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跌倒在電腦鍵盤上

文 / 林文玲    
1998-12-05
瀏覽數 12,300+
跌倒在電腦鍵盤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一位網友在我們公司的網站上貼了一篇笑話。

某校的某個系想在系辦公室添購一部冰箱,預算呈報到校方,被退了回來。助教一看,堂堂高等學府竟然連買個冰箱也不行,就換個名目,將冰箱改成「類神經人工智慧溫度調節器」,校方馬上就批准了。

往後,這個系陸續添購了許多東西。「數位決策產生器」是骰子,零食叫「高密度能量單位」,KTV設備是「Fuzzy 影像音波控制系統」,按摩椅叫「生化振動器」,電腦遊戲謂之「腦波振盪器」,電動玩具稱為「3D動畫VR多媒體處理機」,音響乃是「可記憶訊號產生器」,連大補帖也很有學問:「數位程式儲存版」。

食髓知味的助教又申購兩項「科技產品」:「超大型 Fuzzy 多頻非交錯非液晶積體電路超高道影像擷取接收器」和「Cabel Modem 和數位電視的先趨研究」,分別是是電視機和第四台。

電腦化是惡夢的開始?

如果你和我一樣,也曾經是個閉著眼、咬著牙核簽電腦請購單的電腦白癡,請哀衿勿喜。

結束「閉著眼睛簽字」的日子之後,我就以推動辦公室電腦化為己任;遇到公司還沒電腦化的故交好友,是老闆的就鼓勵他們改革,是員工就鼓吹他們造反。多數人的回應都不免哀怨,有個前輩就說:「我又不會電腦,工程師嘰哩咕嚕講什麼也聽不懂,我們是小本生意,設備不該買或買貴了,都浪費不起啊。」

雖然屢遭挫折,我也不曾懷憂喪志。看到有家公司開始局部使用電腦 ,但是每部電腦都像孤島一般獨立作業,我的老毛病又犯了。我急忙建議老闆將電腦連結成一個網域,同仁的資料傳輸都透過內部網路。再向中華電信申請一條專線,每個月付幾萬元租金,讓每個同仁可以隨時上網查詢資料,大家都有自己的電子郵件信箱,收發往來信件即時又便利。再安裝一種叫做ICQ的軟體,就可以即時線上交談……。

「這還了得?」不等我說完,老闆差點跳起來,「讓員工一天到晚在網路上聊天、看網頁?那能工作嗎?」

其實,我還沒告訴他更嚴重的。例如,公司內部網路上忽然多出幾百首流行歌曲,整個辦公室成了「 Fuzzy 影像音波控制系統」;大家流行從網路上下載「腦波震盪器」,互相比拚誰的實力高強,最糟的是連我也加入戰局。

但這些都只是電腦化的「閒事」而已,最嚴重的問題全部來自電腦「辦正事」時狀況百出。

我們公司最輝煌的一次電腦化「戰役」,發生在開幕前。那時,同仁研發一套書籍自動化編輯程式,快速而節省勞力。於是,我們放心、大膽地決定新產品在半個月後問世。就在產品發表會請帖全部寄出後赫然發現,文字與圖片檔案經此程式轉換後,竟大量流失,書稿到處開天窗。那半個月,全體同仁用每天工作十七、八個小時來補救。同仁哭著責備我:「明知道剛開始大家都沒經驗,為什麼非堅持電腦化的實驗?還不如用手工編輯。」

財務部門的電腦化也是起步艱難。買來的套裝軟體需要修改,修改之後卻無法使用,只好請軟體廠商的工程師來解決。怪了,他來的時候程式就好好的,他一走問題就來了。最後還是同仁重新撰寫程式才解決問題。

此後,電腦的問題總是毫無預警地出現,而且通常愈是緊急狀況愈是出錯。事後檢討,幸運的話,會有個解決方案——添購配備或加裝軟體(然後新裝配再生新問題);不幸的話,根本找不出原因,只能「再試試、看看吧」。

走出「半套」電腦化的窘境

常和「電腦受難者」朋友交換心得 ,有人說,七月半要拜電腦神比爾蓋茲;有人說是因為電腦裡住了個鬼,得半夜陪它聊天。

但你知道我如何結束「閉著眼睛簽字」的窘狀?就是從這樣「電腦受難」的日子走過來的。

最近閱讀天下文化剛剛出版的《跌倒在旅行地圖上》,書中寫著:「跌倒是旅人共同的經驗,或真的被石頭絆倒,或摔倒在自己固執的想法,或受困於原本信賴的旅行指南,」但也因此「啟發了新旅行觀或深刻、扎實的旅行感受,勝過任何懾人的景觀。」

回想起來,我仍然非常慶幸堅持一開始就電腦化的決定。電腦硬體設備的確是很大的投資,但電腦化最大的風險並非來自硬體。想想看,買一部電腦也不過是一個員工一個月薪水,就可以幫你做好久、好多工作;而錯用一個人,卻可能帶來好幾個月的費用與好多同事精神的痛苦,這樣的投資應該是划算的。

電腦化最大的風險還是來自於人。我常想,如果公司裡不是有一個年輕的電腦高手,願意在自己原本的職務之外加班寫程式、規劃網路、架設網站和解決問題,就沒有精確而即時的行銷、庫存等數據做為決策依據。如果他不曾對每一筆採購細心比價、用簡單易懂的話向同仁詳細解說設備的功用,多數同仁也無法逐漸累積電腦常識、有成本概念,並可以自行解決簡單的電腦問題。如果不是有他以電腦專業為後盾,組成一個年輕熱情的資訊團隊,電腦化的工作也難以為繼。

有時看到一些企業買了一屋子的電腦,卻只能做「半套」電腦化,一出問題就「百廢待舉」、等著供應商或資訊顧問來解決問題,就深感自己真是幸運。

但如果決策者始終不下定決心電腦化,這樣的人才就不會出現,即使現在公司裡就存在這樣一個人。

或者若決策者不能信任人才、耐心面對電腦化過程中產生的困頓,並且自己帶頭,讓多數同仁也願意瞭解、善用電腦,終究也只能做到「半套」電腦化而已。

好吧,我也來為自己拍拍手。

(本文作者為電腦人文化事業總經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