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Re/turn,讓生命更真實

犀利新銳導演蔡柏璋
文 / 王維玲    攝影 / 關立衡
2011-06-01
瀏覽數 650+
Re/turn,讓生命更真實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你可能希望自己的人生,能夠按照計畫前進,井井有條;而不願意承認,自己的人生可能更接近一鍋混亂的大雜燴,酸甜苦辣都混在一起,雖然混亂,但是很真實。

「生命,為什麼不能更真實一點?」新生代最被看好的劇場導演蔡柏璋問。

台大戲劇系教授紀蔚然形容蔡柏璋的作品「扮豬吃老虎」,總是在大量無厘頭幽默的對白和瘋狂快速的喜劇節奏中,偷渡犀利的議題。最近在30 世代間引起熱烈討論的新劇《Re/turn》,就是蔡柏璋給觀眾的一個門把,希望每個人都可以面對自己,開啟最接近自己的真實。

一個古老的西藏門把,門把被轉動時,命運之門也悄悄為有緣人開啟,「生命中的缺憾,會引領你到達你該去的地方」,蔡柏璋說。有趣的是,蔡柏璋給了《Re/turn》6 種結局,開放式的人生選項,讓平日不看戲的觀眾也被好奇「捲」進劇場,還有人心甘情願地被捲入2 次、3 次,甚至6 次,去思考人生的各種可能。

就像真實人生,總有些懸而未決的掙扎猶豫,有些問題看似被解決了,但又產生新的問題;選擇了這個結局,就看不到另一個結局。我們總想挽救、解決些什麼。但真正闖入未來,卻發現從前熟悉的人事物原來如此陌生,繞了一大圈後,我們最終要面對的,還是自己的內心。

愛:人性試煉場

愛,是《Re/turn》劇本最早發展出來的一線,靈感來自《蝙蝠俠:黑暗騎士》(e Dark Knight),希斯‧萊傑(Heath Ledger)飾演的小丑曾在2 艘載滿疏散乘客的渡輪埋下炸藥,小丑把引爆炸藥的遙控器交給雙方,只要乘客決定炸掉另外一艘船的人,自己就能獲救。

堅持人性本惡的小丑希望以此試驗人性,到最後,雙方都沒有按下爆炸鈕。

蔡柏璋馬上想到,如果你現在身邊有一個很心愛的人死掉了,就像浮士德一樣,出現的魔鬼能讓你心愛的人復活,但是這世界上就要有一個你完全不認識的人會死掉,你,會如何選擇?

在台南長大的蔡柏璋,形容自己是在一個「蔡式扭曲的愛」中長大的小孩,在這個屋簷下,感冒就是做錯事,被口水哽到是做錯事,被燙到是做錯事,下午4 點沒有回家,也是做錯事。

自認完全沒有青春叛逆期的他,25 歲前做過最瘋狂的一件事就是背著教官偷訂飲料,也因為這樣衝突的背景,在他的劇本裡,可以看見他對事情的詮釋,反而更充滿角度。「因為愛不會只有一種,只是我們尚未理解,或即將理解,」他說。

有些愛令人感覺甜蜜;有些則令人感到壓迫,喘不過氣來;有些愛令人感覺遺憾,「愛」,以多種方式樣貌展現,即使表達方式可能是扭曲的,蔡柏璋透過許多生活小切片,引領大家回頭反問自己:「愛」究竟是什麼?

摘其他花時,身邊的草都是最好的

如果,問題不只一種答案,你會怎麼做決定?

就像手上只有2 張牌時,沒什麼好猶豫的,打出去就對了;但是當你手上有100 張牌時,你究竟要打哪一張?當你有1/2 的機會成功時,你敢放手一搏;但是當失敗機率高達99%,你就不敢賭,「萬一失敗了,怎麼辦?」因為不甘心打出這張成功率只有1/100 的牌,所以你不敢,也不願做決定。

在蔡柏璋眼中,30 世代某種程度上是幸福,某種程度又是不幸。「因為上一代是吃過苦的,他們真的非常愛我們,」「但也因為上一代不希望我們走冤枉路,反而剝奪了這個世代犯錯的權利。」

在這樣錯綜的愛裡,他們不甘心乖乖聽話;他們渴望自由,但沒有能力做選擇。

「我們常常陷在,一方面想自己闖,一方面又擔心萬一父母是對的,未來不就毀了?」

衝突下,蔡柏璋發現這個世代有一種荒謬的掙扎,就是「摘其他花時,身邊的草也都要是最好的。」

永遠都是最美花草的幻象,真實世界怎麼可能?「我們這個世代的人,反而很多人會停在這裡,不知該怎麼辦。」

門把,某種程度也是一種掙扎,如果有選擇,你會如何重來?劇中所呈現的愛情,沒有絕對不變的真理;親情,不是天生,也需要後天維持;友情,你以為這輩子最要好的朋友,你可能一點都不了解他。

在一連串尖銳的衝突碰撞後,劇中角色才能回頭看到真實的自己,即使這個真實,沒有想像中的美麗。

蔡柏璋安排了6 種不同結局,有Happy Ending,更多的是帶著缺憾與不確定。

每個人都以為問題出在別人身上,門把轉或不轉,變或不變,不是重點;你是否有勇氣正視自己內心的掙扎及渴望,才是關鍵。

問題都要回到自己身上

蔡柏璋上過一堂很有意思的表演課,叫「天國的語言」,好演員就算沒有講台詞,透過聲音也能讓人感覺出是什麼意思。我們每天都在講話,但我們自己真的知道我們在說什麼嗎?

2009 年夏天,他和最好的希臘朋友一起去探訪希臘聖多里尼島最美的博物館,結果途中因為各自表達的關心語言,變成一種滿溢的壓力,一種情緒的誤解,2 人大吵一架。在東方價值中,我們習慣說「對不起」、「都是我的錯」,但是退一步,心中根本不覺得是自己的錯。

衝突過後,蔡柏璋才發現,迷路,原來沒有想像中有趣;以為自己享受旅行的孤獨,卻發現,人生如此孤獨,「如果可以跟朋友一起分享,該有多好。」生活及旅行的各種切片,銳利地刮破我們平日的偽裝,讓你措手不及地看到埋藏在道德、理智下,你不認識的真實自我。

門把是一個有趣的啟動,也是這個希臘朋友送給他的禮物。「一切問題都要回到自己身上,」蔡柏璋認為,唯有知道自己要什麼的時候,問題才能迎刃而解;如果能夠開始正視自己內心深處可怕、可恨、可懼的種種欲望,只有開始面對,改變,才能開始。

透過探索,認識真實的自己,就能發現自己真實的聲音。「一開始,你可能會覺得自己的聲音很難聽,」不一定符合大家心中的「好聽」,但是習慣之後,你會開始愛上它,「因為這是屬於你自己的特色。」最後你可以在自由的空間中,看到自己的選擇性。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潮人物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