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翻轉婚禮」背後的價值:劃出分界線,每天都可以是嶄新的開始

不用等到新年!每天都可以是新起點
文 / 一流人    
2019-10-18
瀏覽數 3,750+
「翻轉婚禮」背後的價值:劃出分界線,每天都可以是嶄新的開始
僅為情境配圖。圖片來源:pixabay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強鹿公司的到職日體驗是出現於轉換時期的顛峰時刻。要是人生的轉折少了某個「時刻」,有可能變得模糊不清。我們常因為不曉得要怎麼做,或者該遵守什麼規定而感到焦慮。

領有諮商心理師證照、擅長悲傷輔導的大師級人物肯尼斯.多卡(Kenneth Doka),在他所著的《面對失去,好好悲傷》一書中說過一則故事,值得我們深思。

有個女人來找他,說丈夫死於肌萎縮側索硬化症(俗稱漸凍人症)。在先生生前,兩人的婚姻很美滿,他是個好爸爸、也是好丈夫,但漸凍人症是一種非常痛苦的退化性疾病,當她丈夫病況加劇時,就需要更多照顧,兩人都備受煎熬。丈夫身為一家小型建設公司的老闆,自尊心甚強,不太能接受生病的事實,因此夫妻開始頻起爭執。

但他們是天主教徒,對婚姻極為虔誠。她說,經過難熬的一天後,每晚他們倆會在床上緊握彼此的雙手,碰觸著婚戒,為對方重唸一遍結婚誓詞。

她來找多卡時,丈夫已經離世六年,她的心態上也已經調適好準備跟其他人約會,但她說:「我既無法戴著戒指去約會,也無法說服自己褪下戒指。」她堅信婚姻是一輩子的事,也認為自己應信守承諾,現在的她有些不知所措,進退維谷。

多卡那時已經寫過多篇文章,從各方面剖析「療癒儀式」如何幫助沉浸在悲傷中的人們。

他認為她需要一個「轉換的儀式」才能摘下那枚戒指,她也認同這個主意。所以在徵得同意後,他便和她的神父聯手打造一個小儀式。

某個星期天的下午,就在這間她當初結婚的教堂,做完彌撒之後,神父邀集了一群她的好友和家人,其中不少人曾出席當年的婚禮。

神父讓他們站在聖壇周圍,接著開口問她。

「不論情況好壞,妳都會忠於丈夫嗎?」

「是的。」她回答。

「無論生病或健康,也都一樣嗎?」

「是的。」

神父帶著她念結婚誓詞,但用的時態是過去式。她在一群見證人的面前,確認了她在婚姻中的忠誠,深愛並且尊敬丈夫。

然後神父說:「現在,容我收下妳的戒指好嗎?」她依言摘下手指上的婚戒,遞給他。後來她對多卡說:「我居然就這樣摘掉了,簡直不可思議。」

神父收下了她的戒指,和多卡一起用鎖將她跟丈夫的兩只戒指扣在一起,貼在婚紗照的相框上。

這場儀式不啻讓她得以對自己、也對她所愛的人們,表明自己踐履了神聖的誓言,還對在場的每一個人宣告她即將轉換身分,這個時刻給了她一個嶄新的開始。

這則「翻轉婚禮」故事背後隱藏著一個顯而易見的核心。其實,這名遺孀去見多卡時,已經打算再度約會,顯然就算她沒跟多卡會面,最後還是會想辦法開解自己跟別人約會,也許需要花上一個月、一年甚至五年。在這段猶豫期,她會焦慮地反覆質疑自己,「我準備好了嗎?我真的可以開始約會了嗎?」這名遺孀需要的其實是一個分界線,好記錄這個重大的轉變。而在那個週日下午儀式結束後,正象徵著「我已經準備好了」。

我們的天性渴望這些指標性的時刻。譬如大家都喜歡新年新希望。任教於華頓商學院的學者凱瑟琳.米克曼(Katherine Milkman)表示:「每當新的一年開始,我們覺得可以拋下過往,從頭來過,這就是『新起點效應』……我犯的錯都是去年的事了,不妨這麼想:『那些錯誤與我無關,那是舊的我,而不是新的我。嶄新的我不會再犯這些錯誤。』」她覺得這種心態很驚人。

換句話說,新年新希望的重點不在於心願本身。畢竟,對大多數人而言,每年的心願都差不多。到了12月31日,大家都想要減重或存錢。新年伊始,我們會在心理上耍一些會計伎倆,試圖將過去的錯被留在一個叫「舊我」的帳本上,而「新我」從今日開始。

所謂新年新希望,應該叫做「新年的赦免」才對。

米克曼領悟到,假如她的「新起點」理論正確,那麼從頭來過的效應不該侷限於新年,所有堪稱里程碑意義的日子都該一體適用,像是每個月、甚至每星期的第一日,都給了我們一個藉口讓紀錄歸零。

米克曼和同事戴衡辰追蹤某間大學附設健身中心的紀錄,發現了支持「新起點」假說的有力證據。學生上健身房的機率在每週一上升了百分之三十三,每個月的前幾日上升百分之十四,新學期剛開始時更是攀升百分之四十七。

所以「新起點」不僅出現於新年元旦,也在其他重大日子裡出現。如果你亟欲做出轉變,卻老是失敗,不妨創造一個關鍵時刻,劃出一道界線,從這一端起是全新的你。

「翻轉婚禮」背後的價值:劃出分界線,每天都可以是嶄新的開始本文節錄自:《關鍵時刻》一書,奇普.希思(Chip Heath)、丹.希思(Dan Heath)著,王敏雯譯,時報出版。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閱讀生活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