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白澳政策死灰復燃?

文 / 周旭華    
1988-12-15
瀏覽數 21,500+
白澳政策死灰復燃?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澳洲政府授權,當場批准」、「先考察,後移民,快捷穩當」、「先留學,後移民,經濟實惠」。打著「協助移民澳洲」旗號的各色動人廣告,經常出現在台北的報上。場次密集的座談會、說明會接連而來;盛況雖有不同,寫在與會者臉上的憧憬之情卻無二致。

「澳洲熱」方興未艾

在我國決定設立移民專責機構以推動國外移民的前夕,腦筋快的「移民代理商」早已起步。而在幾個熱門的移民目的地中,澳洲顯得相當搶眼;它靠近亞洲,而且氣候宜人、空間開闊、政治民主、教育普及而質佳,更有一套完備的獎勵移民措施,因而對有意移居海外的國人獨具吸引力。

其實,早在「澳洲熱」蔚起之前,台灣移民澳洲的人數就一直以驚人的速度默默成長。我國官方資料顯示,一九八七年以移民、依親、探親、應聘等名義申請自台赴澳獲准者達一千三百餘人,僅次於前往美國、加拿大和阿根廷的人數,足足為十年前的十倍。

澳洲吸引台灣移民的條件,同樣也吸引亞洲其他國家的移民。自六0年代「白澳政策」逐步取消以來,移人澳洲的亞洲人與日俱增。六0年代末期,每年移入澳洲的亞洲人不過兩萬,占當年總移民數一0%都不到;如今,每年移入澳洲的十三萬移民中,近半是亞洲人。

然而,在亞洲人「澳洲熱」方興未艾的同時,一股反亞暗潮也在澳洲各地醞釀著。

「亞洲人滾蛋!」、「亞洲人污染澳洲文化!」這類用詞尖銳的塗鴉字樣,在街頭巷尾的牆面上並不罕見。

一九八七年二月,雪梨一家廣播電台播出一段戲謔式的「某亞洲餐廳廣告」,廣告詞是:「到本店用餐您只須等候三小時。假如您不滿意,本店會派出一千個態度親切的「斜眼小矮個」,上前將您的五臟六肺統統踢出來……。」雖然這名玩笑過火的播音員旋即以「有挑撥民族仇恨之嫌」而遭到開革,但他毫無悔意,猶堅信自己並未犯錯。

反亞的情緒瀰漫在許多澳洲白人之間,反亞事件也層出不窮,但總能順利化解。一九八八年七月,澳洲反對陣營領袖郝爾德的一段談話,卻挑起了難以撲滅的戰火。

郝爾德公開宣稱,為了確保社會和諧,必須減慢亞洲人移人澳洲的速率,並揚言倘若下次大選獲勝,將立刻著手修改現行移民政策,以限制亞洲人移入。

由於郝爾德所領導的自由黨是澳洲最大的反對黨,政治實力與執政的工黨在伯仲之間,因此他的言論格外受人矚目。

郝爾德敢於如此發論,絕非一時興起,而是「順應民情」。早在他發此言論之前,墨爾本一家報紙所做的全國性民意調查便已顯示:六五%受訪者希望降低現有外來移民總數。在他的言論發表之後,澳洲頗負盛名的全國性報紙「澳洲人報」調查發現,高達七七%的受訪者贊成為亞洲移民總數設定底線。顯然在「白澳政策」揚棄多年之後,澳洲人的「白澳情結」依然糾纏未解。

「白澳情結」與澳洲兩百年歷史共存。十八世紀末陸續自英國飄洋過海而來的澳洲白人,一向視這塊土地為英國的海外前哨,是白人的世界,因此,澳洲明明位於亞太地區,卻一直棄絕亞洲,心向歐美。

黃種人後遺症

但隨著亞洲日趨繁榮,澳洲不得不檢討「白澳政策」是否切合實際。因為這項政策固然滿足了澳洲白人堅守「歐洲前哨」的思鄉情懷,卻讓澳洲平白坐失分享亞太經濟繁榮的機會,也違反地緣政治的基本原則,長此以往,勢必陷澳洲於孤立而難以發展。

經過一番漫長激辯之後,「白澳政策」終於在一九六0年代漸次放棄,至七0年代宣告壽終正寢。而在「白澳政策」逐漸瓦解的同時,湧入澳洲的亞洲移民也越來越多,他們雖然帶來了澳洲所期望的資金,卻也帶來了許多始料未及的後遺症。

澳洲開放亞洲移民的原意,是希望吸收資金與人才,藉以促進本身的經濟發展;給予公民權只不過是釣餌。但許多亞洲人卻志在移民,不在投資,總是經營一些對當地經濟發展助益不大的餐館小舖,而且勤奮過度,延長營業時間,破壞了當地商店五點鐘打烊的習慣。還有些亞洲人猛炒地皮,導致房地產飆漲。此外,有部分移民涉入幫派、兇殺與毒品走私,影響當地治安。

「白澳情結」未解的澳洲白人,眼見黃面孔日多,難免覺得不是滋味(其實就算亞洲移民以目前的速率膨脹,至西元二0五0年也僅占澳洲總人口一0%左右),再加上目睹亞洲人帶來的種種後遺症,因而對亞洲移民的反感日增。部分種族意識特強者,更將反亞情緒化為行動。郝爾德的驚人之論,便在此種情勢下產生。

郝爾德的言論雖然博得不少喝采,卻也招致來自各方的抨擊與駁斥,即使反對陣營本身也有許多人持不同的意見。自由黨第二號人物皮考克甚至揚言,如果移民政策建立在種族偏見上,他將不惜退黨。

外交部長伊凡斯語重心長地表示:「西南太平洋是澳洲前途之所繫,我們別無選擇。如果我們還想有未來,就必須與鄰國加強關係。」

商務移民調頭而去

新南威爾斯大學一位「澳亞關係」專家直斥郝爾德的政策「危險無比!」一位華僑領袖則以本身數十年經驗反駁亞洲人導致不和諧的說法,他斬釘截鐵地說:「至少我個人看不出來!」並稱郝爾德根本是為了鞏固政治地位而發此謬論。

執政的工黨籍總理霍克更明白表示,像郝爾德這種人實在不適合領導一個主要政黨。他發誓「在種族歧視問題上絕不退讓」,並宣稱「即使會因此輸掉選舉,也要奮戰到底」。

正反雙方在各種傳播媒體上唇槍舌劍,你來我往,歷數月而不休。雖然根據十月間所做的統計顯示,亞洲移民仍然穩定成長,但「澳洲人報」引述來自亞洲的消息指出,由於恐懼「白澳政策」死灰復燃,大約三0%原先計畫移往澳洲的商務移民(攜帶巨額資金的移民),已經改變主意,即將流向加拿大和紐西蘭。

商務移民是澳洲外匯收入的重要來源,澳洲當局原預估本年度可因此增加十五億澳幣(約三百餘億台幣)的外匯收入,如今傳出警訊,自是相當緊張。

走向何方?

為了避免商務移民大量流失,澳洲政府一方面積極在國內展開宣傳,強調移民對澳洲經濟與文化的貢獻,並肯定他們的重要性;另一方面,由外交部長向海外重申:「反種族歧視的移民政策永不改變。」並稱:「不論你來自何處,只要合乎條件,我們永遠歡迎你。」

澳洲的移民政策究竟會走向何方,恐怕要等下次全國大選之後才能分曉。然而,無論從地緣政治或經濟利害來衡量,澳洲終應超越心理障礙,成為「亞洲導向」的國家。畢竟地理位置無法遷移,歷史潮流也無法抗拒,任誰當政都不能漠硯這些事實。

本文出自 1989 / 01 月號

第031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全球焦點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