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孫子兵法》手記 - 十倍速

文 / 嚴定暹    
2003-04-01
瀏覽數 16,500+
《孫子兵法》手記 - 十倍速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一、掌握時間的脈動

貞觀元年春,唐太宗大宴群臣,宴會中演奏「秦王破陣樂」(唐太宗君臨天下之前原被冊封為秦王,「秦王破陣樂」乃是表彰秦王征伐之功業)。對於在承平之時的宴會中演奏武樂,這位帝王當然得有一番說辭,唐太宗說,「朕昔受委專征,民間遂有此曲,雖非文德之雍容,然功業由茲而成,不敢忘本。」

當時一位大臣封德彝立即揣摩上意,獻上諂媚之言,「陛下以神武平海內,豈文德之足比?」

唐太宗的答覆是,「戡亂以武,守成以文,文武之用,各隨其時。卿謂文不及武,斯言過矣!」(《資治通鑑》卷一九三、唐紀九)

貞觀四年,宰相房玄齡奏報:國庫中各種武器甲兵遠勝於隋,唐太宗說,「甲兵武備,固然不可有缺。但是,隋煬帝時武器甲兵哪裡有不足?還不是把天下丟了。若各位大臣盡忠為國,百姓生活安樂,這才真正是我保家衛國之甲兵!」(《資治通鑑》卷一九五、唐紀十一)

貞觀十年,唐太宗與大臣討論「創業」與「守成」哪一樣難?

房玄齡曰,「草昧之初與群雄並起,角力而後臣之,創業難矣!」

魏徵曰,「自古帝王莫不得之於艱難,失之於安逸,守成難矣!」

唐太宗曰,「玄齡與吾共取天下,出百死得一生,故知創業之難。(魏)徵與吾共安天下,常恐驕奢生於富貴,禍亂生於所忽,故知守成之難。」(《貞觀政要》君道篇)準據以上兩段史事,可以發現:既有大唐之開國功勛,並能建立名垂千古的「貞觀」盛世的唐太宗藉由客觀的反省自身的生命經驗,體悟了一項領導統馭祕笈:「時變是守」——深識「隨時之義」而有「隨時之宜」的作法!

唐太宗以堅甲利兵掃平群雄之後,知道「可以馬上得天下,不可以馬上治天下」,以崇武而創業成功,卻不以創業成功的經驗移植於守成,守成則注重偃武修文,所以諭告大臣「戡亂以武,守成以文,文武之用,各隨其時」。知戰時固須嚴防滲透,平時則以「百官盡力,人民生活安居樂業」做為戍衛疆土的甲兵,而不溯既往、既往不咎,以免妄生事端而擾民,這是「文武之用,各隨其時」理念的貫徹。唐太宗於治國平天下,深知時世不同而各有處置之宜——深知當務之急,更能善為制宜,是真知時務、且擅制時務的俊傑!

《孫子兵法》開宗明義第一篇「始計」即標出整軍經武的五大原則:道、天、地、將、法。至於如何落實「天」?《孫子兵法》提示的準則是:「時制」——自然的時序以及隨著時序變遷對相關人、地、事、物的掌握與配合。少壯之時為沙場大將的唐太宗推衍「時制」的理念於治國平天下,而創建備受中外歷史學者、政治學者推崇的太平盛世「貞觀之治」、並為日本人推崇為東亞政治史上第一英主。

二、時間是創造價值的基礎

在重農抑商的漢朝,大史學家司馬遷寫下了「貨殖列傳」,記載上古時代傑出的企業家,不但開風氣,使商人躋身於歷史的舞台,而在以農立國的年代,「貨殖列傳」中揭示了企業經營的金科玉律。

「貨殖列傳」中標明了芸芸眾生因著本身經濟能力之不同而有不同的謀生方式:「無財作力,小有鬥智,既饒爭時」——家無恆產之人只有憑藉勞力、智力以維持生計;小本經營的生意需有經營策略以做市場區隔;而大企業就須掌握時代的脈動,而且要走在「時需」之前。

計然、陶朱公、白圭,此三人在當時皆富可敵國,就《史記》「貨殖列傳」所載這三位上古的「經營之神」的企業經營理念,異中求同,即是:「掌握時需」——計然說,「知鬥責修備,時用則知物,二者形則萬貨之情可得而觀已。」陶朱公認為,「貨物所交易也乃置產積居,與時逐而不責於人,故善治生者能責人任時。」白圭強調,「樂觀時變,故人棄我取,人取我與」「趨時若猛獸摯鳥之發」——這三位上古的「經營之神」在馬克思之前兩千年就明白:「時間是創造價值的基礎」!「掌握時需」的經營理念只適合傳統產業嗎?

「鴻海精密」以自創品牌「Foxconn」征戰國際,如今成為連結器世界級龍頭大廠,營業額突破千億,已為全球級的企業集團;「鴻海精密」董事長郭台銘說,「將來的個人電腦(PC)行業是快、變、準的行業。要做到三點:即時上市(Time to market)、即時量產(Time to volume)、即時變現(Time to money)」(《郭台銘的鴻海帝國》,天下雜誌出版)。美國國務卿鮑爾說,「1980年的『財星五百大企業』(《Fortune》500),現在有一半以上已經不存在了,原因是這些企業規模龐大、左右市場、資源豐富,但卻不能夠適時的調整!」(《鮑爾風範——迎接變局的領導智慧與勇氣》,麥格羅希爾出版)

這樣看來,《孫子兵法》「時制」的理念跨越時空、跨領域、亙古常新!

三、太上先時

戰國時代、強調企業經營須如「孫吳用兵」的大企業家白圭所提之企業經營理念是「樂觀時變,故人棄我取,人取我與」——企業經營者之眼光應在「時需」之先:須在眾人之先看出未來之需要,因此能比眾人早做規劃;在大眾搶購之時能體察市場的極限,而不至於一窩蜂的隨眾起舞——看出趨勢的走向、未雨綢繆、對策走在時間的前面,這就是明末清初大學者王船山所說「太上先時」;也就是《孫子兵法》所揭示的「時制」!

什麼是「十倍速」?就《孫子兵法》來說,那不是體能的競賽,乃是智力的競逐:腦筋轉得比人快,眼光看得比人遠。

(本文作者為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研究員;專欄言論不代表本刊立場)

本文出自 2003 / 04 月號

第202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