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生死這堂課:我們要幫的,應是活人

文 / 一流人    
2020-08-14
瀏覽數 16,400+
生死這堂課:我們要幫的,應是活人
僅為情境配圖。取自pexels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編按:
被譽為香港四大才子之一的老頑童蔡瀾,亦同時具有知名作家、美食家、生活家等身分,近80年的人生智慧集結在生活的每一處,他談讀書,談交友,談飲食,談家庭,談天下。(本文摘自《我喜歡人生快活的樣子》,作者為蔡瀾,以下為摘文。)

好友的父親患癌症,切片下來,證實有毒,現在等著開刀。

能怎麼安慰他呢?

自己又不是醫生,就算是,也束手無策,這是世紀絕症,至今還沒有解決辦法的呀。

要幫的,應是活人。人,要對自己好一點,才有足夠的愛心去對待別人。

生老病死為必經道路,壞在人類的詩歌小說中,將這四樣東西看得太重,永遠是歌頌,從不教人怎麼去接受。

墨西哥小孩吃白糖做的骷髏頭,他們和死亡經常接觸,對它的恐懼消失。葬禮上,大家放了煙火,唱唱歌,悲哀的氣氛減少。

天主教也好,認為走了就上天堂,本人安詳而去,送終的也為之歡慰。

話雖這麼說,輪到自己,親愛的人死亡,還是痛心欲絕的。

3年前,家父去世時,天下多少宗教或哲學,都不見效。家父年90,我們做兒女的並非沒有心理準備,而是不肯去接受事實,不知怎麼面對。

曾經讀過詩篇,曰:讓我走吧,留我於心,你我都不好過。

是的,我們怎麼不能從逝者的角度看這一回事?的確,我們太多的愛,過剩的情,對死者是種負擔。人去了,還要連累活著的幹什麼呢?簡直是增加他們的麻煩,死者去得不安。

老人家還活著時,盡量陪伴著老人家吧,讓他們活得一天比一天更美好。要是他們還是憂鬱,也不必勉強,總之只要常在他們身邊,已足夠。

對病患者,我們常說願意以自己來代替他們,這是不可能的,但是可以用他們的逝世來訓練自己—有一天自己臨走,怎麼去安慰身邊的親人。我們會發現,原來,死亡是我們的老師,還能從中學習。

《我喜歡人生快活的樣子》一書,蔡瀾著,高寶出版。圖/《我喜歡人生快活的樣子》一書,蔡瀾著,高寶出版。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家庭死亡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