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社會:中產階級不能再獨善其身

文 / 陳其南    
1988-12-15
瀏覽數 11,200+
社會:中產階級不能再獨善其身
Line分享 articlefont

台灣近兩年來隨著經濟的自由化與國際化,以及政治的開放與民主化,民間社會在體質上卻沒有跟著產生良性的改變,如果有的話,也是顯得步調落後。

消費格調庸俗 

我們所說的民間社會是指一般人的生活型態與思想態度而言,交通秩序一樣的亂,街道一樣的髒,攤販一樣的占據人行道,大家樂一樣的以六合彩的形式延續下去,人們一樣無所不用其極地追求金錢與物質,累積的財富一樣地以最庸俗的格調從事誇富的消費。

經濟的國際化與政治的民主化並沒有叫大多數人的生活品質與精神內涵跟著提高,每人六千美元的年平均所得只是增加了更多的垃圾與環境污染,對於這個民族的心靈與修養卻沒有相對的提高。

假如政治與經濟的變革仍然沒有能力改變社會的本質,那麼我們就不得不懷疑台灣人民的反省能力了。如果台灣社會的體質無法自我更新,以促進政治和經濟的改革,卻一定要永遠訴諸政治和經濟的力量才能鞭策出成果,那麼我們只有繼續等待了。

由民間推動改革 

民間社會本身必須起來,自己變化自己的體質,民間社會必須積極展現本身的獨立作用,不但要對自已負責,而且要擔負起改變政治和經濟體質的責任,甚至要成為國家動向的主宰力量。

目前,大多數的政治活躍人物不論在朝或在野,仍然認為政治或經濟制度,甚至其人物本身,才是支配國家社會的主要力量。在某一個階段來說,這種看法可能是對的,但就目前台灣的這個時期而言,這種觀念是錯誤的。

中產階級的積極角色 

台灣的政治經濟改革與國家前途的走向已經非由民間社會自己來推動不可了。但是,民間社會在展現其支配力量時,首先必須教育自己,自覺地改良本身的體質。

我們討論民間社會的潛力與作用,其實不過是在寄望代表中產階級的個人與組織,主動的站起來,扮演民間社會的主導勢力,透過民間社會的作用,產生對於整個國家的影響。過去我們曾經寄望於不同的政治與經濟力量來為我們承擔這些責任;然而,從最近的發展看來,中產階級的個人與團體似乎已不能再繼續「獨善其身」,不能養成對其他團體的「倚賴性」,不應忽略自已本身在整個國家社會中的「主體作用」。

台灣的政治經濟社會發展,終究將走出自己的一條道路來。也必須發展出自己獨特的國家社會型態。在這個過程中,中產階級的個人與團體具有決定性的作用,但是這個作用迄未獲得充分發揮,因為缺乏反省的能力與團體性的運作,一直只能假借其他政治性的團體做代言人。

在未來的時期中,中產階級的個人與集體不只是要獨立地參與到民間社會中,改善民間社會的體質,也要以自己的立場在國家社會中扮演積極的角色。

(陳其南為美國維吉尼亞大學人類學系訪問教授)

你可能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