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國家地理頻道區域編導李美儀
專訪國家地理頻道區域編導李美儀

為台灣說故事

文 / 林孟儀        2009-09-01
為台灣說故事


你真的了解台灣嗎?又是怎麼認識台灣的?5年前,透過黃色的長方框,全世界想認識台灣,又多了一種管道。

一直以來,掛上國家地理頻道(NGC)鮮黃色長方框的紀錄片,不僅是國際公認的品質保證,也是紀錄片導演引以為傲的最高榮譽勳章。

從2004 年開始,在新聞局和國家地理頻道合作,共同出資輔導之下,已經有3 個「綻放真台灣」系列、共13 支台灣出品的紀錄片,掛上這個黃色框框,登上國家地理頻道,以中英文兩種版本向國際放送。

這些獲選的紀錄片題材廣泛,以今年6 月起開始播放的「綻放真台灣3」為例,《溯溪人與狗》、《追風計畫》、《嘻哈台灣》、《灰面鷲傳奇》4 支紀錄片,就從科學、生態到人文,充分展現不同層面的台灣人、台灣事。

最年輕區域編導,熟稔前後製作業

監製「綻放真台灣」紀錄片,既達到國家地理頻道水準、又能為台灣發聲的幕後推手,就是國家地理頻道最年輕的區域編導,李美儀。

「台灣的紀錄片團隊常開玩笑說,我是他們的保母!」爽朗的笑臉,甜美的聲音,65 年次的李美儀2005 年奉派回台灣,全權負責國家地理頻道所有在台灣委製、聯合製作的發展業務。

國家地理頻道在全球僅有少數幾位編導,除了華盛頓特區總部有4、5 位編導、新加坡有一位,再來就是李美儀。

出生於美國的李美儀,畢業於美國北卡羅萊納大學,主修大眾傳播及亞洲研究。1998 年畢業後,在老師的介紹下,她因緣際會成為國家地理頻道的助理,協助故事發展部門和製作管理部門,因此很快便同時熟悉前後製工作內容。

1 年後她成為自然歷史部門製作總監的特助,往後4 年處理了10 部野生動物影片的全程製作,並曾擔任「與蛇共舞」和「禁忌異域」兩系列的節目助理製作人,從企劃、製作到後製作業,全面參與2002 年又在美利堅大學進修並獲得影視製作碩士學位。

在國家地理頻道工作11 年來,李美儀在總部大開眼界,遇到很多充滿探險基因的「奇人」。「那些在非洲拍紀錄片的人,身上就有草原的味道,像野人一樣,身上還有帶刀啊!」她一臉不可思議地說。

帶著影視前後製的豐富經驗,李美儀被派來台灣,和新聞局合作「綻放真台灣」的案子,以國家地理頻道的規格、標準,為台灣培育國際化的紀錄片人才。

拍片深到內心層面,才算成功

「以前一個老師告訴我,人都有三個面:public(公開示人的)、personal(私人的)和private(內心深處)。一個最成功的紀錄片是可以挖到private 的層面。But how?就是你要overcome(超越)的問題。」李美儀指出。

以「綻放真台灣」第一屆紀錄片《賽鴿風雲》為例,李美儀非常佩服該片導演沈可尚。因為牽涉到賭博,賽鴿在台灣是個很神祕的運動,沈可尚為了深入記錄,搬到雲林斗六長住了1 年;為了混進去賽鴿的社交圈裡,他跟著賽鴿主人吃喝玩樂,最後還養了賽鴿。沈可尚後來以此片榮獲金鐘獎非戲劇類最佳導演獎。

「我們有個口號叫『_ink again』,因為再想一想,很多事情或許不是你所以為的那樣;還有Inside 系列,一般民眾不能進去的地方,NGC 可以帶你深入,inside 白宮啦、空軍一號等。」李美儀認為,《賽鴿風雲》完全符合NGC 拍攝紀錄片的精神。

而今年NGC 播出了轟動全球的紀錄片《大藍鯨》(Big Blue),就是拍攝團隊費盡心思,才追蹤到這光一顆心臟就等於一輛小汽車尺寸、全世界最大的哺乳類動物,甚至還在行蹤罕見的大藍鯨身上裝了攝影機,從牠的視角來說故事。

語文、深度 台灣團隊尚嫌不足

「綻放真台灣」系列的紀錄片,分別得到兩座金鐘獎和九項國際大獎,成績亮眼。但在台灣協助監製紀錄片3 年下來,李美儀率直說出她的觀察心得,「英文、研究主題、製作管理(product management),是台灣紀錄片工作者可以再進步的地方!」

紀錄片要登上國際舞台,為台灣發聲,必須同時製作中英文版本,台灣團隊往往欠缺有能力編寫英文腳本的人力。

「綻放真台灣」第一年開跑時,對李美儀來說,常常壓力大到無法入眼。4 個紀錄片團隊都用中文寫腳本,再交給翻譯社,「但是翻譯社翻得很硬,我只好幫忙修。」苦惱的李美儀,後來除了要求紀錄片團隊裡至少要有人能完成初步的英文腳本,也爭取到預算,請總部專業的「Script Doctor」(腳本醫生),為腳本做最後修正和潤飾。

研究主題上,李美儀認為,台灣紀錄片工作者往往比較不擅長挖深、問問題,主題研究不夠徹底;而她因此還有一個關鍵功能,就是幫台灣紀錄片加入「國際觀點」。

以「綻放真台灣」第二屆紀錄片《不可思議的鱟》為例,當時團隊只計畫拍攝澎湖和金門所獨有、對活化石「鱟」的繁殖和生態研究,觀點非常在地。

李美儀上網研究後,發現美國太空總署NASA 正用鱟的血要探討外太空的生命,前年還帶鱟上了外太空!

「鱟的血是藍色的,牠的免疫系統很特別,有任何細菌,血液馬上會凝固,自我保護。」李美儀娓娓地說著,必須嫻熟每個監製題材的她,總是希望協助團隊找到更國際化、更具話題性的切入角度。

控管嚴謹,播出前4 個月得交片

而紀錄片預算和時程控制,也是台灣紀錄片工作者必須精準掌握的一門技術。

國家地理學會有121 年的歷史,下轄的國家地理頻道,在165 個國家以34 種語言播送,內容正確與否,茲事體大,沒有犯錯的空間。

在我們預計播出的4 個月前,就必須交片。」李美儀提到,NGC

對影片內容的嚴謹程度。

「不過我們設的一些時程,台灣團隊由於第一次與國際頻道合作,總想坳到最後一刻才把自認最完美的作品交出來。」李美儀苦笑說,她常常焦急到束手無策。

國家地理頻道有許多道品管把關,除了紀錄片開拍前的企劃大綱、腳本,到初剪的腳本旁白每一句內容,都必須提出事實、出處、背書,交給NGC總部的研究部門查證。最後交片,研究部門還得確認,旁白所說的一字一句,是否與當初他們認可的內容一致;甚至連紀錄片搭配的音樂、旁白聲音,都要總部認可。

每個畫面、每個細節的意義和去留,都是李美儀與總部來回溝通,再和製作團隊不斷折衝、辯論,一部精采的47 分鐘紀錄片才於焉誕生。

令李美儀感到最高興的則是前二屆的「綻放真台灣」至今已獲得兩座金鐘獎、九座國際影展的獎項,除為所有團隊帶來莫大的鼓舞,更讓全球觀眾對台灣紀錄片充滿驚豔。

先給娛樂性,再談教育與資訊

「紀錄片像百科全書那樣的時代,已經過去了!像野生動物拍了又拍,還能有什麼不同?」李美儀強調,娛樂性必須擺在教育和資訊的功能之前,才能吸引民眾觀賞。

「說故事,是關鍵。唯一能夠跨文化跨語言跨國家的,就是透過影像和音樂的組合說故事,才能感動人。」李美儀深有所感。

紀錄片說的是人生百態,不僅撼動人心,也改變了人的際遇、人的作為。

例如《蝴蝶密碼》紀錄紫斑蝶跨海遷移的祕密,片中清明節紫斑蝶穿越高速公路,被車輛輾過,緩緩倒下的畫面,令觀眾記憶深刻,還打電話請交通部想想辦法。隔年,交通部便以特置燈光,引紫斑蝶避開高速公路,安全過境,這件事被英國BBC大為報導。

另一部《黑龍過江》,主角是台南新化的養蟋蟀達人謝爵安,紀錄片播出後,謝爵安便被邀請到對岸指導養蟋蟀,改變了人生。

「我很熱愛我的工作,因為紀錄片的影響力真的非常大!」李美儀表示。她正著手進行「綻放真台灣」第四屆的徵件,希望以國際經驗做橋樑,培養更多為台灣說故事的一流紀錄片人才。

關鍵字: 好創新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