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靠酷碰券紓困,究竟是解藥還是毒藥?

文 / 徐養齡    攝影 / 張智傑
2020-04-14
瀏覽數 16,150+
靠酷碰券紓困,究竟是解藥還是毒藥?
圖/僅為情境配圖。張智傑攝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你想領酷碰券、消費券還是現金?這個問題,無疑是近來最夯的話題之一,有人認為領現金或消費券「卡實在」,質疑酷碰券限制太多,政府眼裡的「以緩濟急」,恐淪為「緩不濟急」。

新冠肺炎疫情仍看不到終點,無薪假伴隨失業率節節攀升,行政院為振興低迷景氣,祭出1兆500億預算紓困。其中,單一平台每人每月最高折抵1000元的「酷碰券」話題性最強,也最貼近廣大老百姓。

只是,酷碰券尚未正式上路,就已經被外界批得千瘡百孔,民進黨立委高嘉瑜6日質詢時,也挑明了質疑酷碰券像是「走在雲端的感覺,讓人覺得不食人間煙火」。

針對酷碰券,總統蔡英文強調,如果發放現金,民眾未必會拿去消費,所以政府發放酷碰券或是其他方式,要能夠誘導消費需求。經濟部長沈榮津則形容,民眾為了1000元的折扣,就會消費4000元,等於是可以達到四倍的效果。

事實上,酷碰券類似「買千送百」的促銷特質,在疫情當前、人人沒錢的節骨眼,立基點已明顯站不住腳。更為人詬病的是,酷碰券尚須結合電子支付(或敬老卡)才能使用,以至小吃、便當店等基層卻普及的商家,根本難以受惠。

「部長,你有用過電子支付在商店買東西嗎?」高嘉瑜8日質詢沈榮津,沈搖頭答「沒有時間」,高追問:「從來沒有使用過?」「你現在推出的酷碰券卻要求民眾用電子支付買東西,如果連部長都沒有在使用,『我不知道如何去要求民眾』。」

四大支付平台僅588萬會員,普及度偏低

高嘉瑜一針見血的質詢,讓沈榮津難以招架,改口稱電子支付是年輕人愛用,要防止數位落差,堅守四倍加乘效果方針,但也坦承四大電子支付平台會員總數僅588萬人,僅占總人口約四分之一。

交大資訊管理與財務金融學系教授鍾惠民表示,行動支付的覆蓋性不夠廣,是當前酷碰券面臨的最大問題,不過,也許可以順勢提振行動支付的普及性,妥善運用大數據資料,從精準營銷刺激消費信心。

鍾惠民分析,台灣在疫情期間,口罩的大數據分析做得很好,令各國刮目相看,酷碰券的好處是能帶來巨量資料,便於後續作大數據分析,從民眾的消費行為上,找出實質需求及受影響產業層面。

然而,酷碰券究竟是如沈榮津所說的「四倍效果」,還是「不食人間煙火」的雲端方案,目前尚在激辯之中,但傾向現金或消費救急的聲浪愈來愈大,也是不爭的事實。

酷碰券不如現金?美日星韓直接發錢

相較於政府提出的酷碰券措施,國民黨近期接連召開記者會,呼籲政府在排富機制下,全民發放現金。

目前全球各國紛紛端出鉅額的紓困振興方案,其中,美國預估月底失業人口將達到2000萬人,豪擲2.2兆美元,針對年所得及是否養育17歲以下孩子,發放1200美元到2900美元的補助,為各國之最。美國整體紓困預算規模占GDP比重達10.2%,台灣為5.5%。

日本也針對因疫情而收入銳減的家庭,發放每戶30萬日圓現金紓困,民眾可主動申請。韓國則羅列約1400萬戶收入排在全國70%以下的家庭戶,進行100萬至40萬韓元不等的現金紓困。新加坡也砸下599億預算,凡年滿21歲國人發放600新加坡幣現金補貼。

美國豪擲2.2兆美元進行紓困,為世界之最。圖/美國豪擲2.2兆美元進行紓困,為世界之最。取自@WhiteHouse twitter

2008年馬政府發消費券 學者:發就是對的

2008年金融海嘯時期,馬政府發3600元消費券振興經濟,與目前其他國家發放現金的做法相近。到底酷碰券和消費券,哪個方案較好?

鍾惠民認為,現階段小型受薪階級比較辛苦,沒錢消費就無法獲得酷碰券的折抵,而當年的消費券在事後看來,雖就經濟層面沒有很精準的資料,但就大環境而言,「發就是對的」,對於整體民心及帶動消費還是有助益的。

台灣仰賴外貿獲利,但目前全世界狀況不好,各行各業都受到衝擊,透過發行酷碰券,則可朝向精準營銷著眼,同時結合經濟政策,分析大數據,從營銷角度刺激大眾消費信心。

其實,無論是酷碰券、消費券或現金,都各有優劣,也都可以審慎討論,但最重要的是,如何能讓資源及時送到最前線,讓民眾有感,就端看政府及立法部門的有效權衡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酷碰券沈榮津行動支付武漢肺炎2019新型冠狀病毒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