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路邊野草也能拿來創業,台灣青創讓小草變「金枝玉葉」

台灣的田野到處是寶,台灣年輕人更是寶貝
文 / 張美蓮    
2022-05-20
瀏覽數 31,350+
路邊野草也能拿來創業,台灣青創讓小草變「金枝玉葉」
圖/隨著時代的轉變,傳統青草也進入轉型期,從街頭青草茶蛻變成各種閃亮迷人的文創品。張美蓮攝
Line分享 articlefont

雜草町在大稻埕,三玉號在天母商圈,台灣的年輕世代把創業目光投向即將消失的青草文化,化野草為新時代飲品,登陸野草商業王國。

民國60年代左右是台灣青草文化的黃金時期,北中南各大城市幾乎都有一條青草巷,供應日常所需青草藥。之後隨著全民健保的實施,以及各種飲料的推陳出新,懂得使用青草的人變少,青草淪為名副其實的「野花野草」。

這幾年在環保和本土意識共同帶動下,龍葵、月桃、紫蘇等台灣山野間可見的野生花草再度浮現檯面,成為星級餐廳的創意食材,或文創商品的要角,「田野復興之路」似乎正在春風吹又生。

為土地煮一鍋湯,呈現雜草的真正價值

從事視覺設計工作多年的林芝宇,本和野草無交集,直到離開職場四處探尋新方向,才正式與野草相遇。

某次協助拔野草過程,林芝宇親見台灣土地的汙染,也看到野草的被誤解,她決定「為土地煮一鍋茶」,化雜草為青草茶,讓人們看見土地和野草的真正價值。之後她又拜青草老前輩為師,廣增野草知識。

2014年,林芝宇成立「野草稍慢工作室」,以藝術創作者身份在高雄駁二藝術特區、台北空總當代文化實驗場策畫行動藝術,帶領南、北民眾採集植物,烹煮地方特色青草茶,同時傳遞健康生態和土地復育觀念。

活動迴響超乎想像,也快速推動林芝宇的「當代採集」之路。

民眾參加野草採集後,集體以筆書寫野草名稱,成為另一種書法藝術作品。張美蓮攝圖/民眾參加野草採集後,集體以筆書寫野草名稱,成為另一種書法藝術作品。張美蓮攝

延伸閱讀

用大數據種茶,42歲當家征服米其林餐廳,橫掃世界大獎

從工作坊、空間經營、社區計畫到校園教學,她馬不停蹄帶領民眾認識各方土地雜草、彎身採集、細心烹煮。

每次課程甫推出就秒殺,參加的民眾從學齡前幼兒到高齡長者都有,讓林芝宇深覺不可思議,也相信台灣離「世界採集中心」的道路又更接近了。

到目前為止,野草稍慢已經收集了76款台灣各處土地的青草滋味,每一塊土地煮出的滋味不盡相同,卻都出乎意料的甘醇可口,連喝慣手搖飲的青少年都愛不釋口。

至今雜草稍慢已收集了76款台灣各處土地的青草,傳遞不同的土地滋味。張美蓮攝圖/至今雜草稍慢已收集了76款台灣各處土地的青草,傳遞不同的土地滋味。張美蓮攝

綠色基地雜草町,落腳大稻埕商圈 

2019年7月,林芝宇和同樣喜歡拔草的伙伴賴瑋婷,合力整理出位在延平北路的老屋,命名「雜草町」,成為對外經營的實體據點。

在這個濃濃文創風空間裡,客人可以坐在吧台或榻榻米上細品一杯手沖青草茶,閱讀中、西青草藥書籍,欣賞以野草為主題的藝術創作,還可以參加各種和草有關的主題活動。

雜草稍慢的兩位靈魂人物林芝宇(左)和賴瑋婷(右),擁有說不完的雜草故事。張美蓮攝圖/雜草稍慢的兩位靈魂人物林芝宇(左)和賴瑋婷(右),擁有說不完的雜草故事。張美蓮攝

雜草町開幕沒多久,就遇到新冠肺炎疫情,林芝宇不諱言經營受到衝擊,面對每個月的房租和固定開銷,率性的她並沒有太多擔憂。

「我們是社會企業,只要能維生就好,不用賺大錢,」林芝宇微笑說。

既然沒有人進來消費,林芝宇就主動出門接案子賺錢,串連更多資源。在雜草路上走了八年,林芝宇相信:「人可以像草一樣,在各個角落隨遇而安。」

雜草稍慢採集10多種蘭嶼當地的雜草製成{蘭嶼52號草},茶香動人。張美蓮攝圖/雜草稍慢採集10多種蘭嶼當地的雜草製成{蘭嶼52號草},茶香動人。張美蓮攝

延伸閱讀

區塊鏈加持小農,芙彤園打造「香草貨幣」銷售傳奇!

有神農大帝當鄰居加持的三玉號

位在台北天母商圈的三玉號,則是以商業手法經營青草,創造出另一片天地。

創辦人蘇立中在研究所時期,經常到各地蹲點田野調查,他在花蓮原民部落看到阿美族人熟稔地運用身邊各種野菜,嘆為觀止之際,也深刻感受「原來植物可以跟人這麼親近」。

原本就以工作室推廣食農教育的蘇立中,三年前巧遇太太娘家釋出一處小店面,幾經討論,他決定用自己擅長的野草正式創業。

巧合的是,這不到4坪的空間就位在供奉土地公和神農大帝的三玉宮旁邊。神農大帝正是因為遍嚐百草,對各種藥草做田野調查,被民間信仰奉為「藥王」。與這座廟為鄰,彷彿有一股無形的力量為他的店加持。

三玉號用創意玩轉青草,成功達到話題行銷。張美蓮攝圖/三玉號用創意玩轉青草,成功達到話題行銷。張美蓮攝

跨界合作開發商品,百搭青草創意萬千

雖然位於天母,擁有品牌和行銷概念的蘇立中,卻把市場設定在天母之外,甚至國外,突破地域限制。

三玉號的業務以B2B為主,B2C為輔,自有產品鎖定青草茶、茶包和花草糖漿三大類,同時兼顧夏、冬和節慶送禮需求,每個月的營收也能相對均衡。

對青草特性瞭如指掌的蘇立中,瞄準Fine Dining中高端餐飲市場,根據客人特性開發各種青草新品,如洛神玫瑰飲、紅棗雙草茶、台灣低海拔香料鮮奶茶等。

不但名稱動人,口感更和大眾熟悉的西方香草茶不相上下,加上吸睛的色彩視覺效果,沒多久就吸引網紅爭相打卡,成功擄獲消費者的心。

三玉號的季節限定品[月桃花糖漿],讓平凡的月桃花變得浪漫動人,深獲女性消費者喜愛。張美蓮攝影圖/三玉號的季節限定品[月桃花糖漿],讓平凡的月桃花變得浪漫動人,深獲女性消費者喜愛。張美蓮攝影

口耳相傳下,慕名上門和三玉號談合作的公司愈來愈多,三玉號的跨界產品也無限延展,最近推出的聯名新品「日勤琴酒」,以米為酒體,加入三葉刺五加和牛奶埔等台灣山林田野之味,再度一新青草形象。

三玉號剛推出的聯名產品{日勤琴酒},有台灣山林田野的風味。張美蓮攝圖/三玉號剛推出的聯名產品{日勤琴酒},有台灣山林田野的風味。張美蓮攝

延伸閱讀

全球首創區塊鏈種稻,「禾穀坊」讓教宗也讚嘆!

成為有影響力的品牌,而不是企業化的品牌

隨著產品線愈來愈多,蘇立中更勤於拜訪小農,尋找質佳、量穩、有共同理念的合作商。

「我只選用小農產品,希望他們擁有相同的生態觀和價值觀,一起為品質和理想努力,而不是成為『工業化的量產』,」蘇立中說。

成立將滿三年,三玉號交出亮眼成績單。

校長兼撞鐘的蘇立中,腦海裡似乎永遠有難被輕易模仿的創意。志不在做大,他不急於擴張團隊,也不急於要有巨幅的業績成長。

蘇立中不斷再三強調:「三玉號要成為一個有影響力的品牌,而不是企業化的品牌。未來,我們要結合更多正面力量創造共鳴,也藉由消費逐步改變環境地景,讓更多人的生活可以『與草共生』。

從雜草稍慢到三玉號,台灣的年輕世代用創意和熱情拉近人與土地的關係,也讓即將消失的青草文化,可以再度被善用和發揮,成為珍貴文化資產,更帶來源源不絕的商機。

青創產業創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