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面對百年來最重要選舉,台灣要慎重合縱連橫

專題論壇一〉美國總統大選後的台美中新局
文 / 邱莉燕    攝影 / 張智傑、池孟諭
2020-11-05
瀏覽數 12,900+
面對百年來最重要選舉,台灣要慎重合縱連橫
左起為蘇宏達、蘇起、朱雲漢。張智傑攝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開票過程陷入激戰,不只是美國人關心,全世界也密切關注。而大選之後的結果,將如何影響全球局勢、美中對峙及台灣前途,亦是眾所矚目。

2020第18屆遠見高峰會(以下簡稱2020遠見高峰會),首場專題論壇就以「美國總統大選後的台美中新局」為題,因疫情關係,特邀哈佛大學名譽教授約瑟夫.奈伊(Joseph S. Nye Jr. )預錄一段演講影片,接著由台灣大學政治系教授暨中央研究院院士朱雲漢主持論壇,與台北論壇基金會董事長蘇起、台灣大學政治系教授蘇宏達一起對談。重量級大師雲集,共同探討這場近年來最重要的一場選舉。

約瑟夫.奈伊:大選過後不會引起暴動

針對這次的美國總統大選,奈伊認為是史上最重要的選舉之一,而如此高的投票率,在本質上可能是對現任總統的再肯定,抑或是翻轉現任總統的轉捩點。「我想這會被視為是過去一百年來最重要的選舉之一,」奈伊說。

這次大選的重要性,還展現於選舉結果對於整個世界的影響,尤其是國際秩序的重新建立。

奈伊觀察到,挑戰現任美國總統川普的總統候選人拜登曾言,若當選將會重新加入「巴黎氣候協定」、世界衛生組織,強化與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的關係。但是如果川普再次當選,大概過去四年的狀況會持續下去。因此,誰當選,對美國的外交與在世界的地位會有很大的不同。

身為軟實力專家,奈伊指出,川普總統對美國的軟實力有非常負面的影響,如果查看聲譽良好的民調機構,例如皮尤中心或蓋洛普所做的民調會發現,美國對許多國家的吸引力已經下降,也衰減了美國的軟實力。至於是否會持續下降或恢復?如果拜登贏過川普,將會看到民調顯示出美國恢復軟實力。反之,若川普連任成功,「那你會看到如同過去四年一樣的趨勢,」奈伊說。

至於是否該擔心大選過後會有暴動?奈伊說,選前幾天,有人預言會發生暴力,而在某些城市有些店面甚至會將木板覆蓋在窗戶上,但事實上,沒有發生暴動。

人們一度擔心拜登當選會對台灣比較差,奈伊卻不這麼認為。若是拜登當選,不會對台灣政策產生太大的改變,無論誰當選,政策都會差不多。

最後奈伊明言,未來如果台灣沒有正式宣布獨立,中國也沒有使用武力的話,兩岸關係應該要靠海峽兩岸的溝通協商,「這一直是美國的立場。」

哈佛大學名譽教授約瑟夫.奈伊(Joseph S. Nye Jr. )。圖/哈佛大學名譽教授約瑟夫.奈伊(Joseph S. Nye Jr. )。

朱雲漢:無論誰當選都將有各自的挑戰

朱雲漢為在台北現場的論壇開場,首先他非常認同奈伊所言,這場大選對美國的世界地位與外交政策,影響非常深遠。

2016年川普當選後,採取了激進的單邊主義路線,也徹底扭轉了過去美國的中國政策,把中國視為最大的安全威脅及戰略競爭者。這場選舉的結果,不管對台灣、亞太抑或全球均非常關鍵。

朱雲漢認為,即便最後是拜登當選,他領導的將是一個高度分裂的美國。川普這三年執政時期,所累積的各種社會矛盾,特別是嚴重的貧富差距、族群與價值衝突,加上疫情引發的經濟衰退,無論誰當選,挑戰不容小覷 。

台大政治系教授暨中央研究院院士朱雲漢。池孟諭攝圖/台大政治系教授暨中央研究院院士朱雲漢。池孟諭攝

蘇起:美國資本主義生了病

第一位與談人、前國安會祕書長蘇起針對選情進行評估,對台灣來說最壞的情況是雙方僵持不下,若是川普當選的話,兩岸可能會出大事,美中也會繼續對抗,如果是拜登上台,估計美中台三方關係會稍微緩和,而他也判斷拜登的勝算仍然比較大。

蘇起指出,假使川普能夠以少數票當選,是美國的民主生了病,但更大的問題是美國的資本主義生了病,美國的資本主義導致美國貧富極度不均,前幾天出爐的一份報告顯示,美國最有錢50人的財富,竟相當於全國1億6000 人的總和。

美國新總統對台灣的影響為何?蘇起分析,川普與美國軍方及情報單位關係很差,所以他從來不擔心近期中共對台灣的任何施壓,一是假使川普要在台海之間搞個「10月驚奇」的話,軍方沒有人會配合他在南海演這場戲,因為軍方跟川普之間距離很大。

假如川普連任成功,台灣若以為美國會派兵保護的話,「對不起,他(川普)根本沒辦法做這樣的指揮。」

不過,蘇起也認為若是拜登當選,「中間有個轉換期,說不定會稍微好一點。」

台北論壇基金會董事長蘇起。張智傑攝圖/台北論壇基金會董事長蘇起。張智傑攝

蘇宏達:台灣處於美中地緣政治的中間

第二位與談人、台大政治系教授蘇宏達是台灣少數的歐美專家,他特別指出,亞洲在全世界份量增加的同時,亞洲各國互賴的程度也在增加,不友好程度也在提升,換句話說,在整個亞洲都有民族主義。「所有的民族主義都主張仇視你的鄰居,反過頭來鞏固自己民族的建構。 」

一個弔詭的現象是,亞洲國家通常跟最重要的貿易伙伴關係都不好,彼此之間依存度愈高,愈討厭彼此,但是又要賺錢,幾乎精神分裂。

在這種態勢下,美國所提出的「印太戰略」,隱含著孤立中國大陸的作為。而印太戰略的致命問題是,缺乏一個經貿的策略與藍圖,最後就變成掠奪式的殖民主義,「這個是沒有辦法撐得久,而且得到支持的,」蘇宏達說。

反觀中國大陸,一是利用RCEP跟東邊、南邊的鄰居整合,一是通過上海合作組織與一帶一路,與西邊的鄰居整合,蘇宏達認為,這兩個大戰略,基本上都包含巨大的投資和經貿往來,然而缺陷是大陸卻沒有基於亞太安全的總體規劃,也沒有辦法長久。

回過頭來看台灣,台灣剛好處於兩者間的關鍵位置,美國印太戰略有安全沒有經貿,而大陸是有經貿沒有安全,「而就在這樣的位置下,我們就成為了關鍵。 」

台灣到底應該怎麽做?蘇宏達坦言非常困難,因為台灣並不是大到足以撼動兩個國家的大戰略,「但是我們要在這兩邊中,放大眼睛,做最好的選擇,」蘇宏達總結說。

台大政治系教授蘇宏達。張智傑攝圖/台大政治系教授蘇宏達。張智傑攝

數位專題
拜登新時代,美中台關係重開機?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約瑟夫.奈伊華人領袖遠見高峰會美國大選兩岸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