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保時捷帶頭,小聯盟跟隨

宏碁施家哥倆好
文 / 江欣怡    攝影 / 李芸霈
2006-02-01
瀏覽數 2,000+
保時捷帶頭,小聯盟跟隨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1976 年, 宏碁集團(Acer)在台北民生東路巷弄裡草創,當時宏碁的資本額只有100萬台幣,員工也只有十一人。三十年後,宏碁集團年營收上看7500億台幣,員工人數超過六萬人,集團也已形成了「ABW」(宏碁Acer、明基BENQ、緯創Wistron三字的縮寫)三大品牌鼎立,成為台灣最大的資訊電子集團。

跟著台灣品牌宏碁一起成長的,不只是宏碁的老員工們,還有兩個年輕人──前宏碁集團董事長施振榮的兩個兒子施宣輝、施宣麟。

宏碁跟他們一起長大

哥哥施宣輝今年32歲,弟弟施宣麟31歲,現年30歲的宏碁對他們來說,如同最小的弟弟一樣,從調皮的少年時期、青澀的青春期,到獨立的青年期,宣輝、宣麟成長的記憶當中,宏碁一路相伴。

「我小的時候很糊塗,放了學還沒有回到家裡,就被隔壁鄰居叫出去玩,有次我把書包丟在公司員工的車頂上,一丟就忘了拿回來,直到玩累了才知道要回家,可是書包早就被車子載走不知去向了,回家後還被媽媽臭罵了一頓。」施宣麟想到小時候的糗事,還是跟宏碁緊緊相扣。

由於施振榮、葉紫華夫妻倆十分忙碌,施振榮負責公司對外業務研發,葉紫華管內部財務,施家兄弟的成長過程中雖然有父母與阿嬤滿滿的愛,但父母卻無法常常陪伴在身邊,因此,宣輝表示「從小爸媽就忙,沒太多時間陪我們,所以結了婚後我很羨慕我太太的家庭, 有我岳母在家陪她們長大。」宣輝、宣麟與同年紀的男孩相較,不僅早婚,也很重視家庭,現在每天接送女兒上課成為兄弟倆的例行公事。

主跑宏碁多年的科技記者其實都有被施振榮邀請到家裡的經驗,一位媒體記者回憶,以前到施家採訪,開門、拿脫鞋的是施振榮,而施振榮的母親施阿嬤就跟一般阿嬤一樣,忙進忙出招呼。有次剛好是端午節,施阿嬤要記者們每個人都拿一顆粽子回去,還說:「有閒擱再來哦!」這種鹿港阿嬤的親和力,不僅傳承給了施振榮,也在兩個孫子身上展露無遺。

宏碁跟他們一起長大

哥哥施宣輝今年32歲,弟弟施宣麟31歲,現年30歲的宏碁對他們來說,如同最小的弟弟一樣,從調皮的少年時期、青澀的青春期,到獨立的青年期,宣輝、宣麟成長的記憶當中,宏碁一路相伴。

「我小的時候很糊塗,放了學還沒有回到家裡,就被隔壁鄰居叫出去玩,有次我把書包丟在公司員工的車頂上,一丟就忘了拿回來,直到玩累了才知道要回家,可是書包早就被車子載走不知去向了,回家後還被媽媽臭罵了一頓。」施宣麟想到小時候的糗事,還是跟宏碁緊緊相扣。

由於施振榮、葉紫華夫妻倆十分忙碌,施振榮負責公司對外業務研發,葉紫華管內部財務,施家兄弟的成長過程中雖然有父母與阿嬤滿滿的愛,但父母卻無法常常陪伴在身邊,因此,宣輝表示「從小爸媽就忙,沒太多時間陪我們,所以結了婚後我很羨慕我太太的家庭, 有我岳母在家陪她們長大。」宣輝、宣麟與同年紀的男孩相較,不僅早婚,也很重視家庭,現在每天接送女兒上課成為兄弟倆的例行公事。

主跑宏碁多年的科技記者其實都有被施振榮邀請到家裡的經驗,一位媒體記者回憶,以前到施家採訪,開門、拿脫鞋的是施振榮,而施振榮的母親施阿嬤就跟一般阿嬤一樣,忙進忙出招呼。有次剛好是端午節,施阿嬤要記者們每個人都拿一顆粽子回去,還說:「有閒擱再來哦!」這種鹿港阿嬤的親和力,不僅傳承給了施振榮,也在兩個孫子身上展露無遺。

悶騷金牛與隨和天秤

金牛座的哥哥施宣輝從事的是影音多媒體技術開發,身為長子, 宣輝一身筆挺西裝,看來較為嚴肅,但講到高興的時候,宣輝的臉上總有掩不住的熱情,興頭上還不忘比手畫腳。原本對外都說自己以後想組一支賽車隊,但宣輝知道自己在事業未竟之前,只能暫時放下這個夢想。只是講起自己在賽車場上的表現時,眼中突然閃現一絲火花,這時才能夠稍稍向外人揭露自己的另一面,另一個偶而也會波瀾迭起的內心世界。

而天秤座的弟弟施宣麟做的是運動行銷,總是一身休閒的他, 講起話來也一派輕鬆。宣麟的運動細胞從小就好,各種球類更是一摸就會,他夢想著買下一支小聯盟棒球隊,這個夢想說起來好像順理成章,但如果買不起,他也摸摸鼻子說就當個股東好了。可能因為哥哥在旁的關係,宣麟顯得自制,就像百年來棒球員身上那種成功不必在我的典雅價值,也像他雖身為曹錦輝赴美打球的推手,卻甘於當「藏鏡人」不居功一般,只是不期然地,他偶爾又會迸出一兩句吐槽哥哥的話。

最幸福的企業第二代

兄弟兩人的默契,是對彼此講不出來的,但在互相呼應、一搭一唱之間,兄弟倆的情感便自然流露。

外表看來,他們有著施家人溫和、謙虛的特質, 但互動中, 哥哥有著長子領先的風範,弟弟有著追隨不侵略的氣質,就如同兩人各自熱愛的賽車與棒球一樣,一個具備內在自我表現的特質,一個重視外在團隊融合的精神,施振榮的氣質,分別在兩人身上展現。

施振榮很早就表示宏碁是傳賢不傳子,而施家兄弟也很早就知道經營權與所有權分開的道理。

一般企業家第二代面臨的接班問題,完全不是宣輝與宣麟的問題, 「也因此, 我們才能去做我們專長又愛做的事情。」宣輝、宣麟提到父母親的用心, 充滿著感謝之情,「我爸對幫人家創業很有興趣,所以我們就讓他享受一下嘛!」2003年底是施振榮正式交棒的時刻,而後施振榮便以智融基金會為基礎,全心地將經驗分享給年輕一代,而施家兄弟,就是施振榮畢生最得意的代表作吧!

Q你們兄弟倆平常都喜歡運動,

但喜歡的運動有沒有不同?

施宣輝(以下簡稱「輝」):我平常早上都去游泳,星期二固定打高爾夫,但我運動細胞不大好。

我很喜歡賽車,賽車給我一種速度感、操控感,有人車一體的感覺,所以開車的天分倒是有一點,花很少的力氣就可以跟人家一較高下,上次我參加一個比賽,不需要怎麼練習,就進了前三名。反倒是有些人打高爾夫球,隨便打就可以到90出頭的桿數,我爸跟我弟隨便打也都比我好,你說我對高爾夫球怎麼會有興趣?

施宣麟(以下簡稱「麟」):高爾夫球我是打得比他好,可是他這樣一講就永遠贏不了我。技術可以比我好,但心態不會比我好,因為他打得不快樂。

我喜歡籃球、高爾夫,任何跟球有關的,可是我不喜歡賽車,太吵了,我也怕死,其實每個人都喜歡車啊,只是開得快不快而已。我哥其實很守法,他買個保時捷,一起步先贏人,再來就不超過50公里,還好政府沒有規定0到50只能加速多少,上次跟他出去快來不及了,但他還是這樣慢慢開。(施宣輝在旁邊插嘴:「其實開好車的樂趣就是在停車收費起步的時候,現在高速公路有電子收費系統(ETC),就沒有機會起步比別人快了。」)

Q宣輝曾經說過以後要組車隊,現在的夢

想還是這樣嗎?那弟弟的夢想是什麼?

輝:我想,等我的business弄好後,組賽車隊大概也來不及了,現在我想要改當car collector(汽車收藏家),不過要靠收藏汽車賺錢,大概也要等我死了之後吧。

麟:如果要講夢想,我想去美國買個小聯盟球隊來玩玩。(一旁的施宣輝建議:「美國現在很難,應該去大陸搞。」)不過,後來我算過,組車隊比組小聯盟好,因為車隊只要管幾個人,但時間點快來不及了,因為歐美大軍都切入大陸,台灣人在賽車上雖然領先大陸,但怎麼可能贏得了他們?

所以我後來想想,弄點球團的股份就很好了,有股份你可以進去跟球員裝熟,如果可以的話,我想要買曼聯的股權,像大聯盟巨人隊的老闆只有5%股權(施宣輝:「拜託!5%就很多了耶!」),就可以跟Barry Bonds(該隊主力打者)握手。

Q從小你們兄弟常常玩在一塊嗎?

有沒有發生什麼有趣的事情?

輝:小時候都分開玩,男生很難玩在一起,如果玩在一起通常就打在一起了。不過,大概是幼稚園大班的時候,我帶領著大家,用痱子粉把家裡房間塗成白色,還有照片為證。在我們家沒有長幼之分,但如果有什麼事情還是比較會唯哥哥是問,除非是個人行為。

麟:他對我們付出這麼多,我們怎麼能打他?小時候爭取玩具、零用錢什麼的都要靠他,有時候不用講,他就會自己去爭取了!

輝:現在換他去爭取了,因為他現在住在家裡了(笑)。不過說起來,我們兄弟多是意見不合,不會有暴力傾向,記恨兩天就忘了,因為對自己家人要記恨也記不完,但不代表對別人不會(鬼鬼地笑)。

麟:我們感情滿好,但不是常在一起,我們心裡知道,如果有一天需要團結起來對抗外面的事情,我們就會變成同一陣線,只是平常是他走他的,我走我的,跟我妹妹也是一樣。

Q爸爸曾經把宣輝「小時不了」的故事抖

出來,你們倆真的小時都不了嗎?

麟:我們家的人都不大會念書,像我念中正高中、考上淡江大學,在家族裡就算好的了。(施宣輝反問:「那你意思是說輔大不好嗎?」)那時系上老師說,我們畢業之後可以從系統工程師慢慢往上升,有人覺得這樣很穩定,但我覺得太穩定了實在不好,所以後來我畢業就決定去念MBA。

在淡江的時候很快樂,住宿舍都不想回家,那時網路盛行,我們同學自己實際操演,在宿舍裡拉網路,把學校學的用上來,然後灌電玩、連線對戰,熬夜通宵,四年下來程式也沒寫幾個。

我覺得我很適合玩,因為我們得天獨厚,不用管吃飯問題,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所以我們選擇比較不一樣的行業。

輝:讀書當然不好玩,但到研究所才比較好玩。不過,我在輔大時參加吉他社,還創立了汽車社、辦汽車展,很好玩。(施宣麟:「他最有名的就是創辦汽車社,現在碰到很多人還會講起他以前在學校創社的事情。」)

當兵時,媽媽逼問我以後要幹嘛,我才覺得好像也可以繼續念下去,所以就在南加大一路讀下去,而且從大學數學系改念電機所也沒有問題,因為念電機有很多地方會用到數學。

Q對於你們倆創業,父親有沒有給什麼建議?

輝:創業其實是被我爸將的軍啦!2004年中我還在美國揚智工作,揚智的股權因為要轉到聯發科,我爸覺得這個產業前景比較微渺,所以他就叫我回台灣,那時候他也希望我創業,而且他對幫人家創業很有興趣,所以我們就讓他享受一下嘛!

他的個性是你不問他不會說,我們問了,他也不會跟我們說你一定要怎樣,有點像是博士班教授,他會把經驗分享給你,不過偶爾他會問到,像去年創業時在球場上會聊,我就說:「打球不要談公事啦!」

麟:創業上,媽媽會一直提醒財務的事情,可是爸爸說財務的事情參考就好了,其實爸爸也很在乎,像他最近都在講財務長(CFO)的重要性,只是不想讓媽媽太囂張(笑)。

我在前年創業的,本來是在IMG公司做運動行銷,但外商發揮空間有限,我又覺得台灣有自己向外發展的空間,所以現在智林(施宣麟創立的運動行銷公司)旗下有高爾夫選手林玉萍和網球選手盧彥勳兩人。爸爸很鼓勵我們自己出來創業,他常跟我們說,如果你要求員工按照你的希望做事,可能會只有60分;但如果讓員工按照自己的方式來做,可能就有80分的水準。所以,有時候他覺得B比較好,但他如果知道我們想往A走,他還是會支持。

而且,社會上有些事情有它的「眉角」,年輕人都很衝,尤其是我們這種受美式教育的,在台灣社會會衝死,這時候會問老一輩的人怎麼想,免得送死。

Q所以你們很感謝父親在創業上的幫忙囉?

輝:他提供環境跟機會給我們,別人家的小孩就算是有環境也沒機會。

麟:還包括我們出去闖能做到生意的機會。前陣子我去某家公司拜訪,一坐下來,對方就說:「其實我們公司跟你們合作的機會不是太高,但只是想看看你長什麼樣子。」然後跟我一起的同事就說:「偶爾當猴子給人家看沒關係啦。」我們做這一行出去拜訪客戶時,如果不把父親的名字拿出來,人家連正眼也不會看你一眼,這很悲哀。

輝(轉過頭去跟弟弟說):這不是悲哀,這就像是入場券,做行銷其實會先想到你的背景。但我們通常出去都不講我們是誰,除非別人直接問你。不過,他們(智林)需要有些關係才好做事,而我這邊(指施宣輝創立的智輝研發公司)是有技術的啦!(施宣麟反問:「你們真的有技術嗎?」)

Q家家有本難念的經,身為施振榮的兒

子,你們的難處在哪?

麟:顧自己家族品牌是最大的壓力,我們出去做事就不能害到家裡。像他在外面開車不敢超速,我出去推銷案子也不敢胡說,別人做不出來的話,公司再換個名字就好了,但如果我在外面壞事,會害到爸爸好不容易才建立的地位。

我們還是有規範的,這規範不是說儀容端莊什麼的,我們家的規範就是你要讓全世界有一半的人覺得你是好人、不要造成社會的負擔就好了。輝:我開車沒有真的不超速啦!家族是一定要顧的,我們相對上有許多包袱,商業上有誠信的藝術,你不能亂搞,但比起很多接家族事業的第二代,包袱少很多,因為我們可以做自己專長又愛做的事情。

Q身為施振榮的兒子,家裡對於錢財的管

教比較嚴格,在價值觀上你們跟別人有

什麼不一樣?

麟:我買錯東西的機會比較多,以前什麼東西都買錯,大學要買一輛車,在Golf跟喜美之間做決定,去看車的時候因為Golf的業務不大理我,加上我那時候又胖,所以決定買喜美,這件事情被他(施宣輝)罵個半死,害他也只能買喜美。

以前我很多事情,公司的事、買東西都要想很久,還好現在有老婆,現在開的車子也是老婆建議的。在車子上,我是那種會把買保時捷的錢拿來做其他事情的人,我跟他不一樣,我不是追求0到50加速感的那種,我只要追求100就好了(大笑)。

輝:我比較不會買錯,是因為之前我都不斷買錯,現在都會修正。(施宣麟插嘴:「所以現在有網路購物很棒。」)

如果有輛法拉利,它一定要是停在我的車庫裡,我才會想要開門坐進去。不過,身為長子當然有壓力,我不能跑去買法拉利,因為買了我弟會講話,說幹嘛買這麼貴的東西。

我很嚴肅,也有自己的準則,宣麟比較隨性,所以兩人做的事情不一樣。

在公司以外的時間,我都花在家裡了,因為我岳母以前都待在家裡帶小孩,所以我也希望能有一個那樣關係緊密的家庭。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輕生活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