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凌安電腦在西安做軟體代工

文 / 蕭維文    
2001-11-01
瀏覽數 22,300+
凌安電腦在西安做軟體代工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走進凌安電腦位於西安東高新區的辦公室,沒有華麗的裝潢,簡單的辦公室家具隔間,員工埋頭在個人電腦前。這正是凌群電腦轉投資位於西安的軟體工廠——凌安電腦。

凌群電腦副總經理黃種智說,「運用大陸充沛的軟體代工人力,凌群要做軟體業的台積電。」

而在走進凌安,從會議室內,卻傳出「阿伊鳴嘿哦」的基礎日語教學,十名電腦本科生,到凌安在職教育的第一課,不是軟體設計課程,而是日語。

這是凌群成為軟體業台積電大戰略的第一步。黃種智說,日本最近釋出許多軟體委託代工的訂單,過去多由印度代工,最近也轉向大陸。凌安過去支援台灣或大陸包項目,現在將轉為爭取為日本代工。

日本釋出的代工量十分驚人。凌安電腦總經理李煌模指出,單是NEC一家公司,1997年在大陸就釋出每年三千個人的代工量。

剛接任凌安總經理的李煌模則是由NEC中國挖角來的。李煌模早期服務於台灣NEC,後來被派駐北京兩年,具有多年日商及大陸背景,是凌安轉型的秘密武器。李煌模說,和日本做生意準備期及培養期很長,但是一旦建立合作關係,就會成為長期伙伴。

李煌模說,在NEC中國的大陸員工,三個月的日語課程是基礎,重點幹部還將赴日本受訓一年半才能返回中國述職。他現在將NEC的經營模式及人脈移植到凌安。

早在1993年凌群電腦就看準了大陸市場的潛力,透過美國子公司轉投資凌旭電腦(深圳),做為進軍中國市場的前哨站。

面對大陸本地及外商軟體業者的競爭,凌群走的是較無競爭者的利基市場區隔,黃種智說,我們在台灣對證券、金融機構的系統整合已經有了成功的經驗。

而為深圳交易所所做的系統整合,更為凌群在大陸打響了第一砲。黃種智說,由於凌群早有為台灣證交所做系統整合經驗,因此深圳要求我們兩年內完成的工作,我們卻只花了三個半月,「他們都覺得不可思議。」

於是在考量「大陸人應該更瞭解大陸市場」,凌群決定在大陸設立軟體研發工廠,而在沿海與內陸的抉擇中,黃種智決定了人員流動率低的西安。他說,流動率過高對軟體研發的殺傷力太大,因此他寧願選擇外商較少的西安為基地。

凌安員工最高時曾經達到七十人,受到台灣業務萎縮的影響,目前暫時縮減至四十人。不過為了因應未來業務的擴張,凌安的辦公室仍然以一百人的規模做規劃設計。

每年春、秋兩次的西安人才召募會,凌安都會設攤位募集人才,以儲備人力。黃種智說,凌群的經營一向保守,一旦日本的代工「試單」能夠成功,是可以考慮加碼投資的。

李煌模說,西安本地的人才與沿海大城市相較,確實有些差距,但做AP(應用軟體),其實有很多機械化的動作,講究的是能夠吃苦,人員穩定性反而更重要。

大陸市場的潛力確實驚人。黃種智透露,受到全球景氣衰退的影響,凌群集團台灣部分的營收今年預估將是零成長,而大陸部分卻由去年的新台幣1億元,成長到今年的2億多元。

不過,大陸市場成長空間雖大,但營運成本過高,使得利潤微薄。黃種智分析,大陸「軟體有價」的觀念才剛起步,軟體價格仍然偏低;加上大陸幅員遼闊,差旅支出龐大。

而由於貿易障礙高,間接鼓勵逃漏稅,使得合法交易往往必須付出高於非法交易兩至三成的成本;而部分企業沒有外匯配額,也使得交易難度升高。

李煌模在NEC的經驗,也使得他對大陸本地市場的開發心存戒慎。他說,NEC1997年為陝西省完成全省各市的通信設備建設,一直到今年才收到90%的貨款;資策會在陝西標到的一項「綠卡工程」,也花了五年時間才收到錢。他說,「在大陸能夠收到錢,才是真功夫。」

飯局、紀念品、差旅這些成本更是無法控管。李煌模指出,日本政府曾貸款中國政府2億美元,但指定需採購日本IT(資訊科技)產品,結果一場採購說明會,全國各地來了兩百多人,差旅、宴會,甚至卡拉OK就不知先花了多少錢。

「現在負責研發,單純多了,」交易對象也轉為日商,也將省去許多不必要的成本。凌安改變策略,將向成為軟體業的台積電大步邁進。(蕭維文)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兩岸要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