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來去都蘭!Amis音樂小旅行

海洋森林的聲音
文 / 高嘉鎂    攝影 / 關立衡
2015-04-30
瀏覽數 2,300+
來去都蘭!Amis音樂小旅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部落裡,有人這麼唱著:「說話很幽默的年輕人有嗎?身體強壯的年輕人有嗎?工作認真的年輕人有嗎?一起作伙工作的年輕人有嗎?」

「有都蘭部落的年輕人(Kapah)!」

年輕人(Kapah),是「年輕」的意思,帶有「漂亮、最棒」的味道,年輕,青春正盛,正是生命中最燦爛耀眼的時刻。

這是來自都蘭歌手舒米恩(Suming)創作曲:〈Kapah〉(年輕人)。

說到都蘭,一般人的想像或許是「好山好水好好玩」,可以衝浪、可以放鬆,就像城市人的發呆亭。不過今天的都蘭之所以會是如此「黏人」的都蘭,「人」、「自然」永遠是不可忽略的雙元素,或許我們該從認識不分世紀住在都蘭的居民:阿美族開始,認識都蘭真正的樣貌。

阿美族有句話:「Mala tamdaw」,成為人,這是一句多麼有意思的話!

在都蘭和阿美族相處超過20年的紀錄片導演蔡政良說,對阿美族來說,Mala tamdaw(成為人),就要做到這3件事:Makapahay(漂亮),如年輕人一樣有活力;Malolay’yay(勞動),與土地產生感情;Mangudu(不好意思),以謙虛作為生活精神。這3種事情做到,最後就會有Fancalay,也就是「美好的生活」。

在都蘭部落,阿美族有個傳統習俗,那就是年齡階層制度,青少年要跟著長輩訓練,讓自己的能力更好,不管是捕魚、採野菜、打獵,都要樣樣精通,才能成為真正的阿美青年,一個身強體壯的「年輕人」。

舒米恩身為部落青壯年,帶著青少年撒網捕魚,不過這次捕的魚,不是來自大海的魚鮮,不是拿著魚網,而是一把吉他。他帶著青少年看見自己的優點,找到自己的才能,那,就是美麗的歌聲。

捲捲的浪,是海濤的聲響;呼呼的葉,是南風在歌唱;高高的山,少年們在山腳海邊掛著鈴鐺叮叮噹噹⋯⋯阿美族善歌舞,傳統歌謠有分祭典歌曲、一般歌謠,而這些歌謠都是誕生自海洋與原野,可以說,阿美族真正的音樂來自森林、來自海洋、來自大自然,而美麗的歌聲來自Fancalay,「美好的生活」。

什麼是阿美族「美好的生活」?就讓我們聽聽舒米恩和部落青年吳元楷(Songlay),以他們的歌聲分享真正的阿美族精神。

最靠近太陽的地方

「在最靠近太陽的地方,夢想容易生長,醜惡也無所遁形。」那時我們有好多夢想/寄託在這片海洋/因為那海浪不停拍打著我們的海洋……在阿美族的傳說中,太陽(Ina)其實是母親的意思,太陽創造天地,是最高神祇,也是阿美族母系社會的象徵。月亮(Mema)是父親的意思,月亮創造五穀。

阿美族人相信一切的福禍操之在神的手上。女神負責人類的生死,性別、壽命、健康和民族的類別,男神則主管動植物、土地、礦物、水氣雲嵐。

每天早晨,島嶼第一道曙光劃破天際,切開白花椰菜雲朵,射向太平洋,讓藏在煙嵐裡蒼鬱的都蘭山,隱隱地現身。

這裡是台東,台灣第一道曙光降臨的地方,阿美族說是「最靠近太陽的地方」。台11 沿海線上,一顆「藍寶石」在曙光下閃爍著,是都蘭。

都蘭意思是阿美族語Etolan(堆石),範圍涵蓋都蘭灣、都蘭鼻(Pacifalan)與都蘭山(Malataw)。都蘭

山是守護神祇的居住地,都蘭鼻是傳說中登陸地,除了是阿美族人下海賴以維生的生活領域,更是「海祭」祭典場地。

不過這樣傳統領域,近來跟觀光開發產生不少衝突,部落發起「為Sra 而跳」、「反美麗灣」等抗爭,自問:我們需要這些飯店遊憩區嗎?在蔡政良導演《最靠近太陽的地方》微電影中,有人說這能帶來工作機會,但也有人說,原住民並不如外界想像生活差;相反地,正是沒有過多開發的大自然,給予了他們強韌的生命力、超樂天的生活態度,給予了「美好的生活」。

什麼是阿美族美好生活?如果以這樣視角認識阿美族,那麼或許是像太陽擁有光的熱情照耀大地,心像月亮謙恭有禮,離開家鄉也不忘古老文化的深邃智慧。

海邊孩子們的約定

朋友阿!海浪的聲音就像你呼喚的聲音,使我想起了你/別忘了我們兩人的約定,請你多保重,期待等候/直到我回家的那一刻,我們將廝守在一起都蘭部落的豐年祭簡直是熱鬧無比,觀察祭典卻出現一個奇妙的景象:在眾人歌舞當中,幾個年紀大概國高中的青少年,穿過跳舞的人群,手裡捧著個竹杯,腰彎得低低的,然後幾個小跑步往前,突然腳步一停、一蹬,拿竹杯的手往前划去,以一種奇妙的韻律感划到長老面前,由長老接去,飲下。

這些年紀小的青少年們,是阿美族裡的「Pakalongay(巴卡路耐)」,意思是要服從長輩的人。這是阿美族的年齡階級,每5年就升一個階,從最低的巴卡路耐開始,往上是Kapah青年等。想要從Pakalongay階級畢業,就得通過各種傳統生活所需:捕魚、採海膽、採野菜等「考試」,每年培訓,就是要訓練這群青少年,成為能夠獨當一面的人。

也因此,阿美族人的同輩,就像是永遠不分班的同班同學,這樣一路從青少年、壯年,一起同班到老。在部落裡只有兄弟姊妹之分,叫比自己長的人一聲哥哥或姊姊,稱年紀小的人弟弟妹妹,這樣的習慣,讓第一次認識部落的人免不了誤會:「難不成阿美族都是大家族?」的想法。

部落青少年們很喜歡韓團、嘻哈等歌曲和舞蹈,在部落也會自編自跳,那麼舒米恩就想辦法讓他們有機會表演,更創作多變的曲風如電音、搖滾等。

舒米恩過去8年以來,每年舉辦「海邊的孩子」演唱會,藉由演唱賣票,所得全部回饋給部落青少年傳統的Pakalongay經費所需。由舒米恩帶著部落弟妹上台;這就像是Pakalongay的培訓,只不過這次場地換到大城市觀眾面前。今年6月的海邊的孩子演唱會,將不會有舒米恩上台帶領,要讓青少年們學習獨立。

吳元楷說,部落Pakalongay的傳承,最終會有個信物傳承的儀式,如果上一級給你魚網,就代表說希望你很會捕魚,舒米恩將歌舞傳給了Pakalongay,他們就要做好這份責任,並且繼續傳承下去。彷彿在向青少年們說:嚮往城市生活的青年們,不管在外讀書或工作,有天還是要回來部落,大家一起為部落做些事,這就是Kasasetek no mita,「我們的約定」,舒米恩說。

到哪都做自己, 做不了自己還有家

儘管流浪,路燈沒有照亮我已迷失很久的方向,但是春去秋來,花謝會開,思念化作力量存在,在這城市也能寫下愛。

「長輩們說,當我們沒有辦法有語言唱出我們的心情時,我就要用ho hay yan、na lu wan的方式來歌唱了。」我們經常在阿美族歌謠中聽到「ho hay yan、na lu wan」,這些都是阿美族歌曲裡很特別的虛詞表現,沒有實質意涵;從生活中信手拈來就吟唱的歌謠,也大量受到外來文化影響,如日本歌謠、西方曲風。

不過,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模樣,「ho hay yan、na lu wan」就像文化裡不變的高湯風味,湯底熬煮封存住特定時間的香氣、滋味,好比從神話開始,埋藏著遙遠而深沉的夢,積澱成了一種潛意識的「原型」。

但是不能忘懷的是那句:「我是誰?」「人啊,認識你自己!」

阿美族的精神是什麼?是分享,是歡聚,因此有了在亞特蘭提奧運紅極一時的〈歡樂飲酒歌〉,這是永恆不變的。那麼這時代的阿美族,又是什麼樣貌?

舒米恩今年3月和沖繩樂團在兩廳院演出《海島風光》音樂劇。從電音、拉丁舞曲、沖繩民謠、英式搖滾與古典弦樂團,再連結阿美族吟唱。這是現代阿美族樣貌,依舊是,青春正盛的「Kapah」年輕美好。

阿美族Fancalay「美好的生活」是什麼?或許可以這樣解釋:不管在哪裡,學會做自己,如果不能做自己,那麼就回到部落吧!部落的海洋和森林、海膽和野菜,會告訴你答案。

【精采推薦】Suming 舒米恩《海洋‧森林》台中音樂會

當阿美族的傳統吟唱,遇上西洋古典弦樂器……宛如海洋遇上森林,運用現代民謠音樂的結構,呈現兩種文化音樂質感交匯的創意驚喜。喜愛Suming的朋友們,千萬不要錯過喔!

▎演出時間:2015/05/09 (六) 14:30

▎演出地點:臺中市港區藝術中心演藝廳(臺中市清水區忠貞路21號)

→→購票請洽 http://goo.gl/rW2iPR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輕生活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