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領航‧港通全球【創業環境篇】

獨角獸的育成基地 香港躋身亞洲新創搖籃

文 / 遠見雜誌整合傳播部企劃製作      2019-11-05
獨角獸的育成基地 香港躋身亞洲新創搖籃

(圖說:香港科學園為亞洲新創獨角獸的育成基地。)



根據香港當局的統計,2018年全港共有2,625間新創企業,顯示新創企業數量在過去5年呈現146%的高速成長;而強勁的募資能力、顯著的國際能見度,加上新近推出的各項扶持措施,持續將香港推向亞洲新創搖籃之列。

創投界持續延燒的話題之一,就是下一個「獨角獸」在哪裡?這種市值超過10億美元的新創公司,在香港已經催生出至少四家。為何香港得天獨厚,能成為新創事業育成基地?除了香港以各種方式積極鼓勵投入新創產業,並以獎勵吸納全世界人才,私人企業也持續在產品與服務上追求以創意和科技領先同儕,這幾方面都是關鍵因素。

「原創」+「人才」讓香港躍身新創搖籃

(圖說:商湯科技(香港)總裁尚海龍。)

商湯科技(香港)總經理尚海龍便指出,「原創」加「人才」,絕對是成功的不二訣竅。說起這家以AI(人工智慧)聞名全球的超級獨角獸,就連台灣科技行業龍頭也被媒體報道要員工向其學習。去年商湯與中國大陸華東師範大學合作出版了一本題為《人工智能基礎》的書。有台灣科技業龍頭企業負責人認為人工智慧是現今科技發展關鍵,因此立刻買下兩萬本贈送員工,事件備受媒體矚目。

回顧商湯能夠立足香港,高速成長,尚海龍表示,結合產官學三方的努力,是一大成功主因。根據香港當局的鼓勵政策,若企業贊助大學實驗室超過50% 以上,研發結果的「智慧產權」可歸屬企業。這大大提高了產學合作動力,成就雙贏。

商湯近年除百分百贊助香港中文大學的「多媒體實驗室」,也與美國聲譽卓著的麻省理工學院共同成立「人工智慧聯盟」,致力全方位人工智慧原創技術研發。與其他新創企業相當不同的是,商湯在與高等學府的連結上紮根很深,甚至在創立之初就設有「高校關係」(University Relationship)部門。目前與商湯合作的大學實驗室已得出一定數量的「知識產權」,並持續透過此模式加速產品研發。

以科技切入物流創新模式打破傳統

相對於商湯專攻電腦視覺與深度學習,香港另一重要「獨角獸」Lalamove(啦啦快送),自2013年成立以來,已躍居「亞洲最大物流媒合平台」,不但已在超過一百個城市提供服務,2019年亦於巴西人口最多的聖保羅建立營運團隊,進攻拉丁美洲市場。

「只要有適合的送貨員在線,用戶就可隨時寄送,不再受限於傳統物流公司的營業時間與收件尺寸等限制。」Lalamove 創辦人周勝馥分析,科技幫助新形態物流做出創新模式,提供消費者流暢的使用體驗;而對新創公司而言,成長是生存的必要條件,因此將商業模式「規模化」是重要的目標及發展方向。

(圖說:Lalamove創辦人周勝馥。)

「我們初創立時,叫車服務就已很熱門,但很少公司試著將物流服務數位化。」周勝馥認為,相對於純人工服務,科技物流擁有更多優勢,它能做到高效媒合,提高運送效率,也更容易分析資料、優化流程、找出最有效率且最快的配送路徑,甚至從歷史數據,預測用戶需求。周勝馥回顧認為,企業成功要仰賴許多要素,而且很難直接複製其他企業的成功個案;找到自己獨特的利基點,絕對是重要關鍵。

找出獨特利基成功發展新創亮點

而台灣新創企業WeMo Scooter,就從「在地需求」切入,精準找到獨特創業利基。在目前躍居「共享機車」領導品牌的佳績下,不但已在台北、新北與高雄佈局超過三千輛機車,且因應市場需求持續增車中,以城市規模來說,更是排名全球前六大。

WeMo Scooter共同創辦人暨執行長吳昕霈指出,從台灣消費者習慣中發現,本地人就連短距離,也喜歡叫車或騎車,而且「不拘泥於單一交通工具,每人每天通勤趟數平均可達3.5到4趟,在在顯示台灣都會區的機車使用需求高。」

(圖說:WeMo Scooter共同創辦人暨執行長吳昕霈。)

「『行』是很花時間的一件事,摩托車可讓通勤更流暢、更具彈性。」吳昕霈笑著指出「若無法成為第一個想到點子的人,至少也一定要比別人更強。」他回顧2017年開始營運後,「一方面把在地優勢考慮進來,一方面也不斷進行對外連結」。簡單來說,就是像海洋文化一樣走出去,但不能有故步自封的保守心態。

「台灣的缺點,就是資本市場不夠熱絡,不利新創取得資金。」不過他也並不悲觀,直陳若無強勁的資本募集市場,那麼按部就班打穩根基,並從香港等地的成功案例汲取經驗,台灣同樣可以成為推動新創的成功範例。

《見・識香港》創新拓視界

  →更多關於香港的資訊,請瀏覽香港經濟貿易文化辦事處網站

關鍵字: 創業經濟科技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