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做自己的夢,走自己的路

吳若權《其實我這麼努力》書摘分享
文 / 吳若權    攝影 / 李芸霈
2005-05-01
瀏覽數 1,300+
做自己的夢,走自己的路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1991年,為了一份溫暖的邀請,以及一個夢想的召喚,我進入微軟工作。

離開東元的楊紹綱(東元資訊總經理)到微軟擔任總經理,杜明翰(吳若權任職東元時的主管)也接著去當行銷協理,並且立刻詢問我是否可以到微軟做產品行銷經理。這份邀請意味著,他除了肯定我的工作能力之外,也認定我是一個值得信賴的人,我們之間有一種由「繞著地球辦電腦展」發展出來的革命情感。憑著一腔熱血,我私心把杜明翰當作是可以一輩子一起工作的夥伴。

「不久的將來,電腦系統軟體將是Windows的天下,」杜明翰信誓旦旦,而我愛上了這個夢想。

我一向迷戀夢想,吳楚楚(飛碟唱片董事長)用「把唱片賣到中國大陸」的夢想打動我,現在我想見證Windows視窗在台灣開疆闢土的歷程,打一場美好的仗。

但Windows真的可以取代DOS磁碟作業系統嗎?

從零開始的挑戰

1991年,那是一個沒有人會相信的夢想,IBM的DOS獨占市場,又宣布推出新版OS/2作業系統取而代之;資策會設計了一個英文版的Windows掛中文驅動程式,倚天也在發展自己的中文系統,擺明了要和微軟一拚高下。一切混沌未明,微軟非但四面受敵,Windows3.1還天天當機。但這樣從零開始的狀態反而深深吸引我,Windows如果已然成為市場主流,它就不會讓我著迷,挑動我轉換跑道。

當時的我,不知道微軟已經蓄勢待發,獨霸天下的日子並不遠矣,當然更想不到,1995年8月,當微軟總部砸下2億美元向全世界宣布「Windows95」誕生,就要一統軟體江湖的時刻,也是我離去的時刻。

微軟和HP是兩家不同的公司,就像獅子家族和大象家族那麼不同。

如果HP是一個和樂融融的大家庭,那麼微軟強調的就是個人表現、戰鬥力、速度、效率、資源,面對問題以及解決問題的能力,它沒有興趣去營造「溫馨家庭」的氣氛,不過也給予員工相對的尊重與自由,穿T-Shirt、牛仔褲上班、冰箱裡提供自由取用的飲料和點心,行銷上配置雖不多但堪用的預算,讓你放手一搏:打廣告、辦活動、開研討會,但達不到要求的業績就請自動請辭,總之是一個不講情面的公司,讓你自由高飛,不過如果摔下來,它也不會為你張開安全網。

比爾‧蓋茲的路

HP相信制度也仰賴制度,但講求創新的微軟卻不要制度,害怕被制度捆綁,害怕制度壓抑了創意,結果是在需要制度的地方也漫無章法,這和比爾‧蓋茲的性格簡直是「天人合一」。

微軟創辦人比爾‧蓋茲基本上就是一個不相信體制和秩序的人,如果他相信體制和秩序,就會乖乖念完哈佛,而不會在19歲那年輟學創立微軟,而且做的是之前沒有人做過的事情,分開軟體和硬體,而微軟只管生產軟體、數位和智慧財產。這條路風險極高,而且武林高手環伺,但對比爾‧蓋茲來說,這才是一條「必然該走的路」。

微軟的成功和比爾‧蓋茲個人的特質密不可分,「我有天生的壟斷力,」他曾經告訴記者。報導作家溫蒂‧歌德曼‧羅姆(WendyGoldman Rohm)在《微軟世紀大審判》(The Microsoft File)中這樣形容他:「蓋茲那種幾近著魔般的察覺力,一旦嗅出其他對手比他優異,他馬上就會激烈地驅使部屬,去封殺市場上任何有可能的縫隙,同時積極的推出新產品上市。」

人才、人才、人才

所以比爾‧蓋茲也知道,他最需要的就是人才、人才和人才,微軟雇用了全世界最聰明的人。據說在微軟的高階主管策略研討活動上,來自全球數十位主管都要被分成八個小組,集體思考八大題目的解決方案,這八大題目都是比爾‧蓋茲正在苦思的問題。除此之外,主管還要各自提出一個自認最重要的題目,並且大力為之促銷,但最後只有八個題目可以「入圍」。

人才難以駕馭,微軟提供他們的是瘋狂工作的誘因。所以在西雅圖的微軟總部不叫「公司」,叫「campus」,「校園」裡的每一個人,就算是一顆小馬鈴薯,都有單獨一間面湖的辦公室。微軟草創時期,辦公室裡經常橫七豎八躺著奮戰一整夜後衣衫不整、滿臉鬍渣的工程師,他們夢想用電腦改變世界,這便成了微軟的傳統,瘋狂工作和不修邊幅。

經常到西雅圖開會的我,也受到微軟之風薰染,穿衣服變得邋遢,天天穿T恤上班,從白領階級變成「無領階級」,再也穿不回西裝。很多人以為微軟一路順風,打遍天下無敵手,其實這是天大的誤會,它推出的產品中,失敗的其實比成功的還多,我行銷過的Works正是箇中代表。

Works長得像Windows,卻在DOS系統run,在美國推出時就不成功,前進台灣時,Excel已經上市,Word正在測試,在大家都在觀望Windows的時刻,又忽然跑出一個DOS版的Works,這在行銷理念上完全衝突,簡直就是人格分裂。

我們做市場調查的結果,根本乏人問津,我明白告訴老闆「這不能賣」,但來自美國的壓力太大,老闆不得不推,我們也只好盡本分,做好行銷的基本動作,其餘就聽天由命了。失敗產品雖多,不過1980年比爾‧蓋茲和IBM簽訂了一紙發展新型IBM個人電腦專用的MSDOS作業系統合約,剛好保障了微軟財源的穩定,不怕研發失敗的產品。IBM作夢也想不到,這也是一個「引狼入室」故事的開始。

當微軟如旭日東升,過去的漫無章法已經無法讓它順利運轉,它終究必須朝向制度化經營,這也是我進入微軟第四年時,公司所面臨的重要變革。

與你分享:請把生活還給員工吧!

台灣首富郭台銘遭喪妻之痛,他最大的遺憾是,當他想要陪伴妻子的時候,她卻走了,蒼天無語,英雄淚流。

老天爺是公平的,無論貴為首富,還是每天在街頭賺三餐的流動攤販,一樣要面對失去親人的苦。雖然陪伴親人,是無論付出多少,仍然不足夠的事,但花的時間愈多,也許可以讓這份遺憾沒有那麼深、那麼痛吧!

郭台銘的遺憾正是台灣科技企業老闆的盲點,自己當超人,又讓員工每天拚命加班、超時工作,然後在年終歲末發股票,用樂透方式獎勵過勞的員工。難道員工都沒有家庭生活,沒有親人需要陪伴?難道人生的意義僅僅在於工作,而生活和工作是互斥的兩極?難道公司的利潤不是由所有員工一起創造,為什麼只有幸運者可獨得2000萬元?

大約五年前,「人性管理」一度成為熱烈討論的議題,曾經有企業提出各種方案以解決「超時工作」困境,但現在都已經灰飛煙滅了,在「贏者通吃」的遊戲規則下,企業又落入「我的黑夜比白天更緊張」的循環。

老闆是制定遊戲規則的人,一個人性未泯的老闆,除了幫助員工了解自己、認同自己外,也有責任讓員工在工作和生活中找到一個平衡點,樹立一種雙贏的工作模式。心理諮商家菲麗普森(IlenePhilipson)在《我們嫁給了工作》(Married to the job)一書中也提出警告,想要營造一種公司文化來吸引和留住員工,並鼓勵他們不斷工作,很可能出現反效果,「一個人對工作投注了感情的依賴以後,會造成脆弱的工作關係,一旦員工感到失望,這種關係可能就此破裂。」

就這一點來看,也許傳統產業的管理模式會是下一波的主流,復興有望。就請老闆從放員工早一點下班開始吧!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潮人物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