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前進印度,真有「錢」途?

文 / 宋秉忠    
2006-03-01
瀏覽數 14,650+
前進印度,真有「錢」途?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距離就是風險

陳水扁總統元旦提出「積極管理、有效開放」的政策後,印度就成為政府分散大陸投資風險的新訴求。黨政高層組成的台印協會,緊接著於2月11成立。

新任經濟部長黃營杉明確指出,政府將引導台商全力開發印度市場,以改善台商海外投資過度集中於大陸的現象。他還以 IT產業中的「I」(India),「T」(Taiwan),做比喻,希望以硬體製造見長的台灣,能結合印度的軟體設計優勢。

在政府的推動下,2月中旬,由外貿協會及匯豐銀行合辦的南亞投資研討會,在台北國際會議中心舉行,兩百人的演講廳幾乎座無虛席。主辦單位高興地表示,去年下半年辦的兩場印度投資說明會,每場都有三百多人出席,顯示台商開始關注印度市場。

只是,當開放現場提問時,與會的中小企業主卻紛紛提出,他們與印度人打交道的痛苦經驗。

一位業者表示,他和印度買主往來一年多,所接到的信用狀將近八成有問題,幾乎每回都要跟印度的付款銀行交涉老半天。

「這些印度仔,」跟印度進行過十多年塑膠貿易的吉常企業總經理許煙溝,一談到印度人的小氣,就有一肚子氣。他表示,印度的生意可說是雞肋,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由於印度人愛殺價,他每次都是等大陸、東南亞的買主不要了,才會把貨賣給印度人。

許煙溝還忍不住稱讚大陸商人出手大方,他說,「以前,中國還實施外匯管制的時代,同一批貨,大陸買家開的價錢就是很高、很漂亮。」

人才優也抵不過治安問題

印度的治安問題,也同樣受到與會者的關切。

研討會主講人之一的台經院國際事務處副處長吳福成提到,一位台商看到印度機車的龐大商機,想從台灣進口機車零件到印度組裝,結果遭到印度黑道威脅,打退堂鼓。還有,印度碼頭上用來堆貨的棧板,一個要價100美元,在台灣只要1美元,原因就是印度黑道把持碼頭的裝卸業務。

台灣人對印度的觀感,研討會另一名主講人、來自印度的匯豐銀行工商金融業務處副總裁白若麒(Subhasis Banerjee)有不同的看法。

白若麒和妻子於2002年來到台灣,他知道,台灣人嫌印度人髒、窮,喜歡討價還價。但是實際上,根據經建會報告指出,約歐洲一半大的印度,只有三十二個台灣人常住。因此對印度的印象,往往只是來自書本及少數人的口耳相傳。

白若麒說出一大串印度比中國更適合外商投資的優點:例如二十五歲以下的人口占印度總人口的一半,為外商提供充沛的勞動力;「印度理工學院」被微軟創辦人比爾蓋茲譽為全球最好的大學;美國太空總署三成工程師是印度人;印度人數理能力強,「0」這個數字是印度人發明的;印度的中產階級人數將近三億,手機則是他們首先購買的奢侈品,以手機銷售量每月增加二百萬支來算,2007年,印度手機將增加到二億五千萬支。

社會主義 關廠還要審批

雖然,白若麒一再重申,印度高階人才如何聰明,以及印度政府自1991年以來如何大規模對外開放,但印度外商一定不會忘記︰去年9月29日,那場由左派工會所發起的全印大罷工。

據英國國家廣播公司(BBC)報導,發動罷工的工會與執政聯盟成員之一的共產黨有聯繫,這次罷工癱瘓了印度的鐵路、機場、金融業,迫使軍方必須接管機場塔台。

而工會主要的訴求,就是反對政府對外資開放,其中包括反對外商投資過去某些受管制的產業。

《經濟學人》曾點出,當1978年中國開始對內推動市場經濟、對外實施開放政策時,中印的國民所得相同,但現在中國的國民所得,已經是印度的兩倍。

印度經濟落後中國的原因之一,就是因為工會及社會主義勢力過於強大,這使得平均工資比中國低的印度,吸收外資卻不到中國的十分之一。

由於要保障工人權利,在印度,設廠固然手續繁瑣(平均要八十九天),關廠就更困難。想關廠,首先必須設廠滿五年,其次虧損要超過資產淨額,最後還要得到官方同意。因此,關個廠耗時十年,不算新聞。

由於擔心外商以優惠的工資條件向國營企業挖角,印度政府竟然於2005年起,向外商開徵福利稅,只要是外商提供的津貼、獎金、加班費、福利金,統統要繳稅。

高階經理必須用貴族

印度傳襲幾千年的種姓制度(分婆羅門、剎帝利、吠舍、首陀羅等四個社會階級),也造成公司管理上的困難。

全球最大的人資顧問公司「美世諮詢」(MERCER)去年底的調查就指出,中印員工的工作動機不同,中國雇員注重個人成就感和福利激勵,但印度雇員更注重高階管理層的聲譽。

換言之,公司的管理階層必須是種姓制度中的貴族。貿協副祕書長葉明水到印度去參訪當地公司時發現,經理以上的職員,許多人姓「辛哈」或「辛」,一問之下才知道,不管是學經歷、能力如何,公司的經理人一定要是貴族,才能夠領導。

台灣某海運集團,原來計畫2004年在印度設立分公司,但時程被拖延,原因之一是,當地銀行貸款審核緩慢,另外一個重要原因就是高階經理人不好找。

負責這家海運集團印度業務的職員指出,要雇用經理以上的職員,只能從被稱作「白印」(白領印度人)的印度人中挑選。這些白印在英國殖民時期就形成一種具有職業壟斷性質的「公會」組織,透過公會的運作,白印通常都能要到很高的薪水。

種姓制度,再加上印度政府嚴格限制外商獨資,因此到印度設廠的台商,通常都必須與當地人合資,投資的成敗也繫於印度合夥人的優劣。

距離遙遠,資金易被掏空

生產汽機車零件的「台全電機」,被經濟部選為投資印度的成功個案。成功的原因,除了長達三年的先期考察外,1998年找到一家在技術、合作默契及誠信上都符合要求的當地合作伙伴,才是公司在設廠後一年半即開始獲利的關鍵。

台全電機與印方合作伙伴,先前就有貿易經驗,該公司幹部大都留美,雙方觀念接近。為安全起見,台全還找了一家日商入股。

台全印度廠的董事長目前由印方擔任,生產管理由印方主導,95%的原料就地採購,產品也就地銷售。

雖然,台全仍定期派技術人員到印度指導,但由於不適應當地生活,一般在當地停留時間不超過兩星期。

也因此,經濟部在評價台全的成功個案時也不忘提醒:由於距離遙遠,台灣人員無法經常赴印度瞭解實況,雙方的合作,僅建立在契約與信任的基礎上,未來依然存在管控上的隱憂與風險。

台全在印度所承受的投資風險,其實正是許多台商對於印度投資的擔憂。

生產映像管的「文菱電子」即使早在1980年就開始投資印度,但後來卻幾乎栽在印度合作伙伴手上。

2003年,文菱電子斥資7400萬美元,計畫在新德里生產電腦顯示器,如果成功,將是台商投資印度最大的投資案。但在陸續匯入近500萬美元建廠經費後,卻出現應收帳款收不回來的情形,等文菱電子負責人趕到新德里,才發現投資案已經被合作伙伴掏空。

低階工人不足,難設廠

做為全球第二大的軟體輸出國,印度當然擁有比中國更充沛的軟體人力。然而,對於擅長硬體製造的台商來說,中低階作業員不足,卻是設廠的致命傷。

因為,具有高中程度的印度熟練工人,人數遠不及中國。即使印度二十五歲以下的人口占全國一半,但在二十五歲以上的勞動人口中,50%文盲、25%小學程度、8%國中程度,而且65%的勞動力集中在農業(中國只有25%)。

其次,從四十五家已經在印度設點的台商區位看,除了首都新德里外,大都集中在臨海的孟買、清奈,貿協最近還計畫到清奈設辦事處。與微軟等西方軟體公司大都集中在內陸的邦加洛、海德拉巴相較,可以看出講求速度的台商,其實更重視印度的運輸環境。

西方軟體公司可以用光纖傳輸產品,但台商生產的手機、網路設備、電腦,卻必須經由公路、港口、機場運輸。然而,印度到現在連一條合格的高速公路都沒有,牛、駱駝和人,穿梭於車陣之中的景象,隨處可見。

中小企業不適合到印度

政府現階段鼓吹企業投資印度,只是想避免台商過度集中於中國,其他問題根本沒有仔細考慮。

像台經院國際事務處副處長吳福成就認為,台商到印度,只需要複製在中國的成功經驗,即可。但事實並非如此。

在印度設廠的網通業者「友訊」,是目前投資印度最成功的台商,過去七年多,在印度營收由200萬美元成長到6,000萬美元,並已經在當地上市。

由於在中國也有投資,友訊發言人室不願多談敏感的政治問題。不過,仍強調,中印市場不同,中國市場,中小企業可以單打獨鬥,但現階段,中小企業並不適合到印度設廠,因為當地並沒有完整的上下游產業群聚。

由此可見,當政府喊出「軟硬結合,進軍印度」之際,許多台商卻在思考,台印不同的產業特性,到底有多少互補的空間?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傳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