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我體認到自己的生命被一分為二……為悲傷的人提供支持與關懷

應對悲傷的幾個簡單關懷
文 / 一流人    
2021-04-02
瀏覽數 23,600+
我體認到自己的生命被一分為二……為悲傷的人提供支持與關懷
僅為情境圖。取自pixabay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編按:這些日子以來,每當我見到老年人,我都會自問,他們曾勇敢地承受了多少次喪慟。他們學會了放手,以及從放手中繼續過自己的日子。(本文摘自《生命的最後一刻,如何能走得安然》一書,作者為瑪格麗特・萊斯 Margaret Rice,以下為摘文。) 

傾聽與陪伴,有極大幫助

出生、死亡、愛,都是人生最重要的經歷,也是我們的喜悅與痛苦的源頭。愛與悲交織。有人說,你沒先去愛,就無法感受到悲傷。因此,也許我們愈愛某個人,當他們過世,我們也會愈悲傷。

對於處於悲傷的人,正式的心理諮商,以及親朋好友的傾聽與陪伴,有極大幫助。當處於悲傷最嚴重的階段,尤其是突然遇到、或短時間內接連遇到幾名親友過世,可能會讓人很難相信人生將有否極泰來的一天。即使在遭受喪親之痛打擊後,悲傷很難馬上開始漸漸減輕,但拒絕讓喪慟界定自己是很重要的。人生是會跟過去不同,但你將會好轉。

關於悲傷的新理論(或者是老生常談?)告訴我們,痛失至親是讓一個人成長的契機。在我弟弟朱利安意外過世後,我個人的悲傷歷程,讓我陷入非常陰暗的境地——哀痛、沮喪、無法工作,並開始質疑自己的婚姻,因為我惱怒我的丈夫在面對我悲傷時的處理方式,家人之間的關係也出現根本上的轉變。當中沒有一項會讓我希望或要求再體驗一次。但透過個人的傷痛,我被迫去學習、摒棄舊觀念、改變自己的思維,因而讓我能夠找到新的方式,去重新過日子。我找諮商師輔導,學習正念。我閱讀書籍,並認識一些我從前不會去來往的人。我以一種想不到的方式成長了。

僅為情境圖。取自shutterstock圖/僅為情境圖。取自shutterstock

令人敬佩的堅強與力量

我體認到自己的生命被一分為二:朱利安過世前,與朱利安過世後。在前半段的人生中,每當見到一個老人走在路上,我看到的是凋零、衰老與枯朽。但這些日子以來,每當我見到老年人,我都會自問,他們曾勇敢地承受了多少次喪慟。我好奇他們參加過多少朋友和親兄弟姐妹的葬禮。我從他們身上看到令人敬佩的堅強與力量。

我看到的是戰士。

他們學會了放手,以及從放手中繼續過自己的日子。他們明白什麼叫孑然一身。

以下是為悲傷的人提供支持的幾個簡單關懷:

*如果對方看似沒有「比較平復」,毋須過於擔憂;別覺得你應該催他們加快速度。

*如果你很擔心他們儘管已經心情低落了非常之久,卻還是無法放下,就該懷疑他們的悲傷是否已轉變成憂鬱症。不妨留意他們是否拒絕讓你設法替他們換個環境。

 *陪伴他們。

《生命的最後一刻,如何能走得安然》,瑪格麗特・萊斯(Margaret Rice)著,朱耘、陸蕙貽譯,四塊玉文創出版圖/《生命的最後一刻,如何能走得安然》,瑪格麗特・萊斯(Margaret Rice)著,朱耘、陸蕙貽譯,四塊玉文創出版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陪伴正念憂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