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走一條連結人與土地的路

台灣千里步道協會執行長周聖心
文 / 方正儀    攝影 / 關立衡
2013-09-01
瀏覽數 800+
走一條連結人與土地的路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福爾摩沙台灣,歷史、族群、生態、地理無不充滿了特色,但我們總因忙碌與快速,錯過了太多可以大口呼吸與深度體驗這個寶島的機會。

試想,一條環島的「11號國道」,專為雙腳及單車所提供的美麗步道;試想,一條沒有水銀燈、除草劑與水泥護欄「鄉野三害」的山徑古道;試想,一條不經大興土木,就能串聯起台灣各地美麗風光的千里步道。

這樣的聲音,透過推動7年的千里步道運動,開始在台灣遍地開花!

一個陽光清新的清晨,已騎了3天單車的一群人,正準備最後一天最艱難的挑戰─穿越新竹內灣到苗栗南庄間的兩座山。包括70歲退休老先生及8歲小孩在內的他們,一路從台北經龍潭、大溪、關西騎到了內灣,準備為台灣千里步道西部路線規畫串聯騎行,留下200公里長的足跡。

盛夏的一個週末,平時靜謐的布袋洲南場鹽田格外熱鬧,帶著鹹味的熾熱陽光下,一群穿雨鞋、戴斗笠的人正揮汗清理鹽灘裡的水草。這群從台灣各地前來認識鹽村、體驗鹽田工作的旅人,透過千里步道的促成,看見海水、土地、季風、陽光與鹽的關係,也看見了勞動者與土地親密情感的產業精神。

這些親近土地的行動,來自於由台大數學系教授黃武雄、荒野保護協會創辦人徐仁修、作家小野聯名發起的千里步道運動。

7年前,一個小小聲音,像一串泡泡在一群人心中升起:習於快速生活步調的台灣,已逐漸忘了這片土地的美好,焦躁不安的心,該如何才能得到平靜?

「台灣很美,但卻隨著經濟開發不斷被破壞,這不只是環境問題,連人生活在土地上的那種餘味都不見了,人變得功利且工具化,無法與環境友善和諧相處,只想如何將土地利用到極致,」台灣千里步道協會執行長周聖心直指千里步道想打破的惡性循環。

於是,懷抱著對台灣土地深厚感情,來自台灣各個角落、不同專業領域的朋友聚集在一起,他們決定,要開始用自己的雙手實踐心中的夢想:「幾年之後,台灣會出現一條環島的千里步道,這條步道將蜿蜒於台灣田野與山海之間,沿途沒有阻斷走入風景的水泥護牆、沒有強光照射的水銀燈、沒有扼殺美麗花草的殺蟲劑,行人可以背著行囊或騎著單車隨意行走,領略沿途台灣僅存的風光水色。」

台灣第一條環島慢速路網

專為雙腳與單車凸台灣

從一個夢想開始,卻也是最腳踏實地、一步一腳印的工作,從無到有的千里步道在7年間陸續開花結果。

透過公共討論和實際運作,千里步道已在台灣地圖上連結出一個美麗的路網:第一圈透過探查與試走,找出可供步行與單車悠遊的慢行步道,目前已完成3000公里山、海、屯等主要幹道及支線環島路網串聯,並逐步建置千里步道示範區;第二圈深入社區與聚落,串聯沿線的文史景點、生態環保據點,規畫低碳與深度遊程、手作步道工作假期等,促進在地經濟發展與地方資產保存;第三圈透過公共參與、街頭運動等,希望能讓公部門聽見民間的聲音、參與公部門決策。

從地圖上看,路網串聯無數文史生態景點,這些掛綴在網上的點點珍珠,變成台灣人珍貴的共同記憶,也成為一個全民參與的環境運動和社會運動。

也因此,可能在某個天才矇矇亮的清晨,你會看到周聖心帶著十餘名志工在台北車站集合,準備搭火車南下某個小鎮,或走或騎車探勘可以串聯的步道;你也可能在鄉野一隅,看到由社區人士帶路的一小群人,邊翻地圖邊詢問附近土地的主人是誰?是否有民宿?探詢發展成農漁村種樹小旅行的可能性。

透過這個由各地志工串聯出的美麗環島路網,相連的不僅止於地圖上的看得見的路,更聯繫起土地、聯繫起人心。

跨縣市試走、分段環島協奏曲、到農漁村住一晚,乃至深入認識百年鹽村的「布袋鹽田工作假期」、成為地方年度糖業文化盛事的「雲林虎尾追火車」、深度體會縱谷純樸風情的「花東縱谷浪遊」,千里步道以各異其趣的主題為地方注入活力,更結合社區特色產業,發展出真正融入生活內涵與社區文化的生態深度旅遊。

深入地方之後,更清楚問題在哪裡。千里步道涵蓋的議題因此愈來愈廣泛,包括綠色交通、慢速深度旅遊、工作假期、無痕山林、文化資產保存、環境信託、海岸生態、食物零旅程、節能減碳、農村發展、社區營造等,以更全面的方式守護台灣環境。

從步道變綠道

點線面營造環境復興

志工的參與可說是千里步道運動中的重要環節,不忍見到下一代在被破壞環境中長大的媽媽、希望故鄉的美能永遠被保存的上班族、想找回父執輩口中與土地親近機會的年輕人,都抱著「這是很重要的事,我必須參與其中」的心態加入。

就像外表清秀、說話輕柔的周聖心,怎麼看都不像是手拿鋤頭開墾或站上第一線爭取什麼的人,但她實際上是個「不願被框架住」的人,看不過去就挺身力爭,寧願聲嘶力竭累死,也不想噤聲悶死。

「我是被趕上架的那隻鴨子,」她自嘲原本只是充當電話祕書,結果卻被公推接下執行長一職。這段人生經歷,正像千里步道尋找的那條長長的路,不論是平坦順利,還是坎坷艱辛、汗淚交織,走的其實都是回憶甜美的路。「我一直相信,如果對某些事情有想法,然後很努力去做,一定有改變的可能。」

因為相信自己做得到,在環島路網串聯完成的第5年開始,協會提出下一階段目標:「從步道變綠道」。

綠道的概念始於英國,期待為步行、單車及行動不便者,創造一種支持他們接近鄉村的方式。千里步道進一步提出「一村一林徑」的構想,要以「社區」為單位,進行點、線、面的「綠道營造」,希望最終能達成環境復興與生態復育的目標。

2010年起,於宜蘭、台南與雲林等縣市,陸續挑選出兼顧人文風情與地方特色的路段規畫示範區。位於宜蘭冬山鄉太和、八寶兩村間,約1.3公里的全台第一條千里步道示範路段正式啟用後,長達45公里從嘉南大圳出海口、沿溪上溯直達烏山頭水庫的「台南山海圳綠道」也開始積極推動,再加上雲林虎尾示範道、永和低碳生活示範區等也展開規畫,千里步道的成果,有了更進一步的具體實踐。

集結合力守護台灣

珍惜惡地岩縫裡的小綠苗

「雖然無法記錄下每一個角落裡曾有過的守護行動,但,願它是我們再次集結合力的開始。」這是近年千里步道透過智庫沙龍,討論整理出的「守護台灣地圖」上的一段話。集合眾多小小的力量,終可以產生一股具影響力的大潮流。

從「在地草根行動點」、「環境守護發聲點」、「亟待立院審理法案」各分類中,可看到各種日常生活的實踐、目前正在進行中的環境守護運動、監測立法院環境相關法案的進度。就像所有生長在貧瘠惡地裡的幼苗一樣,即使艱苦,仍得一吋吋萌芽;即使微小,仍努力茁壯扎根。

在複雜的社會網絡中當個堅定不移的行動者,不是簡單的事,但千里步道做到了。透過點滴喚起大家對環境的關心,用慢速與蜿蜒,挑戰當前快速而直線的思考模式,提醒大家,美好景色就在身邊。

周聖心相信,民間力量不會被台灣一時瀰漫的悲觀氣氛感染,透過齊心協力,總有一天,人們將可藉由雙腳行走與單騎慢速的行旅,親身體會不同的人文歷史與故事;人們將因懷著走向遠方的夢想而上路,更因上路走向遠方,而孕育出新的夢想。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輕生活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