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拜登「武力護台」失言又收回,美國模糊戰略是好是壞?

文 / 傅莞淇    
2022-05-26
瀏覽數 12,450+
拜登「武力護台」失言又收回,美國模糊戰略是好是壞?
美國總統拜登(中)展開上任以來首次亞洲行,目的在啟動「印太經濟架構」(IPEF)。圖左為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圖右為印度總理莫迪。President Biden推特
Line分享 articlefont

美國總統拜登首次出訪亞洲,再度「失言」表態美國願在中國武力犯台的情況中進行軍事介入,而後又重申美國對台政策不變。這接二連三的「非模糊」戰略,是否可被視為朝向明確化靠近一步?對台灣又有什麼樣的風險?

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5月20日展開上任以來首次亞洲行。此行焦點是正式啟動反映美國印太戰略的新地區結盟關係「印太經濟架構」(IPEF),但途中拜登的再度「失言」,吸引各界目光聚焦於此行背景中的中國因素。拜登本人也在24日重申,美國對台政策沒有改變。

前一天,在東京接受記者提問時,拜登表示在中國武力犯台的情況下,美國將軍事介入。此話一出,白宮幕僚及國防部長奧斯汀(Lloyd Austin)皆趕緊解釋,美國對台政策並未改變。

延續川普政權對抗意識,影響對台策略?

但這已是拜登過去一年間第三次在回應與台灣相關的問題時,做出了偏離美國對台秉持的「戰略性模糊」的發言。白宮幕僚也都在總統「失言」後緊接著重申,美方政策不變。

而且這次武力護台說的發言地點及時機,都更加敏感。

拜登親自前來啟動的IPEF,也普遍被視為是美國抑制中國大陸影響力的新國家集團。外界難免質疑這是否真是「失言」。即使真是失言,北京又會怎麼看待這接二連三的美國總統失言?

延伸閱讀

印太經濟架構牽動亞太經貿局勢,台灣可能連CPTPP也落空?

部分專家認為,美國實際上的對台政策可能正在轉變。

多年來,美國秉持模糊戰略的考量是迴避軍事衝突風險。既對中國大陸送出相當程度的嚇阻性暗示,也降低台灣做出挑釁對岸行動的可能性。

不過,隨著中國大陸的經濟及軍武實力逐步提升,華府也在升溫的競爭關係中強化了對應大陸的態度。戰略性模糊等國安策略是否為最適合「威懾」北京的做法,也受到討論。

拜登政權雖不如前任川普(Donald Trump)那樣具鮮明對抗性,但仍延續了關稅、制裁中企等「抗中」政策。可能顯示面對中國大陸的鷹派意識已逐漸在美政壇紮根。

加拿大亞伯達大學(University of Alberta)前政治學教授姜聞然便觀察,對北京來說,美國對中國大陸的敵意並沒有因拜登上任而改變,只是戰術改變了。在北京眼中,美國在亞太地區的行動是在拉攏周圍國家,聯手阻擋中國發展及崛起。

未消除不確定性,但仍稱不上「明確」

支持美國從「戰略性模糊」走向「戰略性明確」的人士認為,白宮幕僚(與拜登本人)的政策不變說,使得美方立場仍不夠明確,不足以嚇阻中國大陸避免與美國正面衝突。

美國外交關係協會主席哈斯(Richard Haass)便對《華爾街日報》(WSJ)表示,這提升了美國會直接聯防台灣的觀感,但並沒有完全消除不確定性。

美國共和黨參議員柯頓(Tom Cotton)在推特上寫道,維持模糊戰略對中國大陸反而是挑釁,而非威懾。3月親訪台灣的前美國國務卿龐佩奧(Mike Pompeo)亦持類似觀點,認為這種困惑性可能鼓勵大陸發動侵略。

美國前國務卿龐佩奧(Mike Pompeo)3月曾訪台拜會蔡英文總統。總統府提供圖/美國前國務卿龐佩奧(Mike Pompeo)3月曾訪台拜會蔡英文總統。總統府提供

過於模糊削弱威懾力,恐反挑動中國行動

而另一派支持延續「模糊戰略」者則認為,軍事性的護台承諾可能煽動戰火,進而把美國拉入武裝衝突中。既不利於美國自身利益,也無益於地區和平。

美國前駐中大使羅德(Winston Lord)在聲明中表示,拜登政權沒有必要改動過去數十年來都相當有用的模糊戰略,就可以持續嚇阻大陸不出兵台灣:「如果拜登繼續這樣(失言),可能會釀成大事(big deal)。」

延伸閱讀

大國博弈,中美精準脫鉤能比中美貿易戰還可怕嗎?

美國「德國馬歇爾基金會」(GMF)亞洲計畫主任葛來儀(Bonnie Glaser)也擔心,拜登反覆失言最終會削弱其威懾力,進而使北京認定自己應在掌握優勢時,先發制人採取行動。

美智庫蘭德公司最近發布的一份報告,便評估了美國在大陸封鎖台灣時的應對能力。報告認為,大陸的經濟實力勝於台灣,長期上具有優勢,而美國目前的能力不太可能阻止乃至於反擊大陸對台的經濟封鎖行動。

對此,美國傳統基金會資深研究員成斌(Dean Cheng)亦認為,如果美國準備放棄模糊策略,轉向最好要快速一點,否則大陸可能會想在美國做出明確宣示前採取行動。

拜登個人立場,抑或模糊新定義?

不過,拜登三度「失言」、又重申對台政策不變,可能已表示戰略確實仍不明確,或是遊走在亦有風險的中間地帶。

美國國務院前亞太助卿羅素(Daniel Russel)認為,這些言論至少暗示了拜登個人傾向在武力犯台時美方應做出干預。可以說拜登個人的信念是明確的,但對於美國護台的承諾到底代表著什麼,依然是模糊的。

《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則觀察,拜登可能認為美國與中國大陸的關係已來到承諾護台也無傷大雅的低點,而且他總是可以事後再重申「政策不變」。而這種總統發言與官方政策之間的落差,可能也可以視為一種「新模糊」戰略。

數位專題
中國一紙石斑禁令,恐掀起台灣養殖業浩劫
印太經濟架構台灣拜登習近平美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