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誰工作壓力最大

文 / 蕭愛鈴    
2005-06-01
瀏覽數 21,000+
誰工作壓力最大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中國加入WTO後,北京的許多企業合併重組,做出重大組織變革,由此引發了裁員等問題。人們不得不面對曾經遙遠的「失業」現實,感受到生存競爭的壓力。2003年春天SARS的爆發,進一步打擊了北京的經濟發展,工作壓力問題有增無減。

香港經濟結構則在過去二十年發生了大的變化,由製造業轉型為服務業;1997年的亞洲金融風暴、2001年的911事件又嚴重打擊了香港經濟。香港人受到了多大影響?我們對香港各行業的工作壓力進行了長達十年的調查。結果發現,香港的員工,尤其是白領專業人士,大概有四成感到工作壓力「頗高」及「很高」——以香港三百二十五萬在職人士來計算,大概有一百三十萬。

香港地區員工壓力大

北京、香港、台灣三地員工,誰的工作壓力更大呢?根據我們從1997年起做的三次調查,一般而言,北京員工所感受的壓力比香港員工低,但是北京員工近年來所感受壓力的增長幅度卻比香港員工大。

2004年,我們又在北京、香港、台灣三地訪問了一千零二十二名管理及行政人員,比較了三地員工在工作壓力程度、工作績效和自信心方面的差異。結果顯示,香港員工的工作壓力平均分(8.65)高於台灣(7.56)和北京(8.16)(編按:工作壓力平均分十二分滿分),這反映出他們所承受的工作壓力更大。此外,在工作表現和自信心上,香港員工的平均分均低於其他兩地的員工,表明他們在這兩個方面遜色於人。(見頁283表二)

令人擔憂的是,工作壓力影響到了員工的身體和精神健康。三地員工的心理健康問題都較以往嚴重,北京和香港員工的身體健康也呈下滑趨勢。

研究還表明,自信心高,對三地員工的工作績效都有正面影響,而人際衝突(例如,在工作中與別人爭論)和工作自決空間(例如,自己不能決定如何開展工作)均降低員工的工作績效。

工作壓力似乎成為每個職人乃至每個組織揮之不去的夢魘。怎麼辦?也許最重要的是瞭解壓力源所在。根據我們近年來的研究,缺乏就業安全感、過度工作、自決空間小和負面管理模式是當下主要壓力來源。比如,員工在工作過程中沒有多少決策權,創造性受到抑制,每天面對同樣枯燥的事務,久而久之,就會對工作感到厭倦,身心受壓。另外,經理人員承受的工作壓力往往更大,倘若把這種壓力宣洩到下屬身上,不體諒或欺凌下屬,就會給下屬員工帶來額外的壓力負擔。

如何有效紓緩工作壓力?

根據英國的一項研究,工作壓力引起的病假,可導致每年約八千萬工作日的損失,價值37億英磅。在美國,這種損失也達到30億美元左右。

如此說來,員工感受到工作壓力,一定會導致消極後果嗎?未必。每個人均有個體差異,面對壓力,「千人千智」,不同的人會有不同的評估。一般而言,首先評估壓力源是否與自己有關:有關但沒有威脅性、有關及有威脅性。其次主要評估個人是否有足夠的資源去應付有威脅性的壓力源,即我可以應付嗎?

在壓力評估之後,該怎麼有效紓緩壓力?壓力紓緩得當,可轉化為動力,反而能促進工作績效。

據一些心理學家分析,有兩種紓緩壓力的應對技巧:集中處理情緒、集中解決困難。社交支援——經驗分享,建立社交支援網路;下班時間與家人或同事共處,紓緩壓力;想一想怎樣使工作富有意義,以加強工作投入感;學習簡單的放鬆方法……,都屬於集中處理情緒的應對技巧,也可集中解決困難。比如將工作分拆為可完成的細節,並做前瞻性的計畫;進行理性的邏輯思考;管理好時間,即排列工作緩急、先後次序,下放權力,等等。

紓緩壓力要正面、理性

尤其值得提醒的是,儘量不要長時間地工作,應抽點時間休息、放鬆。積極樂觀的態度也非常有助於緩解壓力。

2002年,我們在香港、美國及以色列成功訪問了五百二十七名行政及經理人員(香港一百八十三名,美國一百九十四名,以色列一百五十名),並比較了三地人員的工作壓力及紓緩技巧。結果發現,有四類壓力紓緩技巧:一、放鬆及消遣(例如,運動、愛好、休閒)二、社交支援(例如,向好朋友傾訴)三、正面及理性的方法(例如,有效地分配時間)和四、行為方面(例如,吸菸或喝酒)。其中,積極樂觀、有效地分配時間和選擇性地集中精神(例如,把精神集中在某些具體的問題上)是常用的技巧。

研究結果還顯示,諸如分配時間這類正面、理性的方法,可以有效紓緩本地行政及經理人員的工作壓力,提高他們的工作滿足感。員工愈多使用正面及理性方法,身心就愈健康,對工作也愈感到滿足。相反,愈是用吸菸、喝酒等行為來排解壓力,身心健康就變得愈差。

既如此,為何不多用正面及理性的方法紓緩工作壓力呢?雇主亦應創造條件,多鼓勵員工參與集體減壓活動,如做運動、互相傾訴。相反,藉酒澆愁,只會適得其反,終究「愁更愁」。

工作與生活能否兼得?

取得工作與生活的平衡,是有效的工作壓力解決之道。根據我們與海外十四名學者進行的跨國研究,工作與家庭角色衝突是潛在的工作壓力源頭,工作可能影響家庭(例如,工作超時妨礙了陪家人的時間),家庭也可能影響工作(例如,要花時間照顧家人,而沒有足夠的時間應對工作)。

在我們看來,中國人的家庭觀念或可減輕工作壓力。員工在工作之餘多注重家庭生活,這樣即便工作量大或工時長,但回到家中可感受到家庭溫暖所帶來的生活滿足,從而抵消工作壓力的負面影響。

真實的快樂和喜悅、有意義的生活取決於員工的個人價值觀及工作目標。在工作目標方面,研究結果顯示,舒適的工作環境(例如,有良好的實際工作環境)、個人野心(例如,有機會被擢升至更高職位)和個人成長(例如,能符合個人興趣),是北京、香港、台灣三地員工認為重要的目標。而且,工作目標,尤其是舒適的工作環境和個人成長方面的目標愈清晰,工作績效就愈高。因此,在現今經濟不景氣下,縱使實際工作環境不太理想,只要員工能把提升個人成長定為工作目標,端正工作態度,也會有很好的工作績效。(本文、圖摘自《北大商業評論》2005年5月號)

2004年對三地的調查,中國人經常用以下方式緩解壓力:

(1)找尋消遣及康樂活動,如做運動。

(2)社交支援,如與上司或同事多溝通。

(3)積極及正面的方法,如盡力維持積極的心態。

(4)消極的行為,如當作若無其事,不做任何事情

(中國特色,類似道教的無為之態度)。

本文出自 2005 / 06 月號

台灣企業最需要的獎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傳產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