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舊地重遊 拾趣味

文 / 邱一新    攝影 / 邱一新
2006-11-01
瀏覽數 1,200+
舊地重遊 拾趣味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有人問我,哪裡是新手磨練自助旅遊的好地方?我的推薦總有香港一地,但他們不以為然,說以前去過了,說還不就是吃吃喝喝買買東西的一個花錢地方,將香港定位為「消費天堂」,真可惜了這樣一個可以鍛鍊十八般旅藝的好地方。

對於香港,我們總以為很熟,熟美食、精品?但其實又陌生地厲害,要不然為什麼我們會摸不清香港人在想什麼呢?會不會我們以一個閩客之島去揣測粵語之島的思維時,仍存著一種繼承中原文化偏安江左的「南宋王朝」心態呢?

雖然香港不是一個讓人一眼就喜歡的地方,但絕對是一個值得探索的地方。

我認為一個地方是否好玩、是否值得一去再去,要看看我們以什麼角度去探訪。當然,如果那個地方禁不起「多角度」的切入,就不是一個值得「舊地重遊」的好地方。反之,多角度觀察也足以考驗一個旅人的功力,是否能夠發現一個地方的多重面貌,而有別於旅遊局的推薦景點。

旅行不是只有消費

為什麼有人可以看到不一樣的面貌呢?為什麼有人總是一再複製旅行方式呢?我想主因在於,多數人已經習慣以觀光角度來「消費」一個地方,所以,等我們看過了、吃過了、買過了、玩過了,這個地方大概也被「消費」得差不多,於是潛意識中,如何會想要再度光臨呢?

這是我個人最不敢恭維的「旅行消費學」,不是不好,而是太狹隘了,每個地方不是「胃袋」就是「購物袋」,將旅行徹底變成了消費,不知不覺也消費了自己的感受和人生。如此的旅行模式,就像一趟浪費之旅。我認為旅行帶走的不應只是飲食感受和紀念品,還要有豐富的心。

除了消費,其實旅行也能以不同觀點去注視。像最近有一位新銳旅遊作家曾柏年即以「社會學」觀點去考察川藏、絲路、香格里拉等中國邊境,有別於他人的民俗采風、美食等的「消費模式」,開創了一個旅遊新視野,不僅將旅行的高度拉高了,也讓自己的旅行變得更豐富。

所以,若以社會考察方式去觀看香港,就有趣多了,即使去逛中國人熟得不能再熟的廟宇,也可以看到香港人渴望什麼。

去黃大仙廟求好運、去車公廟求事業、去文武廟求學業、去觀音廟借錢運,但是,都比不上去一趟銅鑼灣鵝頸橋,看人找神婆「打小人」更精彩——要將詛咒對象的姓名寫在紙紮小人上,然後上香請

神,讓觀音附身的神婆拿鞋子打爛小人,最後扔進金爐燒掉(代表心狠手辣絕不手軟)——此刻,你會發現打的最多的是情敵、二奶、狐狸精等等,其次是老闆和同事。可見逛廟宇不是看神,而是看社會風氣,看人性的愛恨情仇。

人文風情更迷人

再看香港的街道、建築、地名,有些拗口難懂,後來,我發現它們是紀念歷任港督大人的名字,例如「彌敦道」是彌敦爵士,「砵甸乍街」是樸鼎查爵士,「羅便臣道」是羅便臣爵士,「寶寧道」是包令爵士,「盧押道」是盧押爵士,「軒尼詩道」是軒尼詩爵士...串起來即是一部香港殖民史。

英國殖民的終極,便是為了通商賺錢,所以,造就了今日香港的市儈況味,到處洋溢著金錢味。或者這些數字可供佐證:以人數比例而言,香港是全球擁有最多勞斯萊斯汽車的地方,甚至連買皮草都是世界最多(不要忘了此地是熱帶地方)。還有,「銀行多過米舖」——這可是香港人自己說的。

要觀察資本主義社會,沒有比香港更適合的地方了。在香港,樣樣都待售,樣樣都有個價錢,連車牌也不例外,運輸署今年9月16日的車牌拍賣會,二百一十個車牌竟然賣得1100萬港幣,其中「1LOVE U」賣140萬港幣,「CCUE」(是是如意)賣得46萬港幣,連「C00L」車牌都賣到45萬港幣,真是見錢眼紅的社會。

要看上流社會,翻翻《Hong Kong Tatler》這本雜誌,即可窺見社交應酬的一面,但八卦的一面滿街都是,翻閱八卦雜誌,也是我在香港很有趣的經驗,我甚至還去探訪他們如何狗仔。八卦雜誌受歡迎,其來有自。我常在茶樓看到香港人一邊吃叉燒包子,一邊讀血淋淋的兇殺案或噁心至極的鹹濕照,覺得香港人真是了不起,什麼都能吞進肚子裡。

這也難怪,香港的文字妙不可言,有古色古香的「中原」用語,也有夾帶洋文化的外來語,最後還發展出幽默十足的港式用語,如「倒掛臘鴨滿嘴油」(油腔滑調)、「豬扒港姐」(醜港姐)、「肥貓」(罵尸位素餐官員)、「食得鹹魚抵得渴」(敢作敢當),「驚到鼻哥窿無肉」(嚇到鼻孔收縮)...有的甚至還融入英文中,如大班(taipan)、鬼佬(gweilo)、賞錢(cumshaw)等等,相當有創意,所以,也唯有香港人才能發明將奶茶與咖啡混淆的「鴛鴦」飲品,那種奇妙滋味,便是殖民時代華洋雜處的滋味,也是現今「一國兩制」的滋味吧。

對於香港這樣的一個「老」地方,我仍然充滿了「舊地重遊」的期待。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輕生活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