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在感動裡,看不到赤貧

知名中國旅美畫家李自健
文 / 楊倩蓉    攝影 / 吳毅平
2006-03-01
瀏覽數 350+
在感動裡,看不到赤貧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十三年前他辛苦賣出的第一幅油畫是8000美金;十三年後,他的畫作價值都在100萬台幣以上,並廣為全球重要的美術館收藏。

十四年前,他曾是一個為生活所困的潦倒畫家;十四年後的今天,他已經繞地球四圈,成為首位在全球近三十個國家巡迴展出的中國藝術家,並受邀為世界各國元首及女皇繪製肖像。

1993年10月,當時台北市立美術館曾經盛大展出第一位中國大陸畫家的油畫作品,短短一個月內湧進數十萬名的參觀民眾,很多人站在巨幅的油畫前面既感動又瞠目結舌,尤其是一幅巨型歷史油畫「南京大屠殺」讓很多參觀者停下眼光,久久無法離開。

這位中國旅美畫家的名字是李自健,今年52歲,美國紐約著名藝評家丹尼斯‧懷伯曼將他在西方畫壇引起的旋風稱之為「李自健現象」。

世界級畫家依舊儉樸

2006年2月的台北國際書展,李自健受邀來台為他自己的自傳《藝術遊俠》舉辦簽名會,他不僅幫讀者簽名,還興致勃勃地拿出自己隨身攜帶的大型專業相機,不停地拍攝,取景角度十分不受限,就連天花板他也拍了好幾張。

李自健對周遭的一切事物都深感興趣,在他笑呵呵的表情下,已將周遭人物盡收眼底,這或許就是他能夠如此精準地繪出肖像畫的原因。簽完了名, 他隨身拖著一只旅行皮箱,穿著長年不變的黑色簡單休閒服裝,在國際書展裡擁擠的人潮中穿梭,還不時被書展各攤位行銷人員攔下推銷。好不容易擠出會場,聽說誠品書店旗艦店就開在附近,他高興地直嚷: 「晚上我一定要過去,不過,我得先去華納威秀看場電影。」雖然旅居美國西岸多年,李自健還是不習慣英文字幕,所以這次來台要好好享受有中文字幕的電影。

這是李自健生活裡唯一放縱自己的享受,雖然已經是舉世知名的畫家,雖然他在美國建了一座名聞遐邇的藝術城堡,他的生活依然儉樸單純,這次來台最讓他耿耿於懷的,竟是坐飛機時因為劃不到經濟艙的位置,只好勉強坐頭等艙。

「坐頭等艙睡個覺,幾千美金就沒了, 還不如拿去幫助人。」李自健再度惋惜地說,這些年他每年捐錢給大陸各個藝術學院,資助近兩百位貧困學生就學,並援助希望小學的建立, 對李自健來說, 這是一件再自然不過的事。當他還是一名十幾歲的美術學院學生時,為了完成畫畫的心願,每天下課後他都蹲在地上撿拾同學掉在地上的顏料,然後逐一收集在一根根吸管內,因為這是他唯一的顏料來源。

靠母親賣血學畫

兩年前,李自健決定提筆撰寫自己的人生故事,本來出版社計畫由他口述, 再派人整理,但是李自健說:「自己的故事只有自己寫得出當年的情境,別人是無法領會的。」所以他邊寫邊哭,因為往事在他筆下全都變成了一幅一幅歷歷如昨的畫面。

1957年,出生大陸湖南的李自健才3歲,是家中十個兄弟姊妹中的老六,在鎮上開商店的父親因為一場冤枉官司,被送進監獄,一關十年,家中所有值錢東西都被一抄而空,李家一夕之間淪為赤貧人口。

李自健的童年開始與撿拾為伍,長他兩三歲的小姐姐總是揹著他四處撿拾垃圾,努力找出可以換錢的東西。樹皮、草根、河上飄過的爛菜葉都成為李家的盤中飧,母親每隔數月還得去醫院賣血才能換得一家一點溫飽。

由於父親坐牢導致出身不好,兄弟姊妹都無法升學,結果相依為命的兄姐們年紀輕輕就被迫出外做苦工,李自健稍微大了一點後也不例外,「挑水、鏟煤、拉車、給人煮飯炒菜,什麼活我都幹過,所以後來只要有人幫助我,我比誰都感恩。」李自健說。

14歲那一年,因為文革被關進大牢數月的母親回到家中,發現李自健的繪畫才能,決定好好幫助他,她到處打聽繪畫老師,甚至再度跑醫院賣血,只為換一盒顏料給李自健畫畫。母親的鮮血代價,加上李自健對繪畫的著迷,讓他很自然地走上繪畫一途。1978年,李自健父親獲得平反通知書,冤屈得以洗清,那年,李自健23歲,因父親的平反而終能進入廣州美術學院油畫系念書。

星雲大師是一生貴人

「你問我30歲的時候在幹什麼,那時候我滿腦子就是想出國。」李自健大聲地說,他想出國不是崇洋,而是藝術家的血液在騷動,希望眼界能夠因為多看多聽而更開闊。當時他才新婚,有一間經營幾年的美術班,但是李自健向來決定方向便不再回頭,他開始積極地申請表格,在那個困頓的年代到處找關係拜託,34歲那年,他的出國夢終於實踐。

雖然讓他踏上了夢土,但是為生活所困的李自健還是無法專心創作,在他人生最困頓的時候,他在美國西岸的佛光山西來寺遇到了一生的貴人── 星雲大師。

當時星雲大師看了他的油畫很感動,主動邀請李自健在一年內專心完成一百幅畫作,代價是50萬美金。李自健簡直不敢相信這個天上掉下來的禮物,他有些惶恐地問:「您是要我畫一些菩薩、佛像嗎?」當時星雲大師的回答讓他印象深刻:「你只要畫讓你感動東西就可以了。」於是,李自健潛心作畫,他把自小到大讓他感動回憶的點點滴滴,包括父親的辛酸、母親的辛勞、姊弟的深情與對妻女的愛戀,在一年之間完成七十幾幅的畫作,「那是我創作力最豐富的時候,後來我所有的創作都圍繞在人性與愛的主題上,至此終身不變。」一年後,李自健將剩下的15萬美金捐還給佛光山,多年以後,成名後的李自健回饋給佛光山的,已遠超過當年所受到的資助。

每一筆都是人性與愛

李自健永遠記得當時星雲大師在收下他捐還的15萬美金時,曾送他一句話:「一個人有多大的量,就能成就多大的事。」這些年來他帶著一百幅畫作,巡迴全球開畫展,結了很多善緣,也獲得許多資金的挹注,更深深地體會到這句話的力量。「如果當年我只看到眼前的利益,我就無法像現在能夠成就更多的事。」李自健感慨地說。

跑遍全世界,更加堅定以「人性與愛」做為創作主軸,因為他覺得這個世界愈來愈需要愛,當其他新銳畫家忙著標新立異、追求時髦畫風時,李自健選擇擁抱群眾,他說:「我不想把大眾的需求撇在一邊。」在一次巡迴畫展中,一位參觀者看完他的畫作後,說了一句讓李自健至今難以忘懷的最好讚美:「你的畫告訴了我,你是如何從艱困中走了出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潮人物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