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你的理性也被政客挑撥到不見了?

文 / 洪蘭    
2007-07-01
瀏覽數 12,700+
你的理性也被政客挑撥到不見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我去參加了一個企業家的聚會,赫然發現他們所請的貴賓竟然是我研究所同學的先生,當年窮到約會只能在麥當勞的小伙子,現在已是有名的政治經濟學教授了。

他鄉遇故知,他看到我非常高興,特地坐到我旁邊來聊。咖啡端上來後,他很誠懇地對我說,「你是念大腦科學的,你一定知道情緒會影響創造力、生產力和健康。心情愉快,做事比較快、有生產力;有朝氣的人點子比較多,新的想法會在腦力激盪時一直湧出。你們為什麼要選擇憂鬱呢?二次世界大戰已經結束60年了,你們為什麼還在緬懷過去,算舊帳,不向前看呢?生活在過去中的人是看不見未來的,每一個時代都有它的悲劇,已發生的事不可挽回,何必一直去反芻它呢?憤怒是最消耗能量的一種情緒,台灣現在最重要的是給人民希望和願景,把你們從泥濘中帶出來。」我很驚訝他不是跟我敘舊,而是跟我說教。

他繼續說:「政治家不能只看過去,要有前瞻性,牛奶打翻了,一直去計較誰害你打翻的,即使找出害你的人又有什麼用呢?覆水是難收的,白花了大好的時光與力氣,何不用在建設性的思考上呢?一個好的政治家是會給人民一個遠景、一個希望,讓老百姓眼睛望著天邊的彩虹時,忘記眼前的痛苦。你一定知道從心理學的研究顯示,再苦的生活,只要有希望就活得下去,相對的,再美的山珍海味,如果是你的最後一餐,也吃不下。」一席話聽得我啞口無言,他是對的,齊克果就曾說:「生命只有走過才能瞭解,但是必須往前看才活得下去。」

耽溺過去只讓大腦更憂鬱

我問他怎麼知道我們現在是心情鬱卒呢?他說他在1994年曾經送他的女兒來台灣學中文,因為那時已經看到世界的重心會移往亞洲,所謂太平洋邊緣國家(Pacific Rim),所以他要她學中文和日文。他說那時的台灣是有朝氣的,人民神采是飛揚的,跟他這次來的感受不一樣。

當年他曾讓他女兒選擇去台灣或大陸學語言,他女兒選台灣,說台灣生活比大陸「文明」太多,現在他女兒在北京工作。他感歎這十年間的轉變,我更感歎這流水十年間,國力的消耗。

從憂鬱症病人身上,我們知道若是一直讓病人反覆咀嚼過去不幸的遭遇,這病人會整天臉色陰沉,易怒、愛哭,因為這些負面的神經迴路愈被活化,它的臨界點愈低,最後只要一點點跟過去有關的事,便會立刻活化負向神經迴路,使他心情低落,再一次掉入憂鬱的谷底。而在研究上,現在已知人的行為,會回過頭來改變他大腦中神經的連接方式,每天這樣惡性循環,病情就會愈來愈嚴重了。看到現在不管什麼事,不分是非,不管曲直,只分藍綠,真是非常擔心。我們不是含蓄、沉著、穩重的民族嗎?怎麼會被政客挑撥到理性都不見了呢?(作者為陽明大學神經科學研究所教授;本專欄由洪蘭、黃達夫共同主持)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