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醇美酒香 沈醉威士忌

文 / 葉怡蘭    
2006-12-01
瀏覽數 550+
醇美酒香 沈醉威士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據說,人過35,會開始感覺到歲月的痕跡、青春漸逝的壓力。

我自己,多虧生來魯鈍粗線條個性,對於外表上體力上的或者正往下滑,大半視若無睹不放在心上;卻還是多少有些許不同跡象的逐一浮現,讓我不能不開始猜度,也許果是老之將至....

這中間,讓我尤其玩味的,是近一、兩年來,對於烈酒,或說蒸餾酒類益發高張的興趣。

從威士忌、干邑,一直到最近剛迷上的日本燒酎....,不僅到處找資料研讀、有品酒機會便盡量參加、逐漸養成睡前小酌一杯的習慣,甚至戀上了居酒屋、小酒館;一杯酒、幾碟小菜,便是一段其樂融融的悠然微醺時光。

面對這嶄新嗜好,我自己,其實是有很多驚奇的。

烈酒入喉 唇舌餘味低迴

年少的我,對烈酒向來敬謝不敏:不喜歡那嗆鼻微苦的辛辣、那從味蕾到喉嚨到胃的燒灼感,在素來飲食崇尚清淡的我而言,相較下顯得更恬靜優美的葡萄酒與日本清酒等發酵酒類,著實對味對胃得多了。

然2004年,一趟蘇格蘭威士忌酒鄉之旅,情況開始改觀。

造訪當時,原只是受當地風土人情與飲酒氛圍所感,終能一點一點拋開成見,學著敞開心胸專注感受,威士忌之味。

曾經畏怯的刺激嗆鼻裡,其實蘊含著多層次多丰姿的習習芳香;灼熱辛辣裡,自有百轉千折的豐富滋味。味蕾心眼既開,益發能夠享受蒸餾酒特有的深沈厚度與雄渾勁道;尤其若不貪多,一口一口徐徐淺啜,更覺回甘回味、餘韻餘味深長,久久低迴縈繞不散。

讓我總忍不住想,這種種,會不會並非僅是品飲版圖或冒險的拓展;而是心境、歷練與味覺的成熟(或說世故或老練?)於是愈來愈能平心領會,苦與甘、辣與甜、強勁與柔和、濃烈與醇美之間的兩向對立交織、相生相映的複雜關係?

尤其浸淫日深後,更點滴認識到,烈酒的世界原來和葡萄酒、清酒一般,隨原料、產區、年份以至釀造,各有精細微妙千變萬化的風味;一酒,一世界,一旦踏足,便會一輩子尋味品味賞味、流連忘歸。

特別是講求單一地區單一酒廠出品的「單一麥芽威士忌」,攫我竟入烈酒之門的這迷人酒液,原料、產區雖是酒之脾性氣韻的初步成形關鍵,然釀造思考、陳年時間和手法,才是其變化多端、百味橫生的奧妙所在。

釀造條件各別 酒品風味殊異

近幾月來因緣際會而得以多次多款品嚐的蘇格蘭艾雷島(Islay) Bruichladdich酒廠威士忌;全區泥煤覆蓋、長年劇烈海風吹襲的該島,產出的威士忌素以帶有濃厚的煙燻、海潮、藥水氣息的獨特個性聞名,從一開始,「Ardbeg」的陽剛、「Laphroaig」與「Lagavulin」的頭角崢嶸,都讓我震撼不已。

然Bruichladdich酒廠2001年方才蒸餾完成的「Port Charlotte 5年」、以及強調泥煤特色的「3D第三版」,固然也流露著澎湃有勁的濃濃煙燻氣息,但「Bruichladdich 17年」與「Bruichladdich1970」,以該廠素負盛名、據說為蘇格蘭地區第二細長的長頸蒸餾器與美國波本橡木桶精釀而成(一般而言,矮胖型蒸餾器所蒸餾出的威士忌味道濃厚、細長型蒸餾器則偏向清雅);前者在似有若無煙燻氣息間,洋溢著纖細花香果香與優雅複雜的口感;後者除花香果香外,更多了老年份酒特有的堅果、果乾與蜂蜜等甜潤柔美香氣;令我由衷瞭然了,即使同出一島一廠、同一位釀酒師之手,也自能演繹出多樣表情。

「Islay Trilogy 36年」則又是令我格外興趣盎然的一款。以出自島上三家經典「3B」酒廠——Bruichladd ich、Bowmore、Bunnahabhain,蒸餾年份分別為1966、1969、1968,酒桶分別為雪利與波本桶等三種不同陳年威士忌原酒精心調和而成,早已逸出於單一麥芽威士忌領域的別出一格之作,芬芳著迷迭香、薄荷,以及柑橘、蜂蜜、蜜漬鳳梨、肉乾等宛如陳年遲摘甜白酒般的香氣,入口則濃稠滑腴、餘韻深沉。

而最近,一回日本山崎單一麥芽威士忌的品酒會中,除了體悟到日本釀酒師所特有的風格(釀造上專注窮究與繁複多工,展現於外卻細膩均衡、低調靜雅),會中,一款以日本橡木桶陳年的1986年罕見原酒(這款原酒並未上市,只作為調和「山崎12年單一麥芽威士忌」之用),花、香草、水蜜桃香氣與細緻芳醇的口感,大有別於美國波本桶的芳香馥郁、西班牙雪利桶的飽滿甘美、葡萄酒桶的清冽多變,令我對於陳年酒桶與威士忌間的相互作用關係,又有了另一番不同認識。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輕生活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