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老靈魂.新身體的生命輪迴

文 / 傅小費    
2006-02-01
瀏覽數 450+
老靈魂.新身體的生命輪迴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我認為,劇場中的藝術表演,也是一種生命輪迴。老朽的歷史痕跡,透過新生的肢體演繹,就算再怎麼看不清從前人寫下的那一劃一筆,總也算是「借屍還魂」,讓「內行的看門道、外行的看熱鬧!」

當然,我也會很虛榮地藉機進入這樣的表演殿堂,自顧自地跟舞台上的前世相認,沉浸在只有我知道的「一見鍾情」跟「似曾相識」的浪漫自溺裡而不可自拔。

有人聲稱,瑪莎.葛蘭姆(Martha Graham)投胎了,雖然她才剛死!來自台灣雲門舞集的舞者許芳宜在1995年加入葛蘭姆舞團,四年之後,她成為該團的首席舞者,經過六年,她不但一躍成為美國著名《舞蹈》雜誌的封面人物,更是二十五名舞蹈新星中的第一名。值得一提的是,我們的國家不知如何以更珍惜她的方式來回報與栽培她的努力,僅能由總統陳水扁致贈五等景星勳章的最高榮譽──我已去世的退伍老兵父親,所拿到的不過是三等勳章──來昇華她與台灣之間的感情。

一種活力變化的記錄歷程

表演藝術工作者獲贈勳章的例子並不多見,聽來看來也很新鮮。葛蘭姆舞團是世界現代舞的催生者與發源地,承繼葛蘭姆技巧而回到台灣的林懷民,因此創立了「雲門舞集」;年輕活躍的許芳宜在「雲門舞集」多年的訓育後,「反攻」美國,並能擔綱演出瑪莎.葛蘭姆生前的主要舞作,讓葛蘭姆的靈魂附身於一副新生亞洲華人軀體。這種異國輪迴的前世來生,真是教我歎為觀止!

可能所謂的國界對年輕藝術創作者來說,不造成什麼情感的藩籬與距離。

1994年,一個叫培松地(Francois-MichelPesenti)的法國導演來到台灣,編導了一齣叫做《一九四九──假如六是九》的前衛肢體表演,在他戲裡的演員,不見得都長得「盡善盡美」,但是都顯露著一種神祕而固執的獨特氣質。同理可證,他的創作,通常無法以一般戲劇程式衡量其標準,十二年前我所親眼目睹的那齣戲中,有的演員已髮白齒搖、有的是雙腿殘障、有的在一旁喃喃自語、有的則是矇著雙眼在逐漸崩壞的舞台結構中步行。在所有的混亂中,僅有一名瘦削清秀的女子,危險地站在舞台中央,足足有一、兩個小時。前幾年,培松地則是集結了日本、法國兩地的前衛劇團演員,仍舊是選擇高矮胖瘦等不同卡司,徹底互相折磨摔打了一、兩個小時來呈現一齣叫《雪結》的戲。他們在幹什麼?我不知道,但在這樣的摔打折磨當中,我似乎看見了生命的蒼白,軀體的衰老反而變成一種永恆的智慧,因為這樣的衰敗,記錄了某種活力變化的歷程。這種靈魂的老,則是得聚集了許多跨國的年輕演員,經過兩個月的密集魔鬼訓練,才能呈現。這種老,是培松地所見而編造出來的故事。他也不過 3、40歲,做的卻是歷盡滄桑的戲!

一種戰戰兢兢的認真態度

還有一種老,真的是甘願老、寧可老,那是我認識的兩個活生生的例子。他們的名字,一個是符宏征,一個叫張藝生。這兩位青年人分別在十多年前,各從馬來西亞與香港奔赴台灣學習劇場「老」經驗,一個是所謂「葛羅托夫斯基」表演體系的傳人之一;一個是投身過去蘭陵劇坊成員劉靜敏所創辦的「優人神鼓」訓練裡。

驚人的是,時間並沒有在他們臉上刻下任何腐毀的痕跡。如果我精神失常的話,一定會認為他們練的是台灣童子功!他們戰戰兢兢且謹慎認真的態度,把他們吸收到的「老」經驗,都化到骨子裡去了。凡間美女或許會稱許酷哥明星如周杰倫、Rain或伍佰般的明星超人氣魅力,但是符宏征和張藝生在低調中所透露的真摯魅力,才叫奇俠天仙折服。何謂乾淨有力的肢體演出?張藝生累積十年的擊鼓身體訓練,一拳、一擊,點的都是恰到好處,沒有震動或模糊。誰能超越平面的台詞寫作,將一字一句化為立體的情感魔術?符宏征主演莎士比亞戲劇的時候能夠如此,當他擔任導演指揮演員演出的時候,更是不凡。

所以,一齣原本簡單的兩人戲《嬉戲》(創作社/紀蔚然所作),能被他「胡搞瞎搞」後奪下去年第三屆台新藝術獎(台新銀行藝術基金會所主辦)表演藝術類的百萬大獎。想看年輕人倚老賣老?我看不懂也跟他們拚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輕生活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