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讀書人的自許

文 / 王力行    
2002-07-01
瀏覽數 22,500+
讀書人的自許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日本知名戰後派女作家曾野綾子,在她的《中年以後》一書中說,「人生不能打馬虎眼兒,人生佳境需花時間、精神、勞力,一點一滴達成。」

又說,「中年以後,如果提到最重要的是什麼?我想是做個有品德的人吧。」

曾野綾子在人生進入成熟階段後的中年之語,聽在這個顛覆、驟變、混亂,甚至沈淪的年代,也許有些人會認為落伍,也許有些人會視如陳腔,更也許某些人會斥之為高調。

但是,對於二十年來,出版過上千種書、發行至少一千五百萬冊的「天下文化出版公司」而言,企業如人,不能打馬虎眼兒,也要兢兢業業地做個「有品德的公司」。

「讀一流書、做一流人、建一流社會」,正是天下文化出版的核心價值。以此為名的書剛剛出爐,書中邀得二十一位台灣的知識領袖,分享他們的讀書體驗,剖析他們對讀書人、對讀書人與社會之間關係的深切期許。

例如,和信醫院院長黃達夫在閱讀過程中領略:一般人缺乏背景知識(common sense )以及邏輯思考、獨立判斷力,因為不讀書;「社會失序、政府沒有新作為、國人集體陷入躁鬱與內耗,」也是因為大家不讀書,跳不出慣性思惟和傳統框框。

又如,交通大學張俊彥校長,在讀了《愛因斯坦傳》後,深受衝擊,他寫道,「我們每個人都像電子一樣,被鎖在一定能級的社會軌道上運轉。只有放入更高的精神或物質能量,才會躍遷到新的軌道上去。第一流書,就有這樣的神奇效應。」

再如中研院副院長曾志朗嗜讀偵探小說,他認為讀福爾摩斯的精髓在於,「你必須能欣賞他把『常識』轉變成『專業知識』的能耐。」例如牆壁上寫了字,一般人只關心是什麼內容,而福爾摩斯卻能從字的位置和筆畫走勢,推論出兇手的身高和使用左右手的傾向。

事實上,中國知識分子早在百年前就體認出版好書對中國文化啟蒙及教育發展的重要。聯合晚報副董事長張作錦,在書中「故向書林努力來」一文,特別記述1897年「維新人物」之一張元濟如何說服蔡元培、胡適之、王雲五等人參與把「商務印書館」辦成中國一個深具影響力的出版社;百年以前這位中國知識分子就看出,「出版之事可以提攜多類國民,似比教育少數英才為尤要。」

幽默大師林語堂曾經說過,把一個年輕人放到圖書館去,好好讀四年書,他的所獲一定大過一位大學畢業生。商務印書館在近代中國的教化啟蒙力量,早已超過一所大學。

如果讀者用心去閱讀這本《一流書、一流人、一流社會》,不難看出讀書的效益、愛書的喜悅、出書的驕傲,以及一個書香社會的希望。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