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SARS之後要防通貨緊縮

文 / 周華欣    
2003-07-01
瀏覽數 16,350+
SARS之後要防通貨緊縮
Line分享 articlefont

Q:SARS疫情目前有趨緩情形。請你談談後SARS時代兩岸三地的經濟展望?

A:香港是SARS受害最嚴重的地區,相較在SARS爆發前2.7%的預估,我們認為它今年的經濟成長率將只有1%。低迷的房價、上揚的失業率以及通貨緊縮,使香港如今最大的希望在於全球景氣恢復。但是我們認為,全球經濟成長直到2003年底仍然遲緩。

台灣的情況與香港差異不大。SARS爆發之前,台灣整體環境本來就很弱,消費者信心低迷了相當長時間,而金融業結構性問題也造成民間借貸緊縮。政府目前有高財政赤字問題。以台灣這樣出口型的經濟,只要「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的先進國家成員國復甦、科技產品出口加速,台灣的成長指日可待。我們預估台灣經濟成長為3%。

大陸方面,只要疫情沒有災難式的復發,經濟表現不會受害太深。第一季強勁的表現,代表中國大陸今年的經濟成長率將超過7%。

如同SARS對港、台民間消費的影響,外國買家取消中國行程對大陸的外銷接單造成直接衝擊,外地勞工因疫情逃離城市使公共建設施工停頓……,但我們亦強調,因為SARS疫情很快被控制,它對中國大陸整體經濟並沒有嚴重影響。

Q:面對中國經濟崛起,港、台要怎樣因應、並如何保持競爭力?

A:我們在7月號《遠見》雜誌附贈給讀者的白皮書中指出,「中國的崛起,導致香港與台灣被邊緣化的恐懼的觀點是錯誤的。」

首先要體認,造成港、台總體經濟問題主因是2001年~2002年全球經濟周期性的衰退,而非與中國有關的結構性因素。台灣的製造業與香港的服務業,整體上是低階移出、高階留下發展的分工模式,而兩地都有非常先進、成熟的產業群聚,這不是中國大陸所能輕易複製的。

港、台的競爭優勢,在於如何利用中國的經濟成長,體認與中國加強聯繫的重要性,同時進行本土的改革。與大陸更密切來往,尤其是沒有限制、更有效率的人貨流動。

台灣政府必須鼓勵更多的研發活動、實施公共建設與改善法治環境,對大陸開放更多的直接聯繫,尤其是金融業。對大陸向來比較開放的香港,應鬆綁邊境間的人貨交通,這也是6月簽署的中港經貿合作協定的結論。

Q:科技業在經過多年的衰退後,今年似乎有回春跡象。你覺得呢?

A:科技業的確有一絲希望, 最近的報告顯示,許多跨國公司今年的資訊科技支出將維持或高於去年的水準,眾所期盼的企業電腦淘汰周期也可能會啟動。

資訊科技恢復成長,會幫助半導體產業回到成長的軌道,這種趨勢在2004、2005年尤其明顯。

在電信方面,手機與無線區域網路市場深具希望。隨著新產品與服務不斷推出,手機替換的周期愈來愈短,將驅動市場的成長(替代手機出貨數在未來五年預計將成長三倍)。

網路活動也蓬勃發展中。預測顯示,未來五年網路的流通量將翻兩番,將能幫助苦撐的設備公司恢復生機。市調公司國際數據資訊(IDC)的數據挺有趣:2007年前,網路使用者一天所取出、下載、交換的資訊,會是美國國會圖書館資料的六萬四千倍!

Q:你對全球經濟火車頭——美國的經濟展望如何?

A:我們對美國經濟前景仍保持謹慎看法。最近幾個月的商業及工業活動指標只預示微幅成長,並沒有跡象顯示經濟正強力地復甦。我們認為最近美國國會通過的減稅法案將會帶動消費,而較低的油價也將使企業營運更容易,連帶改善2003下半年的經濟情況。美元的走弱、歐元的強勢,也對外銷歐洲的企業提供動力,但強勁的復甦預計要到2004年才會發生。

最大的問題是企業仍不願增加投資。儘管最近機房與設備支出有增加,然而今年不太可能發生比較顯著的成長,其他領域像商用房地產的投資也仍舊遲緩。企業獲利不佳,導致從現金流量提供資金投資有困難,而籌措財源的其他管道像股票、債券或銀行借貸,情況也並不容易。

通縮將造成惡性循環

Q:你對全球通貨緊縮的看法如何?

A:通貨緊縮目前發生在幾個地區,包括日本與香港,中國與台灣最近也經歷通貨緊縮。德國與美國通縮危險的憂慮一直上升,由於這兩國的產出在水準以下而且成長緩慢,通縮的壓力正在增加。

持續性的通縮對經濟殺傷力非常大,因為它使企業獲利縮水,壓抑投資與受雇。消費者因為預期價格下跌,因此延遲消費。需求減少下將會衝擊企業營收,增加價格壓力,獲利縮水使得公司減少雇員,造成惡性循環。

我們認為美、德兩國都能避免持續性通縮,但是風險仍然很高,尤其是德國。美國聯邦準備理事會將會採取激烈手段來化解任何通縮可能,但是德國身為歐盟經濟體的一員,貨幣與財政政策必須與歐盟總體政策一致(例如利率水準由歐洲央行負責調節,國家舉債赤字也需符合「穩定與成長協定」的門檻),這使得德國能刺激經濟的工具很有限。因此我們認為德國發生持續性通縮的可能性為10%,美國發生的機率比較低。(周華欣整理)

投資理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