心態可以理解,畢竟這類市場仍在演進中,而且主要出現在海外。然而,等到美國國會制定溫室氣體法規後才參與,是很危險的事。

坐視已等在那裡的資產,必須付出的機會成本相當可觀。但最重要的是,企業必須瞭解,未來,碳權市場如何影響競爭型態及許多投資決策。

為了讓憂心的公司開始考慮溫室氣體減排資產,我們與休士頓英國總領事館的喬安.霍華德(Joanne Howard)與林賽.巴里特(Lindsay Bartlett)合作,編寫出簡單的問答題形式的指南,供大家參考。

問題 一個碳信用額度值多少錢?

碳信用是一種金融合約,一個額度代表每年減少或避免排放一公噸可驗證的溫室氣體,目前的價格視不同因素而定,可能只有幾美元,也可能超過40美元。信用額度由負責的管理機構發行,明確地說,就是聯合國設在京都議定書簽約國的分支,或由非營利組織在某個志願的碳市場上發行。在京都議定書簽約國中,公司必須把累積的信用額度交給管理機構,並遵守排放限制。

問題 用小日光燈取代白熱燈泡,能當作碳資產嗎?

抱歉,可能不算。對年營收可達10億美元的中型企業來說,這類步驟的規模可能太小,不足以創造太大的價值。此外,改善作業效率來減碳的措施無法以文件充分證明,也無法確知節約下來的碳權應該屬於你或電力公司。

問題 可採取的步驟還有哪些?

盡量聚焦在最常見的做法,包括改用耗碳較少的原物料,轉用較潔淨的燃料,產出可再生的能源,以及捕集甲烷、工業氣體或廢棄能源等。

例如,水泥廠可用煤碳電廠的飛灰取代傳統原料,創造碳信用額度;啤酒廠也可以捕集在發酵過程中產生的甲烷。

問題 這類方案牽涉的資金支出有多大?

經過試煉的有效方法,在基本的資本支出外,通過法規許可程序,加上準備合約及文件證明的頭期發展費用,是每個方案5到15萬美元。若開發一種新的方法,可能要額外破費5到20萬美元。在這兩種情況下,碳信用交易的費用,不會因方案規模大小而變動,所以能產生更多信用額度的方案,獲利也愈多。例如,在一座鋼鐵廠中回收廢熱與氣體,每年可以產生20萬個信用額度,價值高達500萬美元。

問題⑤假設我採納一種新的減少氣體排放技術,但再把減少的二氧化碳包裝成碳信用額度後,又回復舊有的汙染作業方式,這樣對我的信用額度會有何影響?

不見了。節省下來的碳資產每年必須由獲得認證的稽核加以查驗,查驗的費用約1萬美元。

問題 如果不想面對持有碳信用的金融風險,可出售額度換現金嗎?

是的,信用額度可充分交易。美國由於目前規範措施尚未公布,很多擁有海外事業部的公司用不著他們在海外創造的額度,便把這些碳信用額度賣掉,主要是賣給銀行、經紀公司或投資基金,再由這些機構將額度賣給必須遵守規定的企業。

問題 一旦弄清楚如何創造與出售碳信用,問題是否就算解決?

絕非如此。減少碳的消耗不只是作業或規範的問題,未來還會成為策略議題,因為這牽涉到潛在的資產創造,而且企業也必須檢驗每種投資長期耗碳的情況。減少氣體排放能創造新的營收流量,密集排放氣體的資產則會減損價值。

艾力克斯.勞(Alex Rau)總部設於舊金山的碳金融顧問公司氣候起因(Climate Wedge)主管。羅伯.托克(Robert Toker)英國駐德州和佛州貿易暨投資(UK Trade and Investment for Texas and Florida)主管,辦公室設於休士頓的英國總領事館。

團隊精神〉划船賽管理學

▍原著∕馬克.戴.隆德 翻譯∕陳澄和

牛津和劍橋這兩所世界上最古老的大學,兩校長達180年的划船比賽,能帶給傑出的企業團隊什麼樣的教訓?我以組織民俗誌學家的身分,和劍橋划船社相處了七個月,從訓練的第一天起,一直到比賽結束為止,目睹教練使用一種挑選團隊的技術,很值得企業經理參考採納。

很少環境能像牛津與劍橋划船社一樣,充分測試團隊成員在競爭與合作本能間求取平衡的能力。事實上,這群精英划手能擠進眾所覬覦的藍色船艇,都必須在照相機的閃光外,面對無情的競爭,才能爭得一席之地,而入選後,則必須與被選上的每個成員合作無間。問題是,教練要如何辨識出這些稀有的人才?

與競爭者密切合作

從40位運動員中挑選出最快的八位成員,是很不容易的事,何況最強壯的八個人,未必就能構成最快速的組合。比起單純的力量,與其他成員相互協調的才能其實更重要。劍橋使用一種席位競爭(seat racing)的挑選技術,他們安排兩個船組,每組各有四位力量與才能都相近的成員,然後在相等的條件下,讓兩組人在1500公尺長的直線水道上競賽。第一次比賽後,每組各有一位划手彼此互換位置,然後進行另一次的比賽,目的是要把單一划手對整組船隊的影響分離出來。這種練習能讓教練適切瞭解每位划手的控船能力,以及不同划手組合的相對速度。這樣的程序不斷進行,每次都有兩位划手互換位置。席位競爭的本質,在於讓划手沒有選擇,必須擺盪在兩種觀點之間,先是把其他划伴當作敵人,接著又視他們為朋友,因為他們必須與競爭者密切合作,才能完美運作。

企業團隊當然不是划船的伙伴,卻適用相同的競爭與合作原則。下次你想組成一個團隊時,不妨讓兩組人馬在解決問題的系列挑戰中互相對抗,並交換兩組的成員,直到你選出最佳的組合為止。這樣的過程或許相當繁瑣,卻有助於挑選出最堅強與最合作的團隊,算得上是一個明智、平衡的好方法。

馬克.戴.隆德(Mark de Rond)任教英國劍橋大學的賈吉商學院(Judge Business School),著有《最後的業餘參賽者:與劍橋船隊一起歷劫歸來》(The Last Amateurs: To Hell and Back with the Cambridge Boat Race Crew, Icon Book, 2008)。

你可能也喜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