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善」用利潤 才是偉大企業家

文 / 遠見編輯部    
2005-12-01
瀏覽數 11,300+
「善」用利潤 才是偉大企業家
Line分享 articlefont

一年多前我在《讀者文摘》上看到一篇〈盲女重見光明〉的文章,描寫一個英國的青年人,很喜歡做小善事、買糖果和餅乾給可憐的孩子。有一天,一位婦女把一個盲女託付給他,要他為她禱告,最後,小女孩因手術而重見光明。文章旁有一張圖,是小女孩把臉貼在窗子上向外看,下面一行文字說她有看不完的世界。她窮苦的母親一見到幫助她女兒的人就哭,因為無法用言語訴說心中的快樂和感激。

有一年我到美國西雅圖教會去講道,在會場我太太碰到她一個三十年沒見面的中學同學,那人正幫助一個美國的眼科醫生,在中國甘肅替那邊的白內障患者開刀,已經完成兩千多個病例;她義務地去擔任翻譯,讓我們很感動。

故事裡的小女孩,住進美國醫院接受手術後,有了看不完的世界;而這個白人的醫生,來到中國,幫助兩千多人親眼目睹這美麗的世界。

甘肅的衛生條件很差,很多人得了白內障不知道。香港有一位八十多歲的企業家,捐出5億港幣,在中國選擇了九個省分要為十五萬到二十萬人開白內障,他買了十幾輛大的巴士改造為手術室,後面接上一個小小的發電機,可以開到鄉間為病人開刀。我看到這樣的消息真的非常激動。

中國大陸白內障的患者有三~四千萬人,能獲得手術治療的只有四~五十萬人。我多麼盼望有能力和愛心的人能站出來,哪怕只是幫助一個人重見光明,就是非常快樂的事;若能讓十五~二十萬人重見光明,世上還有比這事讓我們感到更快樂、更有價值的嗎?

聖經上說施比受更快樂,當看到別人脫離痛苦站起來,他的快樂你也有份;可是很多人一生都沒享受過這種快樂。

金錢像肥料 撒出才有用

今天海峽兩岸四地的華人企業家,只要是規規矩矩做企業,都是了不起的慈善家。多少員工因為你們小則有飯吃,大則生活獲得改善、全家獲得幸福;你們繳了稅,國家可以發達起來;你們做的產品,讓人家用得愉快舒服。但是如果企業家在創造利潤之外,還能有善用利潤的智慧,那才是一個偉大的企業家。

我在台灣當財政部長時,有位企業家跟我說,台灣的高遺產稅稅率影響投資意願,而做生意的人投資賺錢,無非是想要留一點錢給孩子。現在台灣正在要求政府降低遺產稅,香港也在降,美國也打算降,要讓有錢的人回來置產。

我實在不大能瞭解,賺得全世界,最後還不是滄海一粟?

在大陸有一位很了不起的人,名叫陳佳庚,他和兄弟倆人到南洋打工,後來賺了錢回福建,到鼓浪嶼辦小學。現在在廈門有他的學區,這一對兄弟為此幾乎傾家蕩產,最後一毛錢都沒留給身後十幾個孩子;但陳佳庚說:「金錢像肥料,撒出去才有用。」

我們在台灣創辦了一個基金會,在高雄有辦事處專門做老人癡呆症這些方面的服務。我們還為原住民孩子做課後輔導,請來專業的老師上課,兩個月後孩子的學習成績就突飛猛進。我們也辦社區大學,現在台北市有十二所社區大學,我們算是第二大的大學。

「捐」資興學 撿回珍珠

在大陸,我們捐獻的希望小學已達八十多所,受益的孩子大概有三~四萬人。我們還在浙江平湖辦一所平湖市新華愛心高級中學,因為我們從台灣是「捐資」興學,不是「投資」興學,二十年後這個學校會捐給政府,我們雙手捧著愛心來,不帶半根稻草走,這是一個奇特的辦學模式。

在新華愛心高中裡,有個了不起的「撿回珍珠計畫」:有些念書非常頂尖的學生,因為家裡沒錢不能念書,就像珍珠被丟進垃圾桶,所以我們把他們撿回來。他們到新華念書不要錢,每月學校還給他們些零用錢,讓他們無憂無慮念完三年;這些孩子將來都可能獲諾貝爾獎。今年我們招進一年級六百多位學生,前十名都是這樣的孩子。這些孩子的家庭環境這麼壞,念書卻是這樣好,我們不伸手幫助他們嗎?我們在改變這些孩子的生命!

我們另外也辦了一個職業學校,招生的口號是「品德不好不要來,成績再差歡迎進來」,我們找初中畢業之後八門課沒有一門及格的,把他招進來培養成很好的學生,讓這些沒有希望的孩子變得很有希望;國家社會就是要讓每一個人有希望。

今天兩岸四地的朋友,大部分都在關心如何共創更大的利益,這是當然對的,但是在我們創造利潤之後,有沒有想過要怎麼樣使用這些利潤?

現在世界上最有錢的企業家比爾.蓋茲,每一秒鐘就賺250美元,有人說若他掉了1000美元在地上都不應該去撿,因為他的鈔票連起來,可以來回地球、月球十四次。比爾.蓋茲很有智慧,前幾天他發了聲明,要在辭世之時,把所有財產都捐出來。

我們中國人儒家講博愛,中國人是最有愛心的,各位偉大的企業家在努力經營企業,使國家和人民有好日子可以過,已經是了不起的好人,但是你們如果把後半段做得更精采的話,兩岸四地的華人可以創造更偉大的事業。(尤筱瑩整理)

王建軒

● 台灣前財政部長

● 曾獲1986年美國艾森豪獎、1992年亞洲最佳財政部長等獎項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