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顛覆無罪,快樂有理!

文 / 羅儀修    
1998-05-05
瀏覽數 16,000+
顛覆無罪,快樂有理!
Line分享 articlefont

兩年前,嘉義地區一位國中女生跳樓自殺,她的同班同學漠然地說:「至少她下星期可以不用考段考了。」當陽明大學教授洪蘭聽到這句傳自兒子口中的話時,已因兒子的教育問題進出國門兩次的她,這回無論如何也要讓兒子再度轉校。

換了一個環境,洪蘭比喻「兒子好像變了一個人」,不但自己起床去上學,每天下午放學後會幫忙擦地板、做家事;也會在晚餐前做完功課,餐後就立刻上網和老師及同學聊天。

雖然現在兒子讀的是美國學校,很容易讓人覺得:「讀美國學校又不用聯考,難怪比較有趣。」但是和孩子聊天當中洪蘭發現,兒子真正改變的原因是他非常喜歡學校的老師,也常常談論學校的一切,「老師有趣,說話就像傳聖旨一樣。」

在美國待二十五年、回國後在中正大學與陽明大學授課的洪蘭認為,「台灣教育還有希望的地方是,看到許多老師的付出。」

老師有創意,學生有興趣

在美國電影《春風化雨》中,一位年輕教授為了啟發學生的思考能力,把他們一個個叫到講桌上,要求他們「從不同的角度看世界」,鼓勵撕掉教科書「廢話」的部分;在文學課中帶他們散步,感受自己走路的步調;透過踢足球射門,鼓勵學生勇於說出自己的夢想。老師的獨創性教學,在原本校風保守的學校中激起一陣陣漣漪。

在台灣,有多少這樣敢突破、敢創新的老師?有多少學生像他們一樣幸運,有機會在學習階段中遇到一個「啟蒙」老師?在國內教育體制日趨自由化的潮流中,學生未來面對的是什麼樣的老師?當X、Y、Z……世代陸續出現,這些每天面對學生、站在教學主體的LKK(台語「老古板」之意)是否已跟上學生的步伐?還是各彈各的調,成為兩條沒交集的平行線?

雖然在教育部及民間團體的推動下,教育鬆綁、暢通升學管道等理念將一一落實,建立回流教育制度與彈性多元入學管道等方案,也應能讓更多人擁有受教機會。然而,「教學、師資及學生是教育成敗的核心要素,」師範大學教育系教授謝文全指出學生是教育的主體,但學生要如何發揮主動學習權,教改會幾乎未曾提及,對於教學、師資及學生方面的實質改進不多。

「教育是什麼?」許多教育工作者重新思考這個問題。國內有許多「創意夫子」重新對教育下定義,讓學生自由地發表意見,並嘗試學科分班,培養學生的專科能力,也不希望用考試定義一切。

午後的市立台北師範學院,特殊教育系的大二學生在教室裡「幾乎玩成一團」。在「特殊兒童鑑定與評量」這門課中,陳龍安教授上完「六三五腦力激盪法」後,就讓學生分組活動報告。學生不但要趴在地上畫海報,也要發想團隊的隊呼,不斷演練表演的內容。輪番上陣時,一組組學生又是扮演叩應現場、又是模仿廣告情節,引得全班哄然大笑。

對學生而言,這兩小時課是「充實過了頭」。各組學生要先上專業課程,然後分組企畫報告主題、設計海報、發想報告的形式,以及團隊隊呼及動作等等。但是特教系學生吳思瀅認為,利用活動設計的上課方式,讓原本枯燥的課變得活潑可親,同時也讓她學到思考問題的方式。

陳龍安認為,老師有創意,學生才有學習的興趣。他希望學生不但能在短短的兩小時中,學到判斷各類特殊兒童的外觀及特徵等專業技巧,也能透過團隊合作的形式,學習人際互動的技巧。

「老師是教育的發動機,要把學習動力交給學生,」陳龍安說。

孟浩然在哪個季節訪友

「故人具鶴委,邀我至田家;綠樹村邊合,青山郭外斜;開軒面場圃,把酒話桑麻;待到重陽日,還來就菊花。」在台北市重慶國中老師林恰秀的課堂中,學生們為了「唐代詩人孟浩然到底是什麼時候拜訪朋友」而議論紛紛。一位小男生說,因為路邊是「綠樹」,所以是「夏天」;另一位則認為應該是「秋天」,因為有「重陽」。兩派說法各執一詞,最後林伶秀分析農曆節氣的用法,再對照陽曆,說出答案應該是夏天。這個答案顯然讓學生很滿意,息了紛爭。

過不了多久,全班又因「為什麼孟浩然要等到重陽日才來就菊花」的問題,再度七嘴八舌地「瞎掰」起來。有人說孟浩然是酒鬼,也有人認為他們兩人都是老人,所以要到重陽節才聚會……。林恰秀也「掰一了八個理由,她對學生說:「這些理由,你不一定要接受。」

教室裡沒有國父遺照,橫列在黑板上方的是「出現在本學期國文課本中的文壇偶像」。經過林伶秀和其他老師們合力蒐集、翻拍後,陳子昂、白居易、蘇軾、子敏等古今中外的作家「長什麼樣」,學生可是一點兒也不陌生。

黑板兩端張貼的標語內容,與「國文課」給人的刻板印象也不相稱;創意是改變、是更新,用新想法、新方法去詮釋問題或面對問題;創意是集思廣益、聚合眾智、克服難關。這都是學生自己想的。

林伶秀改變了國文課給人的刻板印象。學生可以自由發想詩文內容,在這間教室裡,答案沒有絕對,一切都是開放的。為了誘導學生對國文的學習興趣,林伶秀常設計上課的進行方式,不斷給與學生發表意見的機會與鼓勵,培養學生思考及賞析的能力。去年她要學生把「過故人莊」改成兒歌,今年則要學生把它寫成散文。前不久,學生們才交了「採訪人物」的寒假作業。

曾獲師鐸獎的林伶秀老師帶的是重慶國中的國文資優班,十二名學生是來自各班對語文有興趣者。她認為,學生對國文有興趣,也讓她更投入設計教學內容。「快樂的教學是一件快樂的事,」每天都在想新方法教學的林恰秀,因為著重國文資優班教學,脫離升學班的壓力後,「老師威嚴的面孔」沒有了,笑臉迎人的她也改善了家裡的氣氛。

「教書要像拍動作片」

同樣是教資優班,麗山國中老師顧雅涵似乎也感染了師生良性互動的愉快氣氛,她笑說,「教書要像拍動作片,才能帶動學習氣氛。」

一上課,顧雅涵就滔滔不絕地用英語問候學生,小小的教室裡,八個學生興。同采烈地用英語談論、對話。顧雅涵問:一.What do you do in the morning?」愛做怪的Alvin故做沈思答道:「I sleep in the morning)讓全班爆笑不已。

這一天顧雅涵要教學生「星期幾」的用法。她自製一張學生認為很炫」的海報--上頭附有電影《鐵達尼號》男女主角的照片,介紹男女主角從星期一到星期日做了哪些事。然後就像動作片般,顧雅涵一會兒要學生站著用rap節奏練習「good morning」等問候語;一會兒又要學生分組比賽,寫出「媽媽會在evening時做什麼事」的所有動詞。

她精心保留學生的寒假作業;學生把蒐集的英語廣告詞一張張地加以美工、拼貼成小張海報。每句廣告詞旁邊有學生的翻譯與廣告內容訊息的釋義,像「Just Do It!」「Let’s Makes Things Better!」等都是。

「剛開始,學生也是怯生生的,一學期下來就可以又演又唱的了,」顧雅涵認為,教學的兩個主體--學生與老師是互相影響的,只要學生肯學,老師就肯教;相反的,老師肯教,學生就肯學。

「情聖」的英文怎麼說?

在學校教育體制之外,有一位高中生口耳相傳、年輕又美麗的英文老師在補教界迅速成名。三年前,徐薇老師的學生數就達兩千多人。不但報紙上有她用英文談論電影訊息的英文特區,電視節目中,也可以看到這位美美的老師「張牙舞爪」的一面;她可能今天才打扮成鄰家小妹,明天卻是一副貴夫人的樣子;後天又是辣妹的裝扮;她的千變萬化讓一位媒體工作者「噴飯」:怎麼會有這樣的老師?

「要親近學生,就要懂得學生說的語言,」台大外文系畢業後就投入補教界的徐薇,每天要看四份以上的報紙,並留意電視節目流行什麼,以便在上課中談論,讓學生在感興趣的話題中學習英文的用法。例如電影紅色角落》上映,她會藉機解說電影中西藏、抗辯等的英文用法。對於男主角李察吉爾,她也附上「情聖」的英文怎麼說等等。

更重要的是,徐薇強調,要讓學生明白學英文不是為了聯考。她常對學生說,「面對一個網路化的資訊社會,如果不會英文,你就只能上國內的網站了。」她認為,動之以情、誘之以利是很好的辦法。

嘉義縣竹崎國小老師楊秀如,原本只是嘉義高工畢業,因為喜愛教育工作而成為代課老師,

一晃眼已經十年。她到師院進修、通過甄試後終於取得正式教師的資格。楊秀如希望能透過書香,培養學生思考的能力。她和幾位老師、家長籌組跨班級的「班級圖書」,想辦法幫學生向外募款爭取經費。

經過幾個月的努力,楊秀如班上的家長有一半以上加入捐款的行列;竹崎國小每個月多了一萬元的書費。教室後放置的「愛心箱」,由小朋友一元、兩元的投入,一個月下來居然也有一千元多。

自募款活動中,小朋友學習到做人的道理。一位沒有錢捐助的小朋友,因為有機會讀到這麼多漂亮的童書,而感激別人的捐助,急著想要做點事來回饋,楊秀如告訴他:「你能付出什麼就做什麼,但現在最重要的是多讀點書。」

他們也體會別人的付出,相當愛惜公用書。讀完書,他們會各自討論,也必須交讀後心得給老師,更重要的是得到課本沒教的思考。他們會問老師:「廖添丁是義賊,可是賊是小偷,那他是不是壞人?」

這個答案,一時間老師還真不曉得該怎麼回答。而一路「背多分」「講光抄」上來的「大人」可能也不知道答案。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