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上百億美元商機!英美法中俄疫苗市場戰開打,誰才是大贏家?

文 / 蔣濬浩    
2021-02-17
瀏覽數 37,000+
上百億美元商機!英美法中俄疫苗市場戰開打,誰才是大贏家?
圖/pexels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全球新冠疫苗開打!光是2021年,商機就超過100億美元,到底誰賺走了? 

2021年第一季,全球疫苗大戰正式開打。截至2月8日,施打總數已突破1.3億大關。

除了各國瘋搶疫苗的政治角力戰之外,還有另一場更激烈的「疫苗市場戰」,正在大國之間如火如荼開展。

根據聯合國統計,這波新冠疫苗的商機,光2021年,就有超過100億美元的商機。

儘快搶下疫苗市場大餅,不僅能充盈藥廠口袋,更是大國練兵、驗證生技實力的絕佳時刻。

《遠見》盤點包括輝瑞(Pfizer)、 莫德納(Moderna)、AZ疫苗(AstraZeneca/Oxford)、Novavax、嬌生(Johnson & Johnson)、賽諾菲(Sinovac Biotech)、衛星(Sputnik V)、國藥(Sinopharm)共七支疫苗,及其背後的研發國家,究竟誰能勝出?

美、英一枝獨秀,寡占七成市場

輝瑞、莫德納、AZ這三個藥廠的名字,在短短半年時間,已成為全球家喻戶曉的「救世主」。近來,Novavax、嬌生的三期臨床實驗,也紛紛傳出好消息,準備一同撐起疫情救世主的大旗。

但一般人可能沒注意到的是,這「五位救世主」,竟全數來自英美兩國,其中AZ為來自英國的藥廠,其餘四家,則皆為美國醫療集團。

而根據彭博社統計全球超過85.6億劑的疫苗訂單,光是上述五間藥廠所包含的訂單,就已經多達60億劑,等於光是英美兩國所占據的疫苗研發能量,就已占據全球的七成。

其中,由英國所開發的AZ疫苗,比起輝瑞、莫德納,能以更低成本的方式運送,外加通過三期臨床實驗早,如今已一舉拿下全球超過30億劑的訂單,包括COVAX、美國、印尼、中國,皆預計進口最多的AZ疫苗。

至於源自美國的輝瑞,由於在全球首批疫苗中保護力最高,因此,在早期談判時,便迅速獲得加拿大、日本、紐澳等已開發國家搶購。如今,輝瑞更是擊敗AZ、莫德納,成為歐盟國家最依賴的主要疫苗。

此外,今年1月底,美國疫苗廠Novavax再下一城,不僅疫苗保護力高達89%,且對英國、南非變種病毒均同樣有效。此研究成果亦讓印度政府決定與Novavax簽訂一筆10億劑的訂單,也讓美國在此次疫苗研發戰上,穩坐第一名寶座。

俄、中亂世贏家,逐步進軍歐盟

遺憾的是,雖然英美各大藥廠接連在疫苗開發上傳出捷報,但礙於全球疫情慘重,包含AZ、莫得納、輝瑞、等三支主要疫苗,當前仍以優先挹注開發本國為主,僅有少數疫苗,能通過COVAX分配至他國。

由於疫苗數相對稀缺,也讓疫苗開發進度相對緩慢的俄羅斯與中國,也有了進軍他國市場的機會。

有趣的是,不論是中國的國藥疫苗(Sinopharm),或是俄羅斯所研發的衛星疫苗(Sputnik V),兩者在臨床三期研究上,都欠缺明確的數據佐證,而是僅憑國內緊急授權的施打效果,來側面印證疫苗的有效性。

俄羅斯研發的衛星疫苗(Sputnik V)。Flickr by Marco Verch Professional Photographer圖/俄羅斯研發的衛星疫苗(Sputnik V)。Flickr by Marco Verch Professional Photographer

兩國疫苗在研究數據上的缺乏,也使得COVAX遲遲未敢將兩國的疫苗納入配送名單。不過,這並不妨礙中俄兩國在全球疫苗市場加速布局。

據彭博社追蹤,當前衛星疫苗在全球訂單量已達7.6億劑,印度、巴西就分別訂購了2億、1億劑,其總訂購量也僅落後全球三大疫苗廠。

至於中國,在全球布局上也絲毫不落人後。據《紐約時報》報導,中國疫苗已經大舉進口中東,包括約旦、伊拉克、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巴基斯坦都已經陸續批准了中國疫苗。

此外,歐盟的疫情緊張、疫苗明顯供不應求,也正逐漸打開中俄疫苗進場的可能。

1月29日,匈牙利總理歐爾班便表示,由於歐盟所配的疫苗不足,匈牙利已分別購買了中國的科興疫苗,以及俄羅斯的衛星疫苗。

奧地利總理庫爾茨日前也表示,由於AZ疫苗全球短缺,導致奧地利接種疫苗的速度緩慢,如果俄國和大陸的新冠疫苗獲得歐洲藥品管理局批准,他本人將樂意接種。

名存實亡的法國,淪落替美代工

令人意外的是,在這場「疫苗戰」中,最大的輸家,竟是坐擁國際藥廠賽諾菲與世界第一實驗室「巴斯德研究所」的法國。

翻開全球疫苗訂單的排行榜,由法國藥廠賽諾菲與葛蘭素史克藥廠(GSK)所共同開發的疫苗,迄今也有多達7.1億劑的訂單,在榜上名列第五,甚至總訂單數上還超越了美國疫苗廠嬌生的總訂單數。

但,這大筆的訂單,卻無法在短期兌現,甚至可能淪為賽諾菲藥廠心中永遠的痛。

法國藥廠賽諾菲與葛蘭素史克藥廠(GSK)共同開發的疫苗。Flickr by Pontificia Universidad Católica de Chile圖/法國藥廠賽諾菲與葛蘭素史克藥廠(GSK)共同開發的疫苗。Flickr by Pontificia Universidad Católica de Chile

原因就在於,這組被歐盟寄予厚望的疫苗,最終公布的三期臨床實驗結果,竟然僅有50%的保護力,其中,老人接種的免疫反應最為不足,成為該疫苗淪於重新開發的致命傷

更慘的是,除了賽諾菲疫苗延宕,法國著名實驗室巴斯德研究所(Pasteur Institute)與美國默克藥廠(Merck & Co.)所協力合作研發的新冠疫苗,也在今年1月,因臨床試驗不如預期而喊停。

近期,法國藥廠賽諾菲高層更表示,迫於法國財政部的壓力,使得賽諾菲不得不協助生產力有限的美國藥廠輝瑞進行疫苗代工;這也讓明明貴為全球首批開始著手進行疫苗臨床實驗的法國疫苗界,蒙上一層陰影。

數位專題
新冠疫情即時追蹤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輝瑞Moderna疫苗武漢肺炎新型冠狀病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