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IT是未來產業整合的關鍵

文 / 何壽川    
2005-12-01
瀏覽數 20,100+
IT是未來產業整合的關鍵
Line分享 articlefont

對我來說,這算是一個反省自己的場合。這十多年來,整個世界經濟快速轉變,特別是亞洲。因此今天的四個主題,都是在反省思考我們所經營的事業,在全球化趨勢的推動下,是否能夠往後有秩序地永續經營。

全球生產結構劇烈轉型

我們正面臨世界經濟版圖的轉型;放眼世界,全球的經濟成長率持續下降,一直到過去十年才略有上升; 而亞洲在歷經「日本第一」「四小龍」時代之後,現在於全球經濟成長率圖表上所呈現的數值,則是1980年代末期至今,中國大陸開放後所帶動的經濟成長。反觀台灣,從1987年後,經濟成長率持續下降,現在還在3.6%∼4.4%之間掙扎。

此外,估計也指出在未來五十年間,歐洲、日本的GDP產出將明顯被壓縮;美國雖然受影響,但還是有舉足輕重的分量。面對全球的變化,台灣卻沒有轉型的策略,也沒有配套工作,只能停滯在原地不動。

亞洲開發中國家最具潛力

專業人才成長率為一個國家的競爭力指標之一,若從金融、工程及生命科學這三個最需要專業人才的產業來看;金融方面,中國與印度成長均相當快速。美國則已是持平的狀態,將來也應該不會再有太大的成長空間。工程方面,目前中國主要是重工業跟電子產業;而印度則專注於軟體設計、服務跟精密工業;一般所知的則是軟體產業,但其實最近印度本國的大財團成長也非常快速。

值得注意的是中國與印度,這兩個地區人口年輕、有成長跟消費的空間;技術人員量多質佳,使他們能適任於高科技、高附加價值的工作。

目前中國已成為全球的製造中心,主因為製造業的興起,又能供應許多本地人才,使得大家都要到中國大陸設廠,不只是因為人工成本低廉而已。

不過,如果就長遠來看,大陸人工成本會開始逐漸上揚,因為持續性的全球化,高級科技人才一定會走向同工同酬的階段。

因此,世界上最具競爭力的製造平台已然成形,就在中國大陸;然而近來他們也開始意識到,不在管理、技術方面引進好的人才與國外資金,是沒有辦法建立品牌的。所以在製造平台成形的情況下,你就不得不以它會變成一個製造中心來考量。中國大陸會繼續走向開放,而他們的人才也會朝著這方向來培訓。

價格是另一個中國對世界其他國家的威脅。中國製造不只便宜,而是非常便宜,微利甚至無利的時代已經來臨;與歐美國家相比,不管是機械模組,或是皺紋紙等各項產品的價差,都相差幾十個百分點。產業的外移並不是愛不愛國的問題,因為中國大陸在世界製造業的平台經成形,一旦放棄,就會失去一個成為供應鏈上重要角色的機會。

下一步,台灣該怎麼走?

然而,台灣的機會點在哪裡呢?生物科技會是將來的趨勢,但台灣一直無法達到國外的水準,主因是生技產業需要的是非常資深、有經驗的人,但台灣目前都是沒有經驗、剛畢業的學生,其總數連美國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UCSF)的一個校園研究中心都不如。

但台灣也有機會,因為中國大陸在做生技藥物實驗時,美國人經常無法放心;藥一旦出事,賠上的都是幾十億、幾百億美元。所以他們開始對台灣有興趣,希望用台灣的水準與人才來平衡兩者之間的差距。

台灣快速工業化,卻也急速遞降工業化程度;不僅台灣,全世界的製造業都持續衰退中;這個沒有好壞的問題,只是經濟成形後,自然就會走往這方向。這個部分可以從各產業占GDP總值的比例來看。今年6月服務業已經超過70%,工業是27%。所以從供應面來講,台灣從工業化、快速遞減而最後慢慢地走向服務性產業發展。

IT整合金融平台

產業正朝向服務業轉型,只有活化金融業才能帶動服務業;因為金融是服務業的龍頭產業,到今年為止,台灣的金融產業大概占12%左右。不過金融是高度規則化的,每天都有新的規定出來;所以金融產業的人現在非常辛苦,少看一天報紙就可能會觸犯法律。

因此,如果要讓金融產業與國際接軌,就需要創新科技的投入。

目前正在發展的網路銀行或行動銀行(mobile banking)還沒成形,因就是因為安全;如果說為了安全,ATM就只能領現金,不該有其他功能,這是絕對不對的事。能不能領現金並不是那麼重要的事情,未來的金融平台應提供更智慧、更便捷的交易模式,並扮演整合供應鏈的核心角色。

然而,台灣金融產業如果要創新,就得靠IT平台;且由於平台具有不可限制的延展性,必須依據不同商業模式的特性來進行規劃,這樣才是在做服務業;否則,依銀行原先的作法根本不算做服務。

微生物也能小兵立功

全球的用紙量持續增加中,特別是未來亞洲的經濟體成形後,耗費的紙量更是難以估計,到那時根本沒有足夠的木頭或纖維可以供應。據此,我們做了兩個努力:一個是快生樹種的栽植,一個則是微生物在製漿、造紙上的應用。

過去二十多年的經驗裡,我們已經可以將十五年生的闊葉樹的生長期縮減為六年;所以現在亞洲地區——從印尼到中國大陸,栽種的全部都是六年生的尤加利樹,長得非常好,我們在廣東有一個廠,好幾個山頭都栽種著馴化過的尤加利,非常漂亮。

另外一個突破則是非木纖維的使用,除了因應上述情況之外,更是為了長遠的環保問題而進行研發。

造漿對環境的影響極大,主要是處理廢水的問題;而禾本科植物一直都是農業中最主要的廢棄物,如稻梗、雜草,以往一直無法用來造漿,因為必須先破壞草本植物表層的矽結構,才能取其纖維。

生物科技進入後,便同時解決了這兩個問題。利用微生物以及酵素進行前處理,再利用酵素破解植物的表層結構、去纖維化、漂白與脫墨;而後端副產品及廢水二次生物處理的過程中,也應隨時適性地調整微生物的種類與比例。我們在大陸有十五個與印刷相關的工廠,因為氣候、環境的差異,每個廠的微生物都不一樣。

突破性的產品和製程,只能靠科技;而這個科技是必須靠自己認真地往前走,才不會使一個已經不景氣的產業還是無法繼續發展。必須創新,才能成功轉型。一個例子就是我們已經不做銅版紙了,而是非常

精純的奈米級相片紙;能夠跳脫,才能再尋求產業的另外一個起點。

【精彩內容請見12月號遠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