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打破圍牆的自學教育

文 / 成章瑜    
2003-02-01
瀏覽數 21,200+
打破圍牆的自學教育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冬日,午後,在外雙溪錢穆故居素書樓,暖暖的陽光穿過樹蔭灑在青石上。拾階而上,樓裡傳來稚嫩的讀書聲,朗朗宏亮。

「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在台大旁的溫州街,高瑋謙帶著三個孩子高聲吟唱,行雲流水,氣勢高亢,一如天地書聲。

楊麗主是素書樓裡士林學園的創辦人,高瑋謙是師大附中國文老師,最近他們都替孩子申請在家自學。

像他們這樣把教育權要回來,在家自學的家庭,台北市已出現八十八件個案,而全台各縣市也陸續有這樣的「現代私塾」出現。

當城市裡的父母忙著送孩子上雙語幼稚園、各種補習班時,為什麼反而有些父母,把孩子帶回來用自學方式教育?

在家自學的理念核心是全人教育,孩子除了學習知識外,還需要注重品格教養的心靈教育。事實上在美國,已有一百多萬個家庭接受在家教育。

英業達副董事長溫世仁在《教育的未來》一書中提到,農業時代,大部分人都是在家自學;工業時代,因應規格化的需求,人必須到學校求學;網際網路時代,將會變成在家自學與到校求學並行。

台灣的教育單位,最近也開始接受、同意這種所謂的「現代私塾」,稱為「非學校型態實驗學園計畫」。

不過有趣的是,提出申請者的教育目標,大多以加強人格教育、全人教育、道德教育為訴求,多少反映出對當前學校教育的看法。

素書樓裡的有心人

愛禾,悅禾,念禾,慕禾……,孩子的名字,都是有心人。徐玄亮和楊麗主,給四個孩子取的名字,禾秧田田,人人有心。

「生命是建築在心上、在靈性上,不在科學、也不在知識,」父親徐玄亮說。

「我們從結婚開始就有共識,孩子的教育要在家自學,」楊麗主說。

為什麼?「因為如果你從生命點著眼,會覺得學校教育達不到那個目標,」她接著說。

為了讓教育從生命性靈上著手,徐家夫婦為了四個孩子,最近開始在錢穆故居素書樓內辦了士林實驗學園,一方面教孩子讀中國古典的四書五經;一方面著手編定英詩、日文、西班牙語的教材。

大女兒愛禾今年正是入學年紀,楊麗主說,「孩子教育不能等,」任職台灣人壽的徐玄亮,在太太催促下,兩人決心給孩子一個沒有圍牆的學校。

聽楊麗主說話非常俠氣、非常堅持,四個孩子的媽媽,堅持生命是被創造的。

高家父子的人生命題

高瑋謙,師大附中國文老師;兒子高存誠是龍安國小四年級的學生。

對高家父子來說,教育,除了知識,應該引領人望見更高的價值,追求更美的理想。

高瑋謙認為,教育最終的命題,就是讓人認識自己是生命的主人。「可惜到今天,我們依然把升學、聯考當成目的來經營,很多人一輩子不認識自己,不認識生命,」他說。

在哲研所博士班研究宋明理學的高瑋謙,開始重新訂定自己的教育命題,「我讓孩子從中國文化入手,在自己的根,自己的生命上建築價值,」他表示。

今年暑假過後,存誠開始申請「自學」。台大旁的溫州學園,在升學體制內赫赫名校旁,存誠及妹妹守柔、守慈,和十幾個小朋友,每天早上,向孔子一鞠躬,開始一天的四書五經課程。

如何自學

如何自學?從經典教育著手,是目前許多在家自學父母最認同的作法。

目前自學團體的素材有四大概念,包括中文讀經、外文讀經、音樂讀經、美術讀經,而數理科學大部分沿用學校既有的課本。

中國經典,例如,四書五經、唐詩、宋詞和諸子百家,因為有音韻、有詞義,可以「先把孩子的心胸打開來,」高瑋謙說。

外語讀經,教材以英詩、經典名句為主,讓孩子初學就能接觸到西方思想的精華;音樂讀經,讓孩子多聽古典音樂,刺激腦神經元的突觸的生長;美術讀經,讓孩子看盡中外古今的經典畫作、雕塑、建築、甚至風景圖片。

不過,學習經典教育,有一個非常重要的精神,就是強調減壓法,經典只求熟讀,不強求理解,讓孩子們自然而然地學習。

這種耳濡目染的學習方式,目的在先大量累積知識、美感、音韻的基礎,讓孩子從最好的聽覺、最美的視覺、最動人的詞章進入,自然可以得到最好的啟發。

讀經教育理論也和最近流行的腦內革命觀念結合,希望把孩子的學習年齡,提前到腦神經發育的黃金期——零到六歲,像楊麗主十個月大的兒子慕禾,就是從娘胎開始接受經典薰習。

高瑋謙分析,經典教育也有一個很有趣的思考,稱為語言學習的冒險理論。任何語言都是複雜的系統,但是兒童愈小反而愈有強大的語言學習天賦,其可理解處,可以立即融入生活;不能理解處,會默默主動尋求理解。

無牆的教育

自學的方式,很多人誤解是把孩子關在家裡教育,好像自閉症,不跟外界接觸,「恰恰相反,」楊麗主說。

楊麗主形容自學是「無牆的教育」,溪流上看到的、森林裡看到的,都是教材。除了經典素養薰陶之外,楊麗主正結合各種社會資源,納入孩子的教材。

無牆的教育,許多資源仍然取之於社區社會。像東吳校區內就有日文系、德文系,楊麗主下學期就要編一套日文教材,「學校的門愈來愈開了,」她說。

留時間給孩子、把孩子放在書堆裡,是自學與學校教育最大的不同。

「要留充裕的時間給孩子,讓他自己發現問題,自己發現自己,」高瑋謙說。

存誠申請在家自學後,沒有學校作業,沒有學校考試,加上大量讀經,累積相當的識字量,反而能開始大量閱讀。目前以存誠一年閱讀的讀書量,可以達到一千冊。

很多人都會問,讀經的孩子,數學怎麼辦﹖「我們發現存誠因為識字多,數學的理解能力反而很強,數學、自然即使回到學校考試,也考得不錯,」高瑋謙說。

自學,要更講究機會教育

喜歡打羽毛球的存誠,每星期一、四,仍然回到龍安國小學羽毛球及圍棋。打羽球,下圍棋,總有輸贏。有時候存誠會在意,「我會問他,為什麼喜歡打球,如果在玩的過程中,就已得到快樂,輸贏自然不那麼重要,」存誠的媽媽呂基華說。

教育的本質是要孩子走進生命。在第三波資訊時代,教育有了更多選擇。不過不論是在家自學或是學校教育,楊麗主及高瑋謙都認為,「教育最終目的,一定要讓孩子認識生命。」

本文出自 2003 / 02 月號

第200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生活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