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殘缺可以是恩典

文 / 林淑真    
2000-02-15
瀏覽數 450+
殘缺可以是恩典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一九九六年十一月十三日的秋夜,剛進入早稻田大學的乙武洋匡無法安睡,被「今後我到底該怎麼生活?」「我想成為什麼樣的人?」「什麼是我最重視的?」等問題困擾著。

輾轉反側想著自己與他人有什麼差異,乙武發現他與其他人最明顯的不同就是──他是殘障者(雖然他到那時從未意識到不便)。「既然有殘障者做不到的事,應該也有只有殘障者才能做到的事,」他靈光一閃,「如果我擁有上天賜予的這種使命,卻沒有善加利用,那豈不是枉費我擁有這種殘障,活得太浪費了。」

對他而言,忽略自己的殘疾,是坐擁寶山而不自知。「我真是太厲害了,只有我沒有手、沒有腳,」九九年十月二十九日乙武洋匡在台北會議中心一場與民眾對談的記者會中這樣說,正字標記的陽光臉上,挾著自信與調皮。

父母的樂觀是乙武一生的祝福。一出生即被判定為原因不明的「先天性四肢切斷」,乙武的母親第一次見到這個特異的孩子時,一反常人的呼天喊地,反而從心底發出一聲「卡哇依(真可愛)」;父親更是興沖沖地為乙武起了個開闊、充滿期待的名字「洋匡」,希望他有像太平洋一樣寬闊的胸襟,能夠匡正社會。

進大學後開始推動無障礙運動

從小不論父母、身旁的師長、朋友,都視乙武為正常人。他自小即習游泳、打籃球,呼朋引伴,儼然孩子王。進了大學後,除了課業、參加英文社(English Speaking Society)之外,乙武更「利用自己的長處」,參與社區環保活動,與企業合作,提出請願書,促請校方加速推動大學無障礙。

在眾人的協心齊力下,早稻田一九九八年完工的新校舍,成為備有電梯和殘障用廁所的「無障礙校舍」,校園的階梯也鋪上板子,讓輪椅順暢通行,成為「對殘障者開放的大學」。

由於早稻田無障礙運動的成功,乙武受邀到日本各地演講,場次多時,一個月甚至將近十場,他戲稱自己是「利用演講的空檔去上學」。早稻田無障礙運動之後,乙武更接著推出「從無障礙到全方位設計的一九九七」活動,推動老年人與殘障者的自由遷徙旅行,將關懷從校園擴展到早稻田社區。一連串的活動,讓明年即將畢業的乙武說,「我現在要好好準備我的論文了。」

本身是小兒麻痺患者、戮力台灣殘障福利工作的台北市勞工局身心障礙者就業資源中心組員唐峰正,將在明年前往日本私下向乙武取經。面對台灣的障礙環境,唐峰正認為乙武的經驗「可供台灣人引為借鏡」。但目前日本有障礙的環境仍不少,他期待乙武畢業後能將校園內的小愛,更進一步化為社會中的大愛,讓日本成為對殘障者最優渥的柏克萊。

乙武則希望自己未來能成為一名優秀的新聞記者。目前已經在日本電視台擔任節目主持人的他,來台時還小露了一手對自己訪台行的報導,「今天有一個奇怪的物體從日本來到台灣,到底是什麼樣的東西呢?會發生什麼樣的事呢?這三天讓我們拭目以待。」

殘缺可以是恩典。「看到乙武,人再也沒有悲傷的權利,」誠品書店總經理吳清友說。

乙武洋匡小檔案

年次:西元一九七六年

血型:不清楚

星座:牡羊座

生日:四月六日

學歷:就讀日本早稻田大學

政經學部四年級

經歷:日本TBS電視台「新聞的森林」企劃主播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