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佛里曼重磅專訪》重返伊朗協議、對中國強硬?拜登首度暢談兩大外交政策!

文 / 何晨瑋    
2020-12-03
瀏覽數 18,600+
佛里曼重磅專訪》重返伊朗協議、對中國強硬?拜登首度暢談兩大外交政策!
圖/美國總統當選人拜登,接受《紐約時報》專欄作家佛里曼的電話訪問。取自維基百科,拜登推特。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美國總統當選人拜登,1日晚間接受《紐約時報》專欄作家、普立茲新聞獎得主佛里曼,長達一小時的電話訪問。這也是拜登當選後,首度談及伊朗、中國等外交政策議題,本文整理以下外交兩大重點。 

著有《謝謝你遲到了:一個樂觀主義者在加速時代的繁榮指引》、《世界又熱、又平、又擠》等專書的作家佛里曼(Thomas L. Friedman),長期洞悉國際情勢,在外交、經濟等議題更是著墨甚深。

因此,此次專訪主要聚焦在拜登未來上任後的外交、國際經貿等政策規劃。

對伊政策〉美重返伊朗核協議 

上月27日,伊朗首席核子科學家法克里薩德(Mohsen Fakhrizadeh)遭暗殺,這是今年以來伊朗第三位重要人物遭暗殺,使中東緊張情勢急劇升高。此刻正值美國現任總統川普任期尾聲,恐成為新任總統拜登的外交難題。

首席核子科學家法克里薩德(Mohsen Fakhrizadeh)。取自維基百科 。圖/首席核子科學家法克里薩德(Mohsen Fakhrizadeh)。取自維基百科 。

佛里曼詢問拜登是否持續堅持,曾投書在《CNN》對《伊朗核協議》的觀點:「如果伊朗恢復遵守核協議,美國將重新加入該協議,作為後續談判的起點」,當初拜登也表示會取消川普對伊朗實施的制裁。

拜登表示,這將會是棘手難題,但會成真。而佛里曼也接續提到,伊朗人顯然樂見如此,上月17日伊朗外交部長查瑞夫(Javad Zarif)表示,只要美國完全履行核協議的話,伊朗會自動遵守,並且不需任何談判。

2015年,美國前總統歐巴馬任內和俄、中、英、法、德等多國,共同簽署《伊朗核協議》,確保伊朗停止核武研發,但川普卻在2018年片面退出該協議,並對伊朗施行嚴厲石油制裁。

今年元月,伊朗軍事最高指揮官蘇萊曼尼(Qassem Soleimani)遭美軍無人機擊殺後,並宣布暫停履行《伊朗核協議》的義務。

拜登則表示,他和國家安全團隊的看法是,一旦雙方恢復協議,必須在很短的時間內進行一輪談判;並認為伊朗發展核武器,是對美國和全球核武器控制制度的《不擴散核武器條約》,構成直接的國家安全威脅。

而談判最理想的狀況,不僅包含《伊朗核協議》的簽署國,伊朗、美、俄、中、英、法、德和歐盟,且需要涵蓋沙烏地阿拉伯、阿拉伯聯合大公國。

對中政策〉秉持「美國優先」、維持對中關稅 

近期,拜登公布財經團隊首波名單,預計由聯準會前主席葉倫(Janet Yellen)出任財政部長。其當務之急,無疑是緩解當前美中貿易戰的緊張情勢。

聯準會前主席葉倫(Janet Yellen)將出任財政部長。取自flickr。 圖/聯準會前主席葉倫(Janet Yellen)將出任財政部長。取自flickr。

拜登表示,上任後他將維持川普政府對中國所施加的關稅,和達成的貿易協議,且他希望對美中現有的協議進行全面審查,並和歐亞的傳統盟友協商,進一步可發展、制定一致的戰略。

川普雖關切中國對美國的巨額貿易逆差,但貿易戰屢屢挫敗。而拜登則表示,他會將目標放在實際上中國濫用行為方面,取得進展的貿易政策,包含中國竊取智慧財產權、傾銷產品、非法補貼;並且強迫美國公司向其中國同業進行「技術轉移」。

拜登最後總結,在處理與中國的關係,一切都和「影響力道」(leverage)有關,在他看來,美國還沒有足夠的影響與槓桿能力;他也進一步提及,要產生更多影響力,需要先建立國內兩黨的共識外,也要制定更好的工業及研發政策,並大規模投資基礎設施和教育,才能中國相競爭,而不僅僅是抱怨。

拜登也提出美國的投資願景,他將以能源、生科技術、先進材料與人工智慧,作為政府大規模投資研究的成熟領域,並表示:「在我們完成上述對國內勞工及教育投資前,我不會跟任何人訂立任何新的貿易協議。」

「若拜登政策全面推行,對中國來說,可能不是好消息!」佛里曼在該篇專欄總結。

從他的筆下,不難看出拜登在外交、國際貿易等議題上,將以「多邊外交」為號召,透過與盟國的合作方式牽制伊朗、中國,並遵循「美國優先」的原則,以國內經貿為優先要務,重建美國的國際聲譽。

數位專題
拜登新時代,美中台關係重開機?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外交美國中國中美貿易戰美國大選拜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