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聽什麼音樂最勁爆

文 / 陳子鈺    
2000-02-15
瀏覽數 800+
聽什麼音樂最勁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尼采曾說:「人的生活不可以缺少音樂。」

走過台北的西門町或東區,音樂聲不絕於耳;有來自街頭表演,有來自唱片行的擴音器。無論音樂來自何方,也不論東、西洋,這些音樂只有一個特點── 流行。

不管你有沒有看過日劇「魔女的條件」,宇多田的「First Love」一定是令你耳熟能詳;你也許認不得「男孩特區」(Boyzone)有哪些人,但是只要聽到他們的「No Matter What」,一定也會哼上兩、三句。電視上的音樂廣告一天比一天打得兇,歌手來台灣宣傳也一年比一年多;當然,唱片行也一家開得比一家大。在這樣的環境下,聽眾對流行音樂的感染力都在潛移默化之中,對流行音樂的品味及鑑賞力自然有一定的程度。

談到流行音樂的入門,《BOOM》雜誌總編輯張偉明說,「現在大學生沒有人需要入門了。」這一代對東西洋音樂或多或少都有接觸,因此,對他們來說,介紹入門或是真正時下Hito(流行)的音樂是不必要的。他們早已對羅比威廉斯(Robbie Williams)的歌如數家珍,對安室奈美惠瞭若指掌,過年時守候在電視前看日本紅白歌唱大賽的也大有人在。

認識主流音樂,但不見得要認同

對於時下有些年輕人盲目地追求主流的音樂價值,樂評人馬欣並不認同。「我不贊成沒有聽什麼就很落伍的想法,」馬欣說,「主流價值可以去認識,但不見得要認同。」

追本溯源,流行音樂和人與社會行為息息相關,可以反映當時的現實社會。在西方,流行音樂代表了當時的青少年文化,不同的時期有著不同的曲風分野。千禧年到來的同時,不妨回過頭去聽聽以前的西洋搖滾,聽代表性人物的音樂。

六○年代,正值越戰時期,美國形成一股反戰、反社會的意識。張偉明及馬欣一致認為巴布狄倫(Bob Dylan)是當年的代表人物。靠一把吉他、一支口琴,巴布狄倫唱著當時的流行音樂,也唱出了社會寫實。「誰」合唱團(The Who)也被馬欣選為當時的代表。

七○年代是Rock&Roll的年代,也是女性自覺的年代,女性獨立搖滾及民謠歌手不可不聽。張偉明推薦「莉莉絲音樂節」(Lilith Fair)專輯,這是一張女性歌手的合輯「A Celebration of Women in Music」,收錄全世界重要的民謠女歌手,目的在喚起女性自身的權益。

七○年代同時也有很多概念性的專輯,有很多音樂並不是以商業為目的,而是以藝術為概念。玩流行音樂的人往往是詩人、藝術家,人文色彩很重。平克佛洛依德(Pink Floyd)的「The Dark Side of the Moon」最為張偉明所推崇,「這張七○年代的專輯到九○年代還在賣,」他說。平克佛洛依德的音樂賣的是前衛,他完全打破樂理的章法,將音樂與影像結合。藝術家喜歡聽他的音樂,因為不嗑藥就有嗑藥的效果。此外,主唱死於愛滋病的「皇后」合唱團(Queen)也是非常前衛、有概念的音樂。

張偉明特別介紹同時崛起的瑞典民謠樂團ABBA。ABBA結合了Disco及地方音樂,許多歌曲至今都還膾炙人口。電影也常用ABBA的歌曲做為配樂,如澳洲電影「妙麗的春宵」。

八○年代百家爭鳴,也充斥著荒廢的偶像文化。馬欣推薦出身自地下樂團REM的「Out of Time」,透過意識流內涵的歌詞自省,也表達對政府的不滿。貝克(Beck)的「歐迪雷」(O’delay)也是X世代的代言歌曲。

九○年代是電子音樂的年代,化學兄弟(Chemical Brother)可稱得上是此時的代表。日本歌手濱崎步的音樂也是非常電子,但是馬欣表示,這是幕後製作的功勞,而不是個人的功勞。

主流音樂的未來趨勢

至於二十一世紀音樂該怎麼走,似乎仍然抓不出方向,馬欣如此認為。

但張偉明相信二十一世紀的主流音樂將是世界音樂或民俗音樂。他強力推薦愛爾蘭當地最負盛名的樂團-The Chieftains的「Tears of Stone」。這張專輯是跟其他的國際藝人合作,透過這樣的合作告訴世人:一個音樂新世代的來臨。另一張Putomoya的「One World」也是一個世界大同的概念。

張偉明強調,這是一張帶有濃郁人文色彩的專輯,從畫有各民族的唱片封面,即可以看出「世界在音樂之下統一了」的理念。

即便有藝人紛紛來台宣傳或開演唱會,如日前來台的英國少男團體「911」,就連瑞奇馬汀也有可能來台二度開唱,但是業者多半認為西洋流行音樂的市場已有逐漸式微的趨勢,急起直追的是來自鄰國的東洋音樂,從「美夢成真」來台演唱的人氣指數即可說明。

艾迴音樂東洋部總監梁秩誠推估,目前東洋音樂的市場占有率大約占音樂市場的一一%至一二%;再過五年,他有信心東洋音樂將和西洋音樂並駕齊驅。「未來的西洋音樂會很吃力,」人稱Makoto的梁秩誠從近十年前就看好東洋音樂這塊大餅。

只要看看一天接觸東洋及西洋的時間,便可知音樂的消長。過去打開電視,觀眾看的是「三人行」「朝代」,聽的是「木匠兄妹」;而現在看的是「神啊!請多給我一點時間」「電視冠軍」,聽的是「宇多田」,連廣告都是用「Moshi Moshi」。日本音樂的貫穿力可想而知。

東洋音樂流行的濫觴

日本音樂在台灣的起源首推「恰克與飛鳥」是無庸置疑的。當時他們的「Say Yes」隨著電視「一○一次求婚」而走紅,從此,開啟了台灣及日本音樂之間的大門。

「你要關心東洋音樂,就不得不聽恰克與飛鳥的歌,」從小就開始聽日本音樂的Makoto說。替MTV中文網寫音樂猛稿的顧嘉猷也有同感,「恰克與飛鳥是將東洋音樂推到亞洲的里程碑。」

如果你尚未一窺東洋音樂的堂奧,梁秩誠建議採取日劇的角度入門:好比你看了「魔女的條件」,對戲有感覺,再去聽宇多田的「First Love」,會更容易接受。

現在要聽東洋音樂,梁秩誠建議大家從當下最流行的 R&B(節奏藍調)聽起。宇多田,即是集全日本 R&B於一身的歌手。「九九年日本樂壇如果沒有宇多田,講到這個樂壇的任何談話都不成立,」他深信。姑且不論太深奧的音樂,至少它在日本創下七百多萬張的空前銷售量,就值得買來聽聽。

宇多田的 R&B並不代表所有的 R&B。「你不能只聽宇多田就說你喜歡 R&B,」馬欣表示,「如果你真的喜歡R&B,就要聽完全部的 R&B。」因此,如果你對這樣的音樂有興趣,不妨回過頭來聽聽米希亞(Misia)或 UA的音樂。

若想接觸當下更深、更有思想的音樂,新人Tina或 bird也都是不錯的管道。

如果你不是因為當下流行,想一窺小室家族的思想,梁秩誠及顧嘉猷都異口同聲推薦地球合唱團(Globe)的音樂。畢竟,小室在日本的音樂史上占有重要的一席之地。

日本視覺派樂團

除了恰克與飛鳥、R&B及小室家族之外,日本流行樂壇上有一個獨特的派別──視覺系。

國語音樂沒有辦法滿足而又嫌西洋音樂過度吵雜的人,梁秩誠建議可以嘗試聽聽看屬於日本搖滾音樂的視覺系。視覺系很多是來自非東京地區的地下樂團,以艷麗的打扮吸引眾人的目光,音樂也十分有創意。

視覺系藝人包括:透過日劇走紅的月之海(Luna Sea)、Glay、彩虹以及始祖 X-Japan。

當電子音樂風興起時,就不得不提到日本混音天后濱崎步。混音在過去來講是票房毒藥,但是濱崎步卻可以將一首單曲做四次不同風格的混音,創造了日本新一代的混音風。

透過音樂,人與人之間打破了文字的隔閡及語言的疆界。不論東洋音樂也好,西洋音樂也罷,套一句顧嘉猷的話,能夠感動人心的音樂就是好音樂,都值得你細細聆聽。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生活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