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完美的一天

文 / 禇士瑩    
2008-10-01
瀏覽數 450+
完美的一天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某個秋日的星期一,我在曼谷度過完美到無以復加的一日。

上午自然睡醒後,前往巷口的傳統市場深處,一家專門賣豬腳飯,連招牌都沒有的老店。我和相熟的老闆夫婦要了一碗公40泰銖的滷豬蹄,配上酸菜、入味的滷蛋、鮮翠發亮的芥蘭,另外點了一盤香米飯,還有一杯1元的冰茶。緩緩吃著入口即化的豬蹄膀,看著菜市口推著板車往來的市井小民時,我很清楚,這景象,要不了多少年恐怕會以國際化之名完全消失,只剩下高樓大廈陰影裡片段的記憶。

熟店面與老朋友

吃飽後,我穿過一行行菜販肉販,還有堆得人高的榴槤和紅毛丹,到達市場另外一頭小巷弄中的理髮舖子,剃頭匠正坐在門口的板凳上看報,看到我上門,連忙捻熄手上的香煙,招呼我在第一張椅子上坐下。

這家剃頭店裡一共只有5張椅子,另外4張都滿了,我真是幸運。

70泰銖,我的頭髮終於又整齊有序。除了剪髮,還刮了鬍子,按摩了一會兒肩膀和手臂,臨走前剃頭匠要我代向久未見的家人問好。

接著我跨上當地人戲稱為「曼谷直昇機」的摩托計程車,到幾個路口外的「Au Bon Pain」喝咖啡,順便看今日的報紙。「讓我們吃麵包吧!」店名用法文這麼宣稱著,這個連鎖店的第一家元老,當年剛開幕的時候,就坐落在我波士頓念書的學校門口,隨時有數學家跟高手對奕下棋,圍繞著不少龐克青年觀看,或許這些美好回憶使然,即使向來不喜歡連鎖店的我,對此也不得不網開一面。

正要離開的時候,收到在當地大學教書的俄國朋友的簡訊,說正在吃潛艇堡三明治,如果就在附近的話是否一塊兒聊天?上回我們去新開的購物商場,他看到雷根糖非常困惑,顯然在俄羅斯從來沒有這樣的糖果,於是我特地從美國帶了一包號稱有50種口味,還附圖說的雷根糖給他。來不及打開寫著各種口味名稱對照圖的長條紙,他已經毫不在乎地一把一把塞進嘴裡吃光了。

「你吃得這麼猴急,完全不知道什麼顏色是什麼口味啊!」

他毫不在乎地笑了,用舌尖剔了一下牙縫。

「啊!這個是肉桂的。」

回到家門口的巷子,3個月不見的刨冰攤今天竟然又出現了,這家的糖水是用龍眼乾和各種當令甜水果熬煮的,特別清甜芬芳。

「最完美」的定義

回到家中的花園,坐在夾竹桃樹下長木椅吹著徐徐涼風,看著夜空中遠方不斷抽高的摩天大樓,我覺得生命中需要多少風浪,才能品嘗所有平凡事件的美好滋味,共同組合成如此完美的一日。

就在這時,先前那個俄國朋友打電話來,說見面時忘了告訴我,彼此的澳洲朋友馬克,在我昨天回來前上吊自殺了,每個人都在談論這件事。

我掛上電話,對於幾分鐘前還為著今天如何完美而喜悅,猶如同時咀嚼50種口味的雷根糖,覺得有些脫離現實,但是仔細搜尋記憶中我與馬克最後的對話,卻找不到為他特別哀傷的理由。

幾年前,他認真地說他很想患上絕症,因為已經到了退休年齡的他,家庭事業已經交給兒子,回頭看這輩子凡事小心翼翼、步步為營,不能犯錯、沒有意外,卻似乎永遠被恐懼束縛的人生,如今只想知道沒有恐懼與退路的滋味,究竟有多麼痛快淋漓。

當時我無法對此說什麼贊同或反對的話,不管道德價值觀念,平心而論,畢竟這是個相當合乎邏輯的說法。

再見了,馬克,你終於找到面對恐懼的方法,方法竟是決定把生命按照自己的意願結束在自己手上,讓外人看來多麼愚蠢,我雖然不認同卻也沒有資格批評,撇開生命珍貴等老生常談,說不定,最後那天才是你生命當中最完美的一天。

我唯一無法決定的是,馬克的死訊,究竟是讓我這充滿單純幸福的一天不再完美,還是更加顯得完美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潮人物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