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企圖心最強進步最多的大學

文 / 季欣麟    
1999-05-15
瀏覽數 900+
企圖心最強進步最多的大學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一名成人不論在體型、智力、經驗上,都比一名小孩具有優勢,甚至大幅超前。同樣的,各個大學之間,也必然面臨規模、研究實力與資源累積的差異。

曾長期在美國麻省理工學院、伊利諾大學等一流學府任教的清華大學校長劉炯朗,回答如何與世界一流大學競爭時,只說了一句話:「再給我們五十年。」他認為哈佛大學有過百年的歷史,諾貝爾得主不計其數;台灣的清華大學僅有其一半歷史;清大電機系的教師約三十人,而麻省理工學院的電機系教師卻上百人,懸殊立見。

因此,《遠見》在製作大學學術聲望調查時,特地針對不同面向做大學聲望的評價。除了私立、新興、醫科與師範體系大學的分類排名外,更設計「企圖心最強大學」與「進步最多大學」兩項調查,瞭解各校校長、行政主管與各學院院長心目中,近五年來,企圖心最強與進步最多的學校。

本次調查在約四百份大學聲望回收問卷中,有近七成的人回答,扣除自選的問卷後,做出票選的排名結果(表一、二)。

元智大學雄踞第一

企圖心表現了大學的活力聲望;進步最多則呈現自我成長的聲望。

十歲小金童元智大學,即以大衛打敗巨人歌利亞之姿,在企圖心(五十一票)及進步(四十四票)兩項調查上,均以超過第二名一倍的票數,在活力與自我成長的聲望上,獲得外界的青睞,雄踞第一。

活力表現在政策的靈活創意上。元智大學創校就率先推行校園全面資訊化,學生必須上網查成績,所有公文都在電腦上執行傳送。現在包括台大、政大、中山等大學,都跟進全面行政資訊化。「沒上學校網路,幾乎變成白痴,」畢業好幾年的元智校友彭振坤回憶,當初上課改教室,沒有上網查看,就跑錯地方;網際網路當時還未盛行,覺得學校很先進。

元智並推行專業實習制度,促進理論與實務結合。大約六年前,從資工系開始,除了新增的外文系、中文系還沒有大四學生外,大四一學年全面實行一週三天到外面公司實習的制度。跟外界繁密的接觸,也促成元智在創新育成中心的成功。

元智也率先打破教師薪資固定的陳規,以高薪資吸引教師。因為創校時股市上萬點,元智有一筆雄厚的創校基金,一年產出三、四千萬的利息,所以教師平均薪資高出國立大學教師二○%至三○%;吸引了美國史丹佛、柏克萊、交大、清大等國內外知名大學教授,接連帶動學術研究、教學的活力。

自我成長則表現在研究與教學方面。元智化工系的SCI論文數世界排名,從一九九七年的第二十四名,進步到一九九八年的第十五名。全校總研究成果也年年成長,對外研究計畫總金額從八十二學年度的七千萬元,成長到八十六學年度近一億兩千萬;一九九二年至一九九七年SCI論文篇數五年平均成長率也達到約二六%。

教學方面則在今年創先完成教學品質保證的ISO9001。從課程企劃到教學回饋都系統化管理,來提升教學品質。所以,在教育部私校評鑑中,元智的辦學績效得到八次優等。「我們要廢除老二哲學,」元智大學校長王國明點出,大學應該自我成長,並追求卓越。

然而,人事異動帶來變數。曾任行政院研考會資管處處長、清大校長特別助理的王國明,將在今年任滿離開。他以豐富的行政經驗,在元智推行創新政策,帶動風氣,使員工願意工作到晚上七點,是元智成功的重要因素。他離開後,繼任者是否能妥善管理,制度是否能持續,將面臨衝擊。

老大學揚棄守舊,推動改革

老大哥則開始警醒。清華大學在企圖心與進步最多兩項調查中名列第二。成大在進步最多一項,與清華並列第二。資深老人台大的企圖心則名列第三。

今年四月號的《亞洲週刊》如此描述七十歲的台大:「以守舊被批評的台大,改變之風已經吹起。」

現在台大有七成的學生上網對教師做評鑑;跨學科的整合正在進行,明年將成立的癌症研究中心,結合不同科系的教師資源;今年一月,校內行政主管還找顧問公司來解釋ISO品質認證的內涵;更推行網路教學,將課程內容、甚至繳交作業都上網。

大約僅有台大四分之一規模的清大,活力與自我成長居國立大學之首。「台大像大象,我們比較靈活、輕快,」清大教務長彭宗平指出,學校行政效率較高,他校一個月還下不來的公文,清大一星期就可批准。

研究活力旺盛也是關鍵。師生七○%的住校率,教授投注研究的時間增多,晚上研究室通常燈火通明。根據《遠見》調查,清大在教師每人論文發表篇數與每教師國科會研究計畫件數,都居第一。

清大近年來更積極發展社會人文學科。除了設立藝術中心 ,茁壯人文社會學院,還準備在兩年內成立科技管理學院。

同樣歷史悠久的成大過去強調腳踏實地的教學,近年來,在研究及與社會互動上都快速成長;校外研究計畫金額三年來從十億進步到十八億,增長將近一倍;推廣教育收入更從去年六、七千萬,增加到一億。成大曾經將市政府的廢土拿來興建水利系龐大的水槽實驗室,建設過程沒有動用教育部經費。

「大學要跳脫公務員心態,」成大校長翁政義表示,大學競爭愈趨激烈,辦學必須有實際的績效。在去年教育部對公立學校的評鑑中,成大就拿到六項最優、三項次優。

中生代大學不遑多讓

除了清大、成大等老大哥,與元智、長庚等新秀,十九歲的中山大學算是受到相當肯定的中生代;在企圖心及進步兩項上,分列四、五名。由管理學院院長轉任校長的劉維琪,強調將經營管理的概念注入學校教學、研究、行政、服務等各環節;陸續推出保證就業方案、獎學金政策及行政ISO9002等政策,其他學校行政主管下班,中山大學的主管還在開會,行政人員做事則要依據作業流程手冊。今年中山更將教務處原來四組打散,依照學生需要改成教學事務、招生事務、綜合業務、資訊出版、進修教育等五組,並實行行政系統的全面電腦化。

「劉校長帶動校內的活力,」歷經兩屆校長的中山大學教務長蔡穎堅表示,劉校長上任後,他常常都要跟加班同仁說對不起他們的家屬,但是學校各方面則有提升。

中山大學的企圖心十分顯明。大約三年前,劉維琪喊出兩年內中山進入亞洲大學前五十大,在短時間就達到這個標準。根據《亞洲週刊》亞洲頂尖大學排名,去年中山大學名列第十八名,今年第二十二名。

大學急切的企圖心,也引來爭論。一位校長就直言批評:「大學不能當做企業經營,或是只知以ISO、獎學金等名義譁眾取寵。」

企圖心與進步的背後,象徵教育環境的大轉變。新舊大學都必須不斷保持活力、維持成長,才不會遭淘汰。經費上,教育部大餅可分得的部分,日益縮小;在招生上,學生選擇不斷增多,想要招到好學生,需有實力與特色。

在此「策略轉折點」,思考學校發展的方向與價值,是大學當前必須面對的跨世紀挑戰;同時,對於大學教育理念的多空交戰,勢必引動波瀾。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