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創意不能沒有文化

華陶窯執行長 陳育平
文 / 楊倩蓉    攝影 / 李芸霈
2007-02-01
瀏覽數 650+
創意不能沒有文化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談到苗栗,大家首先想到三義的木雕,但是近年來苗栗還有一個遊客十分喜愛的去處,那就是位於苑裡鎮、依傍火炎山麓而興建的一所台灣式人文園林─ ─ 華陶窯,結合登窯、陶藝、人文景觀與生態園區,在一片相思林掩映下的紅磚黑瓦,透露濃厚的台灣本土風情。

三十年前,苗栗苑裡的陳文輝夫婦決定在成長於斯的土地上興建一座柴燒登窯;出身農家的陳文輝當時就十分有心,希望將逐漸在苗栗失傳的登窯文化保存下來,華陶窯是他保留台灣文化的夢土,所以他淡出政治圈,從立委退下後便一心一意在火炎山這個荒山野地中,從一座窯開始,逐一打造這座占地14甲的文化園區。

最讓遊客印象深刻的是,這座結合客家、閩式與中式的園林,從荷蘭的紅磚、日式的黑瓦到閩式的雙扇木門,徹底展現了台灣這座移民之島的各式風情。

當年台灣尚無文化創意產業這個名詞,華陶窯以保存本土文化的理想出發,無形中為今天喊得沸沸揚揚的文化創意口號立下一個真實的典範。

十年前, 陳文輝把營運棒子交給下一代經營,由留學義大利的大女兒陳育平擔任執行長, 兩個兒子也加入營運團隊。去年巡迴全省各地演講超過一百場的陳育平,以台灣文化創意產業為主題,從華陶窯的經驗出發,努力告訴大家屬於台灣文化的創意產業究竟該走麼走,才不會失焦。

文化是真實生活不是虛構

「我想來華陶窯的客人大概都可以體會到,華陶窯所呈現的文化之美,都是用真實來表達。」一身素雅打扮的陳育平輕輕撫著池畔的竹欄說。的確,華陶窯讓人驚嘆的地方就在於無論素材、造景與工法都是用真實材料與自然方式交錯呈現,這與在一般風景區看到的假竹假椅十分不同。

不只如此, 就連食物與各式器皿也都以自然為訴求,例如園區提供的餐點,乃是早期鄉下用柴火烹製的米飯結合在地食材,至於器皿,則是華陶窯用自栽的相思木所燒製而成的陶杯陶碗,頗具風土情趣,難怪很多遊客會帶著書本或家人,來這裡度過美好的一天。

陳育平說:「我們想呈現的就是台灣風土的真實風貌。」但是她也不客氣地指出:「現在台灣的文化創意產業走向,把焦點放在設計業,有設計卻沒有文化觀點,如何稱為文化創意產業?」

重塑生活圖像與手工尊嚴

除了早年留學義大利學設計與建築,近年來也積極走訪歐、美、日,與各國文化創意產業相關人士交流學習的陳育平,30幾歲的她看起來纖瘦,但是談到文化創意的話題,說話卻鏗鏘有力,直指核心。

「做了這麼多設計, 如果沒有文化觀點, 要做什麼?」陳育平質疑。她把科技業當紅的幾個品牌一一叫出,反問這些台灣精品的背後,即使設計精良,產品也行銷全世界,但是品牌的背後卻看不出任何文化精神的價值。

「但是很多國際知名品牌卻與文化有很深的關聯。」

陳育平解釋:「就算把他們的標籤拿走,消費者還是看得出他們傳遞的符碼,台灣文化創意產業最缺乏的就是這個。」

為什麼缺乏? 因為台灣民間的真實生活,並沒有與現階段推展的創意口號做實際連結,陳育平說,因為脫節,所以從民間或學校培養出來的人才一旦進入產業界,在面臨文化創意要如何做起時,因為慌亂,所以趕緊抓住一個東西,而這個東西就是設計。

2005年,陳育平首先提出「原鄉時尚」的概念,企圖把這幾年台灣文化創意產業口號聚焦,她藉華陶窯的經驗想告訴大家,所謂原鄉時尚就是找出不會被取代的文化風格,這個文化風格應該從生活圖像與手工尊嚴開始做起。

這個理念是基於無論是歐美或日本,手工製品都是當地文化極致的展現,並被賦予極高的尊重,台灣從農業社會走到製造業的輝煌時期,到現在備受寵愛的科技產業,社會進步的結果,手工之美卻被忽略掉了。

陳育平敢於發出不平之鳴,她說高科技產業人士除了少數人已經開始把眼光投向對本土文化的支持,部分人士簡直是「占盡了便宜還覺得別人是笨蛋。」因為他們在享盡國家提供的優惠之後,卻回過頭來鄙視這塊土地,鄙視無法用腦力工作的人,所以她斬釘截鐵指出:「台灣文化創意產業要補的就是手工這一塊缺口。」

年輕世代缺乏三個能力

問題是, 這個缺口由誰來補?當大家自然而然把眼光放在年輕一代身上時,陳育平特別提醒年輕世代在文化創意上較缺乏的三件事:

第一、沒有文化觀點。這個文化觀點應該建立在人類學的關懷上,如果一個設計構思缺乏與風土歷史做很好的連結,年輕人是沒有能力去做解碼與創造符碼的動作。

第二、原創力低。陳育平說,這不是一個激發自由創意的年代嗎?為什麼很多年輕人一旦上了台面,做出來的東西相似度卻很高, 幾乎都可以看到國外一些知名設計師的影子。跟風土歷史脫鉤的結果就是如此,沒有能力去形塑屬於自己的語言與文化符碼。

第三、缺乏手的能力。現在年輕人可以輕易在電腦上繪製漂亮的圖畫,但是要去做一個實質的東西時,卻沒有工匠的基礎,結構常常是垮的,因為他喪失了手藝。

陳育平並非怪罪年輕一代,她怪罪的是「台灣現在是薄膜文化,把過去的風土歷史都當做包袱,每一代的人都忙著拋掉過去。」所以我們的文化輕巧薄透,忙著跟世界同步,卻沒有厚度。

這個薄膜形容很有趣又傳神, 陳育平說年輕人在這塊薄膜文化上過著開心的彈跳日子,一下子哈日,一下子哈韓,全世界的流行都抓得到,卻無法扎根。「一戳就破的薄膜,當然只能種草莓,難不成種得成巨松?」陳育平反問。

缺資金是產業共同困境

華陶窯遊園費包括園林生態解說、中餐與捏陶體驗,平日是770元,假日是900元,有遊客質疑遊園費似乎有些高?身為執行長的陳育平苦笑說:「我最希望的就是華陶窯可以不用收錢,免費讓大家盡情參觀遊園。」「但你知道嗎?華陶窯二十幾年來都是靠自給自足,我們必須要靠自己才能營運下去。」陳育平露出有些疲憊的神色說。

當她走訪國外交流經驗時,很多文化產業單位都表示,他們的經費40%以上來自企業或是政府的補助,當他們聽到華陶窯竟然是靠自力更生走過二十多年時,都大表驚訝:「How can you do it ?」

陳育平聽了又感動又覺傷心,她能了解一個文化創意人一定要有商業觀點才能永續發展,但一年有半年的時間在調度資金, 「對我來說, 是一個很大的消耗,根本沒辦法專心去呈現我想表達的美學價值。」陳育平感嘆。

不只是陳育平,台灣很多從事文化創意產業的人都面臨這種窘境,既想專心從事文化產業,卻必須忙著找錢支持,消耗的結果,如何提升整體文化競爭力?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好創新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