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7月號

你的理性也被政客挑撥到不見了?

文 / 洪 蘭        2007-07-01
你的理性也被政客挑撥到不見了?


我去參加了一個企業家的聚會,赫然發現他們所請的貴賓竟然是我研究所同學的先生,當年窮到約會只能在麥當勞的小伙子,現在已是有名的政治經濟學教授了。

他鄉遇故知,他看到我非常高興,特地坐到我旁邊來聊。咖啡端上來後,他很誠懇地對我說,「你是念大腦科學的,你一定知道情緒會影響創造力、生產力和健康。心情愉快,做事比較快、有生產力;有朝氣的人點子比較多,新的想法會在腦力激盪時一直湧出。你們為什麼要選擇憂鬱呢?二次世界大戰已經結束60年了,你們為什麼還在緬懷過去,算舊帳,不向前看呢?生活在過去中的人是看不見未來的,每一個時代都有它的悲劇,已發生的事不可挽回,何必一直去反芻它呢?憤怒是最消耗能量的一種情緒,台灣現在最重要的是給人民希望和願景,把你們從泥濘中帶出來。」我很驚訝他不是跟我敘舊,而是跟我說教。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登入/ 註冊

關鍵字: 評論


專欄介紹
洪蘭
洪蘭

台灣大學、加州大學實驗心理學博士畢,曾在耶魯大學哈斯金實驗室及加州大學爾灣醫學院神經科接受博士後訓練,曾任國立中正大學心理所、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所,目前為國立中央大學認知與神經科學研究所教授暨認知神經心理學實驗室主持人。多年來致力於腦科學的研究,以及相關知識在教育的應用和推廣,譯有40多本科普英文書。長期關心教育,並極力推廣科學教育與閱讀。

專欄介紹
洪蘭
台灣大學、加州大學實驗心理學博士畢,曾在耶魯大學哈斯金實驗室及加州大學爾灣醫學院神經科接受博士後訓練,曾任國立中正大學心理所、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所,目前為國立中央大學認知與神經科學研究所教授暨認知神經心理學實驗室主持人。多年來致力於腦科學的研究,以及相關知識在教育的應用和推廣,譯有40多本科普英文書。長期關心教育,並極力推廣科學教育與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