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空降園區」難振興,地方創生才能永續

專題論壇四〉地方創生 讓偏鄉永續發展
文 / 謝明彧    
2021-12-06
瀏覽數 31,600+
「空降園區」難振興,地方創生才能永續
小柒咖啡創辦人邱思奇(左起)、京城銀行董事長戴誠志、信義企業集團創辦人周俊吉、台灣地方創生基金會董事長陳美伶等貴賓,就「地方創生」議題分享看法。蘇義傑攝
Line分享 articlefont

2021第19屆遠見高峰會的第四場專題論壇,針對台灣的地方創生,以「地方創生 讓偏鄉永續發展」為主題,由台灣地方創生基金會董事長陳美伶擔任主持,邀集信義企業集團創辦人周俊吉、京城銀行董事長戴誠志,馬祖小柒咖啡創辦人邱思奇,共同分享地方創生的經驗與期許。

本場主持人陳美伶在擔任國發會主委期間,正是地方創生政策的主要推手,也推動108年正式訂為「台灣地方創生元年」。陳美伶強調,希望偏鄉人口回流,不能只靠青年熱情,還需要生計維持,「地方經濟如果沒有振興起來,就不可能讓台灣不再有偏鄉,也無法讓社會永續發展。」

周俊吉:園區與地方疏離,甚至只留下汙染

信義企業集團創辦人周俊吉。蘇義傑攝圖/信義企業集團創辦人周俊吉。蘇義傑攝

信義企業集團創辦人周俊吉分享,談到改善地方經濟、吸引青年返鄉,很多人都會想,政府設了很多工業、科技或科學園區,不是就能帶動地方繁榮嗎?

但政府雖設了園區,但仔細探索,多數園區廠商使用的原料與技術,都是外地來的,做出來的產品也賣到外地去,甚至連就業的勞力都從外地引入,園區的一切,本質和當地是十分疏離的,甚至留給社區的,只剩排放到當地的汙染。

而地方創生,是根植於社區,了解地區物產、文化特質,磨合後,找出符合當地環境、文化、產業的經濟與生活模式,扶植當地居民成為「可獨立的經營個體」,也帶動推動企業自身的茁壯。

他現場分享兩則青年進入或返回偏鄉的故事。

第一位是茶籽堂經營者趙文豪,他是周俊吉在七、八年前擔任公益性創業服務「AAMA台北搖籃計畫」導師時,認識的學員。

茶籽堂成立於2006年,原本做的是液態茶籽碗盤洗潔劑,然而,2008年金融海嘯後,趙文豪決定放棄原本使用進口原料製作的清潔產品,走訪台灣茶籽產地、拜訪茶籽農民,回歸台灣土地的涵養,做「台灣在地的茶籽製品」。

但苦茶樹從開始種植到可以採收茶籽,需要五年才能產果。過程中,他進入宜蘭南澳朝陽社區,在與農民契作之外,更決定投入更多社區打造。他帶領農民重新學習苦茶樹的友善種植,或是與在地小學合作,帶領小朋友認知自己生活的社區。此外,還推動子弟兵計畫,找了30位年輕人,教導他們如何了解社區、怎麼找出地方的價值,成為散布到各地的地方創生種子。

這些活動凝聚了社區的向心力,不僅為茶籽堂帶來更多願意合作的契作農,也帶來社區的經濟改善,讓居民願意留下,甚至返鄉生活,落實「地方創生」。

第二個故事,是甘樂文創創辦人林峻丞,他在2010年回到三峽創立甘樂文創,從人文關懷與文化保存開始,一開始做社區學童陪伴,漸漸拓展,除了在地共學的工藝&產業實踐基地「合習聚落」,更進一步發展出餐飲服務「甘樂食堂」「禾乃川國產豆製所」、文創商品「甘樂設計」,不僅帶動當地各種社區營造,更成為三峽旅遊很大的亮點,甚至成為旅客前往三峽的重要目的。

周俊吉強調,地方創生是支持偏鄉永續的很好解方,過去,很多地方的文史保存、環境保護都做得很好,但因為經濟不好,人口流失、小學廢校,村子就消失了,「所以,『產』非常重要,經濟能發展,人才能留下。」

戴誠志:與地方特色融合、有尊嚴的工作,才能吸引青年返鄉

京城銀行董事長戴誠志。池孟諭攝圖/京城銀行董事長戴誠志。池孟諭攝

第二位與談人是京城銀行董事長戴誠志,京城銀行是以雲嘉南為主要經營、本部在台南的地區銀行,長期關注台南在地。

2016年的台南大地震,導致台南新化的京城銀行所在大樓沉陷,戴誠志趕到現場後,感觸非常深,不只是因為自家銀行大樓的倒塌,而是這棟大樓位在新化最熱鬧的地方,周邊許多商家都因地震而無法營業,大家愁眉苦臉、心情沉重,「我希望能幫助大家繼續生活。」

後來,在倒塌建物拆除時,戴誠志到在現場看了很久。他發現,那塊地如果要重建,可以蓋一棟十多層的大樓,加上震後重建,可以獲得額外的容積獎勵。但戴誠志和董事會說:「我們不要蓋那麼高樓,京城銀行應該要與當地特色合一,」最後,重建的大樓只有三層樓,卻成為新化街上視覺的統一。

「地方特色是地方創生的關鍵,」戴誠志強調,2000年左右,陸客最多時,大家都在搶陸客商機,但陸客因為政治因素全都不安排到台南,很多台南市府人員每天在街頭,苦思怎麼凸顯在地特色、吸引觀光客。如今,陸客消退,很多地方的觀光都叫慘,台南因為地方特色明顯,本地旅客就讓旅館爆滿。

尤其是這幾年,可以看到很多老街都千篇一律,但在台南,旅客可以感受到台南獨有的文化特色、歷史風情、在地美食,反而成為吸引觀光客一來再來的理由。

所以,找出自己的特色、保有自己的特色,是非常重要的,也才能創造讓本地人都能感到驕傲、也能持續的產業模式。

邱思奇:與在地人和觀光客雙向交流,讓我更認識馬祖之美

小柒咖啡創辦人邱思奇。池孟諭攝圖/小柒咖啡創辦人邱思奇。池孟諭攝

第三位是馬祖南竿返鄉青年、小柒咖啡創辦人邱思奇。他在當地傳統市場裡開咖啡廳,打破以往大家對市場髒亂和氣味的影響,現在已變成旅客到南竿的第一站。

回顧返鄉創業的過程,在最初的大半年,小柒咖啡一天只賣3~5杯咖啡,為了生存,邱思奇開始斜槓生涯:第一份工作是「醫療後送直升機的地勤」;第二份是考取地方解說員,成為「導遊」;第三份延續本業專業,接了島上所有7-11的咖啡機維修。

這些經驗,讓邱思奇跑遍馬祖各島,反而看見全島的特色。

愈了解在地,邱思奇愈來愈知道怎麼凸顯小柒咖啡的在地差異與本地特色。

小柒咖啡的手沖服務,成為馬祖其他地方沒有的獨特特色;而主人的聊天分享,成為遊客理解南竿的第一站;與當地居民的聊天,進一步引領大家知道馬祖的觀光亮點,讓小柒咖啡不只是喝咖啡的地方,更成為認識在地的入門。

邱思奇也在這些聊天討論中,進一步決定開發具馬祖特色的咖啡。例如,結合高梁與咖啡,推出含酒精的「馬祖高梁酒罐裝氣泡咖啡」,以及有酒香但沒有酒精的「HI!KAJU酒香濾掛式咖啡」,一路賣到港澳。

而品名也以馬祖鄉音命名,「HI!KAJU」是「喝不夠」,「我希望讓更多在外的年輕人,可以聽到馬祖的鄉音,也吸引更多人回到馬祖。」

邱思奇感謝地說,回到馬祖,他收穫不只金錢的貨幣,更多是情感的貨幣,而且這是雙項的,吸引更多人來到馬祖。

陳美伶:每個人都可以回鄉,創造地方的新生

台灣地方創生基金會董事長陳美伶。池孟諭攝圖/台灣地方創生基金會董事長陳美伶。池孟諭攝

最後,陳美伶總結,她自己走過各地鄉鎮,最大的心得是:地方創生不是短期計畫、而是永續計畫;地方創生不應隨便設KPI,而是透過各種產業活動,讓年輕人回來;更不要把地方創生,認為是年輕人的責任,每個人都可以回鄉,創造地方的新生。

 「一個人走得快,但一群人才能走得遠,地方創生,需要大家一起攜手。」她說。

延伸閱讀
數位專題
新北水利 翻轉進行式
永續發展遠見高峰會偏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