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詭扯》陳柏霖:這部電影的成功,是大家在拍戲時就非常快樂

陳柏霖專訪/「大仁哥」顛覆過往帥氣形象的喜劇演出
文 / 魯皓平    攝影 / 魯皓平
2021-11-02
瀏覽數 22,350+
《詭扯》陳柏霖:這部電影的成功,是大家在拍戲時就非常快樂
陳柏霖分享,《詭扯》真的是自己待過最歡樂的劇組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過去陳柏霖的《藍色大門》和《我可能不會愛你》等代表作,他所飾演的都是帥氣的人物,「大仁哥」的形象更是深植觀眾心中;如今,他在《詭扯》不吝惡搞、扮醜,大力突破過往的框架,令人眼睛為之一亮。 

一直以來,喜劇片總是有股逗得人們眉開眼笑的魅力,觀眾似乎也能在舉手投足的互動、言談中,深刻感受歡樂愉悅的氣氛,不過,喜劇片可不好拍,除了必須顧及笑點的拿捏,若要加上黑色幽默的情節,可就更考驗導演的功力了。

金馬58 X《遠見》專題報導

在導演許富翔的新作《詭扯》當中,他拍出了台灣黑色喜劇的全新高度,不僅以此類型的電影入圍金馬包含最佳新導演、最佳男配角、最佳改編劇本、最佳視覺效果、最佳美術設計、最佳造型設計、最佳動作設計、最佳音效等8項大獎,最令人驚喜的是,這還是許富翔第一次執導的劇情長片。

《詭扯》由陳柏霖、陳以文、劉冠廷主演,還有黃尚禾、林鶴軒、百白、侯彥西、洛可杉、全聯先生邱彥翔等人搭檔,導演老婆陳意涵也在劇中驚喜客串,本片曾榮獲韓國富川國際奇幻影展評審團大獎,台北電影節也抱回最佳男配角與最佳女配角獎項。

故事描述,黑警鋒哥要在限時48小時內找回被兄弟小強黑吃黑的鑽石贓物。他循著手機訊號來到一個不知名村莊,卻怎麼也找不到小強蹤跡,在詭異氣氛下,與村民展開一連串的心戰與鬥智,而當局面陷入混亂時,竟還有美麗女鬼來搗亂,情節詭譎之餘又有許多突如其來的笑點。

陳柏霖突破過往帥氣形象 積極搞笑演出

陳柏霖在《詭扯》當中完全顛覆過往的帥氣形象。良人行圖/陳柏霖在《詭扯》當中完全顛覆過往的帥氣形象。良人行

陳柏霖笑說,初次收到劇本邀約時,就覺得整個故事很有趣、很荒謬,但卻也擔心自己沒辦法達到導演所期待的那個樣子,「其實一開始我跟導演沒有很熟,但聊一聊後發現我們氣場很合、節奏和觀影品味都差不多,慢慢的就有了共識,只要敢想、勇於施行,我覺得這樣的黑色喜劇題材是可以嘗試的。」

畢竟在過去,陳柏霖的《藍色大門》和《我可能不會愛你》等代表作,他所飾演的都是帥氣且風流倜儻的人物,「大仁哥」的形象更是深植觀眾心中;如今,他在《詭扯》不吝惡搞、扮醜,大力突破過往的框架,令人眼睛為之一亮。

值得一提的是,他不只在本片擔綱男主角重任、勇於嘗試各種黑色幽默的橋段,他還擔任本片配樂之一,塑造出電影另一種截然不同的面貌。

在電影中,陳柏霖所飾演的鋒哥這個角色,在某個程度上其實是正經八百的做觀眾看來其實非常詼諧的事,他笑說,除了台語口條是很難的一點外,他的人物特質非常不好演。

「他是一個帶領故事的角色,是個拉攏所有角色的推進器,因此如何在這群滑稽的人中表現出一點理智、同時又要有點人性,特別是在目標明確的劇情走向中,他又不能太過誇張。」

《詭扯》拍攝團隊是前所未有的歡樂

《詭扯》團隊的拍攝氣氛,讓他至今都難忘。良人行圖/《詭扯》團隊的拍攝氣氛,讓他至今都難忘。良人行

陳柏霖笑說,正是因為《詭扯》是喜劇的表演,自己在演出還不能笑,簡直是快要內傷,「拍攝的當下真的是很好玩,雖然我們演員不能笑,但所有工作人員、攝影師,甚至是導演都全部笑成一片,我唯一撐住的方法就是讓自己在狀態內,想辦法逼自己入戲,不然真的拍不下去。」

不過,為了賦予這樣獨特的角色生命,如何能全面討論、溝通、塑造這個角色就是一個並不容易的功課,但陳柏霖發現,在劇組中,每一個演員都是把自己的角色準備到最好,再丟很多東西給導演回饋,彼此努力的往前走。

陳柏霖分享,《詭扯》對自己來說,是他表演生涯一個非常不一樣的存在,因為過去演戲通常是「演完就好了」,但這次做配樂的他,卻至少在後製過程中看了影片幾百次,「這對我的概念來說已經不是單純表演,而是全新的創作,很神奇的事,雖然都是看過無數次的片段,我還常常邊看邊笑。」

電影氛圍造就獨一無二的拍攝氣質

要認真卻同時要兼顧喜劇的表演,考驗著演員們的默契圖/要認真卻同時要兼顧喜劇的表演,考驗著演員們的默契

他說,這次拍戲的過程,是他過往所從來沒有體會到的,甚至說《詭扯》是他待過最快樂的劇組也一點都不誇張──「因為拍攝地在苗栗,拍完後大家一起住在民宿裡,喝酒、聊天、玩遊戲,更一起討論今天拍攝的細節、明天要拍攝的劇情,整個氛圍很像是夏令營。」

陳柏霖表示,也許正是因為這是這部電影的需要,也是一個氣質、營造大夥的默契,所以眾人的氣質要很密切,若是劇情片拍攝,大概就很難這樣子。

那種歡樂又彼此特別開心的感受,成了他這麼多年拍攝經驗以來,最快樂的一次,「大家為了角色的喜感,利用團隊的向心力玩出一個完美的創作,那化學效應真的是很棒的。」

初次嘗試電影配樂 融合多種不同元素

陳柏霖不只在電影中演出,這次還自告奮勇做配樂。良人行圖/陳柏霖不只在電影中演出,這次還自告奮勇做配樂。良人行

不過最驚喜的,是過去從來沒有一個完整配樂或音樂作品的陳柏霖,這回在電影一開始製作的初期就自告奮勇要做配樂,加上由於《詭扯》的故事非常特別、風格特殊,所以在配樂的呈現上,是一件十分具有挑戰性的事。

他分享,在這次的配樂製作上,特別和團隊依照曲風類型、劇情、色調、場景等,集結了各方擅長不同風格的配樂家來區分了3至4塊進行,其中包括了搖滾樂來展現警匪間執行任務的熱血精神;荒野大鏢客、復古那咖西樂風反應幫派組織的地下場景;以及各種懸疑鋪陳製造若隱若現的驚悚感,融合在一部多元素的動作喜劇作品。

陳柏霖和配樂團隊海大富、李九慕與w.Liv。良人行圖/陳柏霖和配樂團隊海大富、李九慕與w.Liv。良人行

不僅如此,陳柏霖更用了不少傳統樂器,例如笛子、嗩吶、打擊樂器等傳統戲曲元素來呼應劇情中顯現的怪力亂神,也利用了主題動機在各個橋段做不同的變奏發展。

陳柏霖分享,在每一段劇情的堆疊,他們反而使用減法的技巧來反向操作,讓劇情高潮時不會因為過於強烈的音樂來覆蓋整體的流動。製作團隊經過多番的協調後,取得能在電影作品產生新的衝擊與突破的共識,不管是運用電子音樂、管弦樂等配器及類型,將它們合而為一,為觀眾帶來不同的觀感體驗。

他笑說,「我一開始以為很簡單的,後來發現因為電影風格太多元,音樂要配合節奏和剪接變化,挑戰很大。」

陳柏霖說,最辛苦的那關,就是自己會不斷的想要修改、修得更好,又怕自己不符合大家的期待,雖然這次的配樂沒有入圍金馬,但確實也定下了自己熱愛音樂的堅持,未來如果有機會,他還是會持續在演戲和配樂方面並行,寫下更多令人印象深刻的故事。

《詭扯》締造台灣黑色喜劇類型片的新里程碑圖/《詭扯》締造台灣黑色喜劇類型片的新里程碑

數位專題
金馬58 X《遠見》專題報導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金馬獎電影國片影評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