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民間草藥風 人人志願嘗百草

文 / 陳玉梅    
1998-12-05
瀏覽數 16,700+
民間草藥風 人人志願嘗百草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所食之味,有與疾相宜,有與疾為害,若得宜則益體,害則成疾。」

——《傷寒雜病論》

◆   ◆   ◆

台北市萬華廣州街上的一家草藥鋪,簡陋陳舊的建築傳來一陣青草的味道,騎樓外夥計們忙著清洗剛採來的新鮮蒲公英。客人若要買蒲公英,店裡會幫忙榨汁。一瓶寶特瓶(約一千兩百五十CC)的量需要四斤蒲公英,售價三百二十元,一位三十歲左右的女顧客付了錢,高興地提著走了。女店員表示:「蒲公英有微毒,但每次半杯(一百五十CC左右)可以保健、抗癌。」據她的說法,架上陳列的各式生鮮草藥、倒掛在牆上的蘆薈、仙人掌,以及一罐罐外貼藥名、內放曬乾切好的乾草藥,除了治病,還有預防疾病、保健的效果。

一位六十多歲的歐吉桑由於尿液會起泡,跑來買藥草。女店員表示:「在我們的觀念裡,尿液起泡表示腎已經出了問題,吃這些草藥可以避免惡化,而且比較沒有副作用。」歐吉桑則說:「這是我媳婦報欸,吃了不錯喔!我一陣子就會買來吃一次。」至於為什麼不錯?歐吉桑也說不出個所以然。

透過熬湯、煮茶、打汁或生食,青草藥在即將進入二十一世紀的現在,仍被民間社會視為治病、保養的重要方式。治療的疾病各式各樣,小至清肝解毒、消炎、降火氣、利尿、感冒,大至肝病、腎病、高血壓、糖尿病,甚至癌症。進入基因醫學時代,「草藥風」未曾退潮,反而方興未艾。

西藥的副作用帶動草本崇拜

以﹁台灣地區藥用植物戶口普查員」自居的中國醫藥學院技正邱年永,經常在滿山長了草藥的寶庫裡跑來跑去,做過澎湖、台東及花蓮等地藥用植物調查,出版多本圖鑑。邱年永對於哪裡有什麼草藥、哪裡的品種最好、如何分辨,以及該怎麼去,如數家珍。他說:「地方性的藥是前輩傳承下來的知識,他們利用在臨床上,雖沒有科學根據,但經驗及方法還是很好用。」

「老祖母」的治病經驗是很多人早年的集體記憶。一些難以啟齒的婦女病,例如白帶造成的搔癢難耐,吃草藥解除痛苦是母親那一輩的共同經歷。藉中草藥度過生理期的煎熬,則是很多女性青春期的經驗。

上了國中的玉琳,生理痛常使她無法安心讀書。母親從鄉下外婆家帶回一袋袋草藥,和雞肉炒過加酒後,再加水熬湯。玉琳吃了兩、三帖後,生理痛的症狀大為減輕。以後每當疼痛再起,玉琳就會去跟外婆拿草藥。阿婆熟練地自麻袋裡抓了數十種自己曬乾的草藥,說:「這些草藥很有效,我的孫女、鄰居和親友吃了後,月經就不再痛了。」

一顆止痛藥就能止疼,一粒抗發炎的藥片就能消炎,當代醫學的進步,使得很多慢性疾病透過西藥的控制,呈現不錯的效果。但是為什麼民眾卻轉而求諸草藥?當現代醫學無法治癒令人長期痛苦的癌症、心血管和病毒性疾病時,這些原始的藥方真的比較有效嗎?

西藥的副作用,令人聞之色變,也帶動「草本崇拜」的浪潮。在草藥鋪裡,從店員、老闆到顧客,幾乎每個人都有「西藥對腎不好,草藥比較天然、沒有副作用」的觀念。一位女店員表示,小孩若感冒,她會先帶去看醫生,但不會讓小孩把藥全部吃完。通常小孩的症狀減輕後,她就減少藥量,讓小孩吃一些治感冒的草藥。至於治療婦女常見的白帶,她指出,若顏色帶黃表示發炎,她會建議客人先讓醫生治好發炎,再服用草藥。

生機商機,掀起全球藥草熱

各國傳統草藥提煉的藥物為病人帶來生機,也為商人帶來利潤與商機,以及帶動科學家與藥廠加入搜尋藥草的運動當中。由太平洋紅豆杉提煉的紫杉醇,治療卵巢癌等癌症效果相當不錯;由銀杏葉萃取的製劑可治療腦血管病變、循環障礙等。因此許多科學家相信,可能有很多治療癌症及慢性病的藥物潛藏在綠色植物當中。而無論藥典中是否記載的植物,像熱帶雨林植物、各國民間傳統藥用植物、中草藥等,都有人進行篩選研究。

有些藥草據稱對某些器官好,研究者試圖初步瞭解它們是否真有這樣的生理活性。台北醫學院生藥所所長楊玲玲舉例,假設某一種植物可以抗癌,可以挑跟國人密切相關的癌症,如肝癌、胃癌、子宮頸癌及攝護腺癌等進行研究,看它可否殺死癌細胞,而不破壞正常細胞,這樣就更有開發的潛力。她說:「我們會把台灣好幾千種植物慢慢篩選到剩幾個,而不是拿到一個就有效,世界上沒有這麼好的事,國外的藥廠也是這樣,但這都是體外試驗。」

藥用植物彷彿成了治療所有疾病的解答。但是,草藥真的沒有副作用嗎?

邱年永指出:「任何植物都有某種程度的毒性,但因為成分很多,毒性被掩蓋,若提煉出來就很毒,這在植物裡不會顯現出來。但是,中草藥就是藥,藥就是毒。」楊玲玲則認為,民眾往往不知道中草藥對肝、腎所造成的問題,一些中草藥除了有肝毒性成分,需要肝臟來解毒,還可能導致體內鉀、鈉離子的不平衡。

老一輩言:「見青都是藥。」從白千層到日日春,從咸豐草到林投,在懂中草藥的專家眼中,幾乎所有的植物都是藥。在相關文獻與民間用藥處方中可以發現,治療肝病的藥草至少上百種,治療腎臟的中草藥也多到讓人眼花撩亂;每一種藥草更具有數十種以上的功效。至於抗癌的藥草,中國醫藥學院藥學系教授張永勳指著兩大冊中國大陸出版、厚度媲美《辭海》的藥書表示:「這些書裡描述的藥草都有抗癌效果,像人們最常見的四季豆、薏苡仁,有些已做過初步的細胞及動物實驗,有實驗室的數據。」

沒人做過嚴謹的效果評估

雖然治療肝病、癌症的藥方在坊間口耳相傳,但是吃後效果如何,從來沒有人做過嚴謹的評估。而從實驗室到人體,還存著一大段遙不可及的距離。台灣省林務處蓮花池分所副研究員孫正春表示:「也有人拿鐵樹來治癌症,可是也不知道有沒有效。每一種都是抗癌植物,沒有根據如何確認?若這樣吃有效,就不用研究了。」

邱年永指出,民間經常用來抗癌的,像百花蛇舌草及半枝蓮,德國在數十年前做過研究。「有效嗎?有,但是也沒聽說誰被治好過,」他說。張永勳表示,實驗室的數據是一回事,癌症患者吃到肚子裡面是什麼樣的效果,又另當別論。他指出,董大成的白鳳豆也有實驗室的數據,是實驗室最初步的結果。邱年永進一步指出,三十年前美國的禮來藥廠曾經從長春花(日日春)分離出長春花鹼,後來證實有抗癌效果,治療白血病也有效。邱年永說:「但是,長春花若以煮茶的方式食用,效果如何又是另一回事。」

目前的研究存在著相當的困難:某些藥草抗癌的成分具有毒性;而有些具抗癌成分的藥草在殺死癌細胞的同時,也破壞了正常細胞。二十多年前董大成的雞母珠抗癌事件曾在台灣引起一陣騷動,但是雞母珠抗癌的有效成分毒蛋白具有很大的毒性,根本無法食用。

很多民間經驗有用的草藥,在實驗過程中完全無效。邱年永解釋,有時實驗室做出來的結果很漂亮,但在臨床上卻完全無效。至於有些在經驗上用了很久、很好用的藥草,研究上卻看不出有任何效果。

慮病症、恐癌的焦慮總讓人們希望能透過「吃些什麼」「喝些什麼」避開疾病,中草藥或相關產品就成為一般大眾的首選。從報章雜誌到專家說法,台灣民眾只要聽說什麼藥草對什麼疾病有效,就會瘋狂採購或是濫採。台灣野生的金線蓮目前數量已非常稀少,紅豆杉則經常遭民眾連根拔走。一位不願具名的森林工作研究者苦笑著表示,一些稀少珍貴的植物,他們只能養在溫室中。

民眾「嗜」草藥治病,藥學專家則提出不同的建議。首先,一種植物有不同的品種,種類、產地都是影響療效的關鍵,植物的不同部位藥效也不同,隨便吃無法達到效果。另外,相同的藥草可能有不同的名稱(不同的藥草也可能稱呼相同),或是不同的藥草長相相同,導致辨識錯誤,造成誤食。楊玲玲表示:「民間或中醫說有效,這只是個information,我們還要做背景調查,看它是否真的有效。首先植物要鑑定正確,以後才能找到相同的植物研究。曾經有人把毒性很強的雷公藤誤認為金銀花(它們的葉子長相差不多),誤食後導致腎衰竭。」在台灣,每年都傳出誤食長得像百合的大花曼陀羅而中毒的事件。

治病、保健都應長期經營

邱年永認為,使用藥草必須依據中醫的理論,看個人體質辯證論治。另外,不管治病還是保健,都要注意療程與劑量的控制。相同效果的吃一堆,不見得有效,還要會調配。有些藥草隨意服用還可能致癌,像具瀉劑、祛風消腫功能的巴豆,其成分巴豆醇二酯就會致癌。

藥學專家都認為,民眾千萬不要報章雜誌報導什麼就吃什麼,也不能因專家研究調查某類藥草就跟著吃。曾經對原住民藥用植物做過調查的張永勳表示,從重視傳統醫學的角度而言,像原住民有哪些常用草藥的調查與研究確實是必須的,但並不是一調查出原住民吃什麼,就鼓勵一般民眾也趕快去吃。應該再配合現代的方法,來評估傳統中草藥是不是有意義。

基於求生存的意念,病人在無藥可醫時,當然會尋求各種治療方式。一位癌症病人以過來人的經驗表示,治病保健需要有一套方式長期經營,八年前罹患癌症讓他體會出醫生的建議對病人的好處。現在,每天適量的運動、均衡的營養以及身心靈調整,都成為他面對疼痛時的良方,也改變他害怕疾病、遍訪名醫、吃盡名藥的習慣。他認為,東吃藥西吃藥、沒有系統的治療,不是沒效就是效果短暫。目前他非常注意攝取多樣綠色植物、常做森林浴,並觀察野生動物的生存之道。他說:「要走出一條路。我感覺真的有一套保健方式,對我很有幫助。醫生開給你的藥只是緊急舒緩你體內危機的東西,真正治病的還是自己的調適。」

楊玲玲則指出,現代人大都營養不均衡,這才是致病的原因;而新鮮蔬菜就具有抗癌、抗氧化的作用。吃補或吃中草藥強身?都不需要,現代人真正需要的也許是一頓營養均衡的晚餐以及有計畫的運動。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