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從「媚日」變成「哈日」

文 / 劉鳳珍    
1999-05-15
瀏覽數 900+
從「媚日」變成「哈日」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像森林大火般,快速蔓延、無法遏止。「日本風」在台灣從早期的汽車、家電製品到現今無所不在的穿透力,不過幾年光景,台灣人的食衣住行已被日本文化徹底包圍。

從電視連續劇、卡通、廣告、電子雞、信用卡,乃至滿街醒目的「粉紅色誘惑」(或是污染?)——Hello Kitty也不放過你。在「市場法則」下,日本語文的學習跟著水漲船高,這從大學「日文系」的正名即可看出。

過去在不共戴天的民族仇恨意識下,學日文幾乎與「媚日」畫上等號,雖然民間經貿往來頻繁,對日語也有殷切需求,但教育部對大學培養日語人才始終持保守態度。一方面不鼓勵設系,另一方面則對設系名稱一律以「東方語文學系」稱之,不願正面承認「日語」做為一個獨立學系、值得學習的事實。文化、東吳、輔仁、淡江最初都是以東方語文學系的名稱招生。

這種「名不正」的現象持續了近二十年,直到民國七十年後,在較開放的社會氣氛中,各校才得以陸續正名為日文系。民國七十八年,「國立」的政治大學首先加入招生,台大也在五年前成立日文系。但據台大日文系主任何瑞藤表示,即使有這樣的轉變,當初台大提出要設日文系的構想時,也曾受到一些「反日情緒」的關切。

語言能力的訓練占了很大比重

走過不利的時空背景,學日文從「媚日」變成「潮流」,日文系在大學的「聯招地位」快速竄升,幾乎僅次於英文系;新的日文系也在近幾年不斷成立加入招生,如東海、銘傳、淡水等。不僅如此,日文更成為各級學校最多學生選修的第二外語。

日文系在大學裡由黑翻紅,最主要的原因當然是日本文化大舉進入台灣所帶來的衝擊。東海大學日文系系主任林珠雪以多年經驗指出,很多學生念日文系的動機其實都很單純,「看懂電視或漫畫。」一位以日文系為雙主修的東吳大學政治系學生,就是因為喜歡玩電動,為了增加功力而「發憤圖強」修日文。

目前各大學的日文系課程,語言能力訓練占了相當重要的比例,不像英語系那樣,可以在文學與語言之間均衡發展。一方面是因為多數學生進入大學前,不具備任何日文基礎,各系必須投入較多的課程在基礎語言訓練上;另一方面是日本的學位政策對博士有較嚴格的要求,連帶使得國內文學博士的師資來源受限。相較下,語言訓練課程對博士學位的需求度較低,大多只需碩士學位即可。

因此,當你看到某校日文系的博士師資人數遠低於英文系,或是師資主要以碩士為主,不用失望,其他學校不論公立或私立,情形也都差不多,博士大多介於兩到五位之間。

失去以「博士學位比」做為衡量一個學系的標準,還可以透過什麼方式來判斷最符合自己需求的日文系?

繼去年二十一所英文系的聲望調查後,今年日文系聲望調查的結果再度打破聯招分數的選填迷思,由東吳大學摘下聲望的桂冠。

脫穎而出的東吳日文系,在校內也被廣泛視為學校的招牌學系之一,在此次調查的三類分項中皆拿下第一名。為了避免重蹈英語教育的覆轍——學生無法開口說,東吳以出了名的嚴格教學方式加強學生的日語能力。

考不好就當,「而且當得很兇」是方法之一,甚至曾經出現兩位數字。沒有考到老師個別規定的分數標準,也要有被當的心理準備。除此外,老師還會不定時要求學生背書,或常常使出隨堂小考的「殺手@」。目前在中央廣播電台工作的熊其娟便以「恐怖但很有成就感」來形容這段學習經驗。

東吳也非常重視利用時事新聞做為授課教材,讓日語學習更加生活化,打破教科書用語的限制。

小班教學的現況皆不盡理想

對日本文化有高度興趣的同學,則可在淡江找到多元豐富的課程。相較於東吳的教師多數以「語學」為專攻,淡江的師資則以多元化見長。因此在課程設計上以培養「複合型人才」為目標,舉凡日本政治、經濟、歷史、社會文化、思想史,乃至勞工制度等各領域的課程都有開設。

和同校的英文系一樣,淡江日文系一年固定有三十五名學生可以在大三出國遊學一年,回來可抵免學分升大四,學生只需繳交淡江的學費就好,生活費自付,一年約需二十到三十萬新台幣。東海與東吳也每年提供學生十到二十名的遊學機會,目前以寒、暑假為主。

目前日文系畢業生最普遍的就業管道以教育和商務工作兩類居多。有鑑於此,位於管理學院下的銘傳應用日語系,首創「日語能力+專業」的課程設計。學生在大三時,可以依興趣選擇進入「經貿組」或「教育組」來加強第二專長。在整體學習上,日語占七○%,專業占三○%。

私立大學強調實用與多元,自稱「日文系中的晚輩」、但卻是資源最雄厚的台大日文系則有較濃厚的研究取向,文學方面所開的課程也是各大學中的翹楚,屬於語學和文學均衡發展的學系。

由於學生都有不錯的英語基礎,台大也順水推舟地發揮學生此一能力,開設各大學唯一的「日英對譯」課,加強學生的翻譯能力。此外,由於台北帝大的歷史淵源,在日文系未成立前校內就有一個「日文綜合研究中心」,各種日文史料與藏書收錄相當豐富,對教學與研究有相當大的助益。不過由於去年才有第一屆畢業生,台大的整體表現未來應該還有很大的成長空間。

不論是教學嚴格、課程多元、國際交流、第二專長培養或是以研究見長,每個人可視自己興趣來選擇適合自己的學校;但在這些特色外,有一個標準是不分學校都應該盡力做到的——小班教學。只是私立大學受限於經費問題,國立大學又處於起步階段,在師資有限下,目前各校的小班教學人數不盡理想,約在二十到三十人之譜。

就業出路

對有志投入日語教學工作的畢業生來說,在教育部同意高中開辦第二外語後,又多了一個機會,目前日語教育協會正在積極促成此事。預估各高中所能提供的第二外語中,日文將成為重頭戲。

有志於教學工作的人,可以在就學期間開始準備,多用心在語言基礎的扎實上;另一方面若校內有教育學程,也不妨去修一修。若想先繼續升學,以後再從事教學工作,台灣有許多日語研究所側重語言教育。

如果不打算升學,也不想從事教育類工作,朝商界發展也是個不錯選擇。中、日兩國經貿交流頻繁,日語人才的需求很大。但對日文系畢業生而言,想在這個領域長期發展、有所斬獲,懂日文只是「必要」條件,而非「充分」要件。第二專長的培養非常重要。

目前日文系畢業生在商界大多從行政或事務性的工作做起,有關經貿方面的專業知識,大多是「做中學」,在學習中一點一滴累積,這也是個不錯的方法。不過若在大學時期就有機會學習這方面的知識,可以多多把握,看是要修系上開的課,或是到商學院修相關課程。

媒體文化工作近幾年在「日本風」的潮流下,為日文系學生創造不少就業機會,特別是翻譯工作,包括新聞編譯、雜誌書籍編輯、商品翻譯等等。

學術﹕教師、學者

編譯﹕翻譯、新聞編譯、編輯

商務服務﹕商務人員、導遊、空服員、秘書

公家機構﹕政府經貿人員、公務員(新聞局、外交部)、海關人員

從文化差異的

 觀點自我調適

林小薇,三十一歲,東吳大學日文系畢業後就進入商界工作,目前在三菱商事化學品部擔任資深專員,負責國際貿易工作。她對新鮮人的建議是:「大學四年,有時間應多培養第二專長。」   

   ◆   ◆   ◆

說來有趣,當初會進入日商公司工作,是因為應徵條件中需要會日語,然後這麼一待就是七年。這七年來學到的東西還不少,不管是國際貿易的知識,或是在日商公司工作應有的人際交往態度。

剛進公司時,我對國際貿易一點概念都沒有;什麼是信用狀,什麼是擔保提貨,完全不知道。對於經貿方面的知識,幾乎是靠這幾年拼拼湊湊才知道怎麼一回事。如果大學四年有多餘的時間可供安排,修一些商學方面的課,對以後一定有幫助。畢竟不是每一家公司都有職前訓練或人才培養的計畫。

我的工作內容必須常和不同國籍的客戶接洽,日、韓、歐美等國都有,幾年下來,對自己視野的開拓幫助很大。當然很多細瑣的事情也學會不少,例如如何訂到最便宜的機票。

日商公司的工作,往往適合穩定性高的人。對男孩子來說,按部就班的經歷很重要,發展還不錯;女孩子若是太有野心,比較不適合。這和日本文化有很大關係。在穩定的考量下,日商公司的流動性相對較低。我們同仁彼此之間常會開玩笑說:「你做新人幾年?」我自己是五年之後才有新同仁進來我的部門,有一個部門的同事則是做了十二年。

台灣女孩子的地位是比日本高的,但在日商公司,倒菸灰缸、洗杯子、擦桌子幾乎是免不了的。以前還好,現在愈來愈多人不接受這套標準。剛開始我也不服氣,但後來從文化差異的觀點去看,才調適得比較好。還有,資深、資淺的輩分觀念在日商公司也很受重視,男同事之間又特別明顯,這種觀念被視為職場中的重要倫理。以前我聽前輩說過:「在日商公司不會做事,但至少要會做人。」所以,若你是屬於「觀念型」的個性,無法接受這種辦公室文化,最好不要考慮日商公司。

當然,這些觀念在學校時老師都會提醒,系上文化也有類似的模仿,例如特別重視學長學姊制等。但適用的環境畢竟不一樣,有些人進入職場後才發現自己無法接受。

整體來說,一般的日商公司對日文系畢業生的接受度都還滿高的,對能力的重視也愈來愈大於對資歷的考量,因此,大學時就培養第二專長,會讓自己多一點機會。

(劉鳳珍採訪整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