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在專業之外另開一扇窗

文 / 季欣麟    
1999-05-15
瀏覽數 700+
在專業之外另開一扇窗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也許在某年某月,我再次來到交叉路口,選了那條人跡罕至的路,一切均將不同。」六○年代過世的美國詩人福斯特(R. Frost)經由他著名的詩作「未竟之路」(The Road Not Taken),道出永恆的抉擇迷思。

少年十五二十時,正是人生面對最多選擇的年紀。特別是選系,讓年輕學子徘徊在無數交叉路上,躊躇難安。

收到學系錄取通知,並不決定你的一生,轉系與輔系帶你繞行交叉路,盡覽兩地風光。

轉系通常需要較強的意志力與學業能力。通常招收比例小,只占全系五%以內,或有人轉出才招收。熱門科系轉系錄取率低,要求第一學年的平均成績達到一定標準,且通常要求筆試、口試,有的還需修過該系的某些課程。這些熱門科系包括法律系、電機系、資訊系、財務管理系、醫學系(很多不收轉學生)、新聞系、外文系等,但各校詳細規定與錄取狀況又各有不同。

所以轉系變數很多,通常要提早準備;一方面將第一學期成績念好,一方面蒐集考試相關資訊。事前可以向有經驗的學長姊請教,旁聽該系的課程;最直接的方法是找該系系主任約談,瞭解該系的課程與內容,包括轉系條件等。

可帶走的盛宴

一般科系比熱門科系容易轉。有的只需成績及格,通過面試,瞭解轉系的真正原因與意願後,即可轉入。這些科系包括物理系、中文系、社會系、營養學系等,但也會因各校及當年度申請人數而有不同。

目前像元智、中山、南華管理學院等校都在推行大一不分系,清大的電機資訊學院也正考慮大一不分系。許多學校對轉系的態度日漸開放。

現在不管在實務界或學術界,均盛行跨學科整合,若無法轉系,修輔系是很好的選擇。一般修輔系也有名額的限制,但名額較多。通常申請學生只需具備基本的成績表現,就有機會申請;但也有少數熱門科系需要較高的成績標準。

輔系需要的是時間。「時間管理很重要,」一位私立大學學生既在電台打工,又修輔系,同時也有家教,他每天起床都要將當天的行程排好,包括空堂時間,也會安排看書或與同學碰面。

輔系等於為自己開了另一扇窗。大葉大學校長劉水深表示:「有工作經驗或他系經驗,可幫助大四選擇專業課程及生涯規劃。」大葉就鼓勵學生選輔系,並不另收學雜費。

一位國立大學電機系的同學,因為旁聽建築系課程,對建築有興趣,研究所就改考建築所,並獲得錄取。

輔系等於是一個精簡學程,可修習該系主要的核心課程,對該系的主要研究可建立清晰的基本架構。修法律輔系,有利於考學士後法律;修醫學院輔系,有利於考學士後醫學;修管理學院輔系,不僅可增加專業之外的管理知識,也有利在各個領域走向管理階層,且較有全面性的觀照。台大工學院轉管理學院的例子,屢見不鮮。

現在強調科技與人文的結合,除了通識課程,修習文學院或社會科學院為輔系也值得鼓勵。作家朱少麟回憶在公關公司工作時,因為讀了許多社會學作品,「使我看得比較遠,」所以在職場不計較瑣細的鬥爭,反而表現得優秀。

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大一剛進哈佛大學修課時,一位中年教授指點他:「人文學是西洋文化歷史的介紹,應該對你很有意義。」於是人文學就成了他在物理、數學、化學和英文外的第五門課。

因此,在哈佛一年中,張忠謀讀了荷馬的《伊利亞德》、密爾頓的《失樂園》和莎士比亞劇本,加上在英文課中受啟發所念的海明威、費茲傑羅、珍奧斯汀等作家經典,他承認當時閱讀的多與廣,是後來一直所不及的。哈佛短短一年(後來他轉學到麻省理工學院),就成為他口中「可帶走的盛宴」。

多面觀照與人文素養的捷徑

輔系就是一個加深你多面觀照與人文素養的捷徑。面對世紀末混沌的變局,光有一技在身,已難面對十倍速的挑戰。

轉系與輔系均在探索你的潛力本質。心理分析學者希爾曼(J. Hillman)在《靈魂符碼》一書中指出,人都有一種「生命橡實力」,就像橡樹果實一樣,註定要長成某種大樹,這種命運的感召,就存在每個人不同的個性中。不發揮你的潛力本質,就像生命已被竊占。

在義守大學就讀三年級的林俊呈,從電子系轉到國貿系。他高中選組時聽父親指示,選擇第二類組,就發現選錯了組。英文、國文、歷史等科目,他可以輕鬆讀到八十分,理化只是普通,但轉組後,要花更多時間在數理科目上,成績落後很多,也讀得很辛苦。

勉強上了電子系,喜歡看書的他,在圖書館讀的都是有關企管、社會方面的書籍,沒有一本與本科系有關。因為企管系缺乏轉系名額,後來找國貿系主任談,同時以「國貿系可以考會計師」,說服覺得只有自然組才有出路的父親,才成功轉到國貿系。現在的他,每週旁聽易經,並在國貿系的法律課程中找到興趣,「別的同學好像沒什麼興趣,只有我很想發問,」他現在正準備考東吳學士後法律班。

人生的轉折,正如詩般奇妙。瑞士心理學家榮格(C. Jung)曾經鑽研鍊金術十幾年,寫了十三本相關的書,最後認為鍊金術啟發他在潛意識研究中的一些觀點。印象派大師塞尚曾被巴黎美術學院退學,後來才不受古典畫法制約,自創畫派。反觀台灣,中研院院長李遠哲若不是當初從台大化工系轉到化學系,也許就沒機會成為諾貝爾獎得主。

大學生涯的確蘊含寶藏,善加規劃轉系、輔系及年輕生命,誰知道你以後會不會變成張忠謀、朱少麟、李遠哲、榮格,甚至塞尚第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